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藝術和設計
誰在設計中國

南京藝術學院設計學院畢業生作品展
南京藝術學院設計學院畢業生作品展 | 版權:王新 / 東方IC

中國工業設計發展面臨怎樣的困局,從業人員過多?過度商業化?中小設計企業發展出路又在何方?

作者: 郭樹涵

  原文首次發表於《中國新時代》雜誌7月刊,此處有所刪節。 

  Lisa Ma目前是一名自由設計師,在這之前,她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設計公司之一——五角設計聯盟的設計師,並在這家企業完成美國航空公司、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等設計。不久前,Lisa Ma在深圳完成了一項被她稱之為“Farmification”(指工人業餘從事農業工作)的設計。

  “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工人將不得不面對一個新的問題。在新的科技產品替代舊有產品後,這些固有企業的工人可能失去工作。我希望這個設計能緩解這種情況給失業者帶來的傷痛。”雖然這個想法顯得沉重,但Lisa Ma語氣中還是顯得輕鬆而有信心。 

  可事實上,設計並不像Lisa Ma表現得那樣輕鬆。設計企業對開始一項設計項目極其審慎,消費者(不論是政府、企業還是個人)通常又對最終的設計產品頗為挑剔。設計者經常要冒著最終設計被全盤打回的風險開始投入資金和人力。而在中國,設計企業的狀況一度更為窘迫。由於中國設計一直依附在中國製造的身後,從未得到市場的認可,一位製造業領導甚至告訴記者:“給設計公司一張國外產品的照片,他們在上面改改就行了。”這樣的情況下,很多設計者經常在拿不到大額尾款甚至訂金的情況下就要開始項目。

  Lisa Ma的情況並不比這些中國設計企業好多少,她需要為自己設計的項目買單。最後她選定了一家生產遊戲機手柄的中國企業,開始設想讓工人業餘從事農業工作的可能性。

  “當這些員工在工廠旁閒置的土地上,用他們從祖輩手中傳承下來的技藝,在閒暇時種植蔬菜,並在收獲後自己食用或出售,減輕他們的生活成本,看著他們欣悅的表情,我知道,我的設計對了,它有靈魂了。”Lisa Ma在項目總結中這樣寫道:“這項研究一旦有所突破,將解決在iPad和Kinect時代遊戲機手柄被淘汰之後,工人所面臨的就業問題,同時也將在某種程度上緩解中國的產業結構過於依賴西方科技需求的現狀。”

  Lisa Ma的設計並未得到真正的認可。一位在中國設計界浸淫數年的從業者面對Lisa Ma的設計投影就單刀直入地詢問:“誰會為這個掏錢?”這在中國確實是個很難繞開的核心問題。

中國工業設計的發展與困局

  每年都會有數十家工業設計公司因為商業失敗而被甩出這個行業,儘管這些企業的設計思想可能很成功。對此,身處鄭州的室內設計師孫禾深有體會。七年前,在鄭州一家裝飾公司擔任設計總監職位的孫禾選擇辭職創業。在他看來,下這樣的決心並不困難:“當時,那家企業至少有一半的訂單是衝著我來的。”然而原來的創業夥伴指出,孫禾過於追求裝修的完美,在成本上很少考慮。“現在,我想通了失敗的關鍵,以後再幹,就和一個懂商業、能談單的人搭檔,到時候,我把錢全存在他那裏,到年底再去結賬。”最後,孫禾笑著說他未來的打算。

  事實上,孫禾選擇在2005年開始創業並非完全是他所說的“心血來潮”。在整個中國工業設計的歷史上,2005年正是中國工業設計開始進入起飛階段的時候:2005年,中國工業設計人員增長到30萬人,各個大學也基本開辦了相關學科;隨著股市的暴漲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費者開始對設計出的產品表現出濃厚的興趣。2005年,中國工業設計年產值約為300億元,相當於2004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19‰。2006年,在十六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大力推動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報告後,各地方政府開始頒布一系列相應的發展規劃和扶持政策。中國創意產業呈現出蓬勃發展態勢,許多傳統企業紛紛轉型跳進了文化創意領域。

  然而自此以後,設計向錢看,這不僅出現在環境規劃、室內設計、建築設計等和房地產密切相關的領域,這在中國工業設計界已經成為了普遍的現象。不可否認,設計需要商業化來證明自身價值。但是,既然是設計,就必然有超前元素凝結其中,就有可能造成一些作品不被當時的市場認可。如果為了錢把設計過度商業化,就會出現儲備不足、研製稀缺、全無構思的情況。

  同時,規模過小,也使中國工業設計企業很可能難以承接迎面而來的需求。根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有10萬多家工業設計企業,上規模的大概只有一千家左右。一位修讀設計的清華學生告訴記者:“和國外的環境截然不同,那裏,已經存在相對穩定的企業結構,走過了大肆併購的時代。”而在中國,這樣的時代可能才剛剛開始。

  另外,中國的經濟結構也不利於中小企業中眾多工業設計企業穩定發展。某典當行總監黃志雄告訴記者:“現在貸款必須有抵押物,抵押物最好是不動產等實物,只有這樣,銀行才有可能放款給企業或個人。”很難想像,隨著未來工業設計企業的不斷擴張,這些有著大量無形資產和人才的企業資金鏈一旦繃緊,要通過什麽樣的手段才能渡過難關。不久前,英國的Atkins和美國aecom兩大設計公司在中國大肆收購中國設計公司,迅速佈局中國業務,爭搶行業人才。

設計的方向

  很早之前,一個藝術家寫了一篇叫《我是我買的東西》的文章,在美國設計界引起了反響。而更加有意思的是,這篇文章奠定了現在歐洲新設計的基礎,在歐洲的設計師看來,既然人可以通過他買的東西來確定性格和交際圈,那麽通過劃分概念也可以做到同樣的事情。這就好像有一家洗衣粉公司為自己洗衣粉設計出很多有意思的概念,當消費者通過臉書為某一項概念作出評價,這家公司就可以藉此來確定該人的喜好,願意在哪方面進行消費,他也會成為一個代表,慢慢影響他的朋友圈作出近似的選擇。

  所以,現在很多歐洲的設計師就是這個生態圈子的代表,設計師通過與目標人群進行接觸,設計出某種可解決該人群問題的方案,如果這一方案足夠 “讚”,那麽他就有了足夠的市場,大公司也就願意和該設計師合作,進行更深一步的研究。錢由此誕生,而且遠比通常意義上的廣告更加牢固。“我覺得這可能是中國工業設計未來將走的方向。”Lisa Ma在電話那頭告訴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