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藝術和設計
藝術家“還鄉”

謝英俊在四川茂縣楊柳寨的鄉村營建項目
謝英俊在四川茂縣楊柳寨的鄉村營建項目 | 圖片由鄉村建築工作室提供

藝術家們超越自身領域的經緯度之上落地在農村,落地是為了拒絕俯視……”,“還鄉”是否正在成為中國藝術家之中的壹種新風尚?

作者: 張卓

  2011年11月的《藝術世界》雜誌以“還鄉”為主題,采訪了來自繪畫、寫作、建築、鄉村建設等多個不同領域的中國藝術家和學者,如對中國廣大農村地區住房提出頗具野心的環保、廉價改造方案的謝英俊團隊、試圖在安徽壹個小村建立烏托邦式的傳統文化和農耕結合區的藝術家左靖和歐寧等等。與壹般的厭倦了城市的高壓生活,想回到鄉下換換口味不同,這個專輯試圖反映的是那些真正能夠長時間執著於鄉村的藝術家們。正如該專輯在篇首語中所言:“藝術家們超越自身領域的經緯度之上落地在農村,落地是為了拒絕俯視,只有在泥濘蕪雜的村莊土地上,才能驗證空降的定義和想象是否能夠生根發芽。”

  以下為中德文化網對負責這壹“還鄉”專題執行的《藝術世界》編輯伍忱的采訪。

問:當時是如何想到做藝術家“還鄉”這個主題的?通過這個專題想要表達怎洋的觀念?

答:因為2011年8月底,我去了安徽的碧山村,策展人左靖和歐寧在那兒發起了壹個名叫“碧山共同體”的項目。這個項目以黃山腳下的這個鄉村為基地,希望能夠聚集當代藝術、建築、影像以及鄉村建設方面的各種力量來保護這個地區的傳統文化生活並恢復中國農耕社會的原有活力。這個願望非常吸引人,但在當地這個項目還沒有充分展開。對於策展人和藝術家目前所取得的成果,從很多媒體朋友的討論中都可看出大家的質疑,懷疑這洋的項目是不是太烏托邦了?這促使我們去思考藝術介入到鄉村的可能性,以及藝術家在農村復興願景中的角色問題。整個專題沒有想要揭示某個結果或者分辨是非,因為其中反映的創作項目都正在進行中。

問:在準備專題過程中是如何選擇所介紹的藝術家的,是否有壹定的標準?

答:藝術類雜誌此前大都長期關註在都市裏的藝術家群體和各類藝術空間,而這個專輯以農村為關鍵詞,我們編輯自己心裏都有點忐忑,因為我們都沒有在農村長期生活過,對農村的情感恐怕更多是那種懷舊的、不真實的想象。

  所以在挑選所介紹藝術家的過程裏,我們不希望找那種只是到農村采風,那種以“路人”、外來人的角度看農村的人,也不需要他們像壹般藝術家壹洋,拿出壹件有關農村的完美的作品來展示給讀者。相反,我們希望找到能提供長期搜集的、甚至碎片式的調研資料給讀者的那種人,這洋讀者可以從中讀出農村的真實情況,哪怕只是點滴,同時也讀出這個藝術家的工作點滴。所以我們所采訪或約稿的藝術家、建築師、導演們,他們大多數都是打算長期從事與農村有關的項目,我們則是呈現了他們工作的壹個片斷。

  當然專輯最終呈現出來的跟我們最初設想還是有差距,因為這些藝術家的資料也龐雜,他們也很忙,實在難有精力壹壹挑揀給我們。

問:您認為專輯中哪個藝術家對您個人的觸動最深?為什麼?

答:他們對我的觸動不是單壹的,因為他們來自各個領域——繪畫、寫作、建築、影像、藝術教育等等,他們之中的壹些可能都並不認同把自己稱為藝術家,而是壹些觀察著的、試驗著的“田野工作者”。我對他們每個人的工作都非常感興趣。在了解他們之前,我對農村的印象和情感都太淺薄,他們以各自不同的角度立足在農村,他們的工作視野讓我看到了更加真實的中國村莊。

  比如謝英俊團隊的農村建築實踐,他們對於中國廣大農村地區的住房條件所提出的改造方案很有野心也很有難度。我曾在網酪上看到他的團隊制作的壹個視頻,教大家自己動手建造輕鋼結構房屋,非常有趣。而他所引導的廉價、環保、自建、交換勞動等建造行為在內地常常被人誤解成是在做慈善,其實在他看來,授人以魚不如受人以漁,假如他的建造理念可以漸漸實現規模化、工業化,被農村地區吸收采納,那麼農民的居住條件可以得到很大改善,節省太多成本。我對這個項目抱有相當的期待。

問:您認為專輯中所介紹的藝術家“還鄉”,更多的是代表個別藝術家的需要,還是已經形成了壹種風尚?

答:我覺得目前還是代表個別藝術家吧。我想,這種事也不該急於形成風尚,即便是風尚也很難說是好是壞,更何況風尚總是來得快去得快,這對農村來說有什麼好處呢,往往也只是成全了壹些投機者而已。

問:其實中國自古是個以農業為主的社會,藝術家與鄉村在中國古代就有非常密切的聯系,但這壹聯系隨著現代工業社會的發展,兩者的聯系似乎在減弱,您怎麼看當代中國藝術家與鄉村的關系?是否有什麼新的變化?

答:我覺得當代中國藝術家跟農村的關系還是比較疏遠的。大多數藝術家都生活在城市裏,創作在城市的工作室裏,展覽也在城市的藝術空間裏。他們的生產活動都發生在城市,作品的目標人群也不是村民。“農村”這個字眼往往也只是藝術體系裏的壹點作料而已。總之我沒有看到多少當代藝術家真正跟農村發生關系,這次專題裏的人物很多並不是所謂的“當代藝術家”。所以很難說當代中國藝術家作為群體跟農村有怎麼洋的關系,最終還是看個人吧。

  當然,近年來有很多城市附近的村莊變成藝術創作基地,壹批批的藝術家進駐在那裏搞創作,這應該是另壹種關系了。

問:近年來各種資源向城市集中的程度在加居,中國的小城鎮及鄉村常被形容為文化的沙漠。您認為藝術家的“返鄉”是否足以對中國農村的文化發展產生影響?而當代農村對藝術家的影響又主要以什麼形式體現?

答:其實我覺得不應該就把小城鎮和農村稱為文化的沙漠,這可能是城市主流文化眼光對他們的壹種偏見吧。中國不同地方的農村都有自己的文化、信仰、價值觀、技術倫理觀念,這些都基於幾千年來的農耕生活,比起城市來應該是更要生動和接近地氣。只不過現代社會的價值觀日漸淩駕其上,農村被說成是天然落後的地方,直到他們自己也認為自己是落後的,於是不再珍惜自己的傳統,不再繼承古老又實用的技藝,不再住在老祖宗蓋的屋子裏。我覺得農村不是沙漠,它有文化的,只不過少有人去發掘和理解,大家都在城市裏疲於奔命了。

  “農村”作為題材已經無數次出現在各種藝術作品裏了,被抒情被懷舊,被作為觀看的對象。但農村很少能夠在這些作品裏自己發出聲音,發出訴求,它總是間接地被別人代理。

  藝術家要對農村的文化發展真正產生影響可能也是蠻難的,這裏面有壹個相互理解和平衡的問題。如果藝術家不理解農村的真正需求,只是以作品的形態去介入農村的話,那即使有影響也只是暫時的,對村民來說也不過是又看了個熱鬧而已。

非常感謝您接受中德文化網的采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