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性!性?性…
性與社會

Aufmacher_Editorial
Foto/Courtesy: Renhang (任航)

“性”的涵義早已不再單單指發生在臥室裡的那點事情,在生活中,我們幾乎無處不遭遇到“性”。但是,人們還是不太談起這個話題。為什麼會這樣?在這期焦點話題中,我們就將對這個“最刺激”的話題作一番探究。

  “性”的含義早已不再單單指發生在臥室裡的那點事情,在生活中,我們幾乎無處不遭遇到“性”。但是,人們還是不太談起這個話題。為什麼會這樣?在這期焦點話題中,我們就將對這個“最刺激”的話題作一番探究。“性”在德國早已不再有像1968年代那樣的社會爆發力了——至少福爾克瑪•席古什(Volkmar Sigusch)這樣認為。他在世界範圍內首次用“新性革命”這一概念來描述客觀實際的性討論的展開過程。這些討論解除了諸多禁區,使得許多過去公認的病態行為越來越被接受,為“新性學”鋪平了道路。

  當談及過去三十年中國“性”的變遷時,中國最著名的性學家之一潘綏銘教授並沒有用到“革命”這個詞。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在“性”方面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其中一個原因:公權力不再被允許隨意侵入私領域。雖然淫穢製品、賣淫和聚眾淫亂罪的禁令尚存,但員警進入臥室貫徹國家道德的時代已經終結。同時,“性”在社會各個領域的擴展也為多樣性創造了空間。

  董怡(Liz Tung)在拜訪過中國的20萬家性用品商店中的3家後,也有這樣的體會。上世紀90年代初,“偽裝”成藥店的情趣用品店佔領了中國城市的各個角落,近年來,年輕的企業家們為這一行業注入了一股春風,他們用機巧的投資方式、新的銷售管道和富有新意的產品贏得了不同的消費群體。

  中國情趣用品商店中以及各個方面的革新已經足以撼動我們原有的對“性”的理解,網路性愛玩具更是讓人充滿了無邊的想像。使用遠端接吻器(Kissenger)可以實現網路接吻,而這只是通往全新性愛體驗之路的起點。然而,記者本雅明•都爾(Benjamin Dürr)也提出了警示:新的技術也會提高性剝削的可能性。

  在諸如此類技術的支援下,未來的“性”消費將比現在更加容易,可能會致使愛與性完全脫節。陶傑,香港著名新聞工作者及電影人,對這一趨勢不無擔憂,並用他的方式作出了告誡:在他的電影處女作《愛•尋•迷》中,性愛場景通常沒有幸福結局

功,也還在未定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