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現代都市中的集體菜園
對生命活力的嚮往——現代都市中的集體菜園

美好生活的最重要前提之一便是充裕的時間
攝影: Inga Kerber

在慕尼克社會學者克麗絲塔•穆勒(Christa Müller)看來,目前在德國一些大城市之所以存在一股在市區開墾菜地的熱潮,主要原因在於,當今社會許多人都在尋找讓大自然重返城市的公共空間,來緩和急速的城市生活。

作者: 克麗絲塔•穆勒(Christa Müller)

  在我們生活的社會中,各種職能分工明確,數位化程度逐漸加深,生活節奏不可避免地變得越來越快。可以說,用“加速社會”這個詞來形容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再貼切不過了。社會學家哈特穆特•羅薩(Hartmut Rosa)認為,自由競爭社會的特點是“無止盡的上升理念”,這種理念不僅給生態、而且給社會生活及人們的心理都造成了負面影響。時間永遠不夠用,只是其中的一個問題,而另一個可能更為深刻的問題則是,人們普遍缺少生活的幸福感。這其實是自相矛盾的,起初我們提倡不斷地提高效率,正是因為相信達到了更高層次的生活,有了豐裕的經濟來源,並且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被解放出來以後,我們就會更幸福。

  把車庫頂改造成生機盎然的樂園

  然而,要實現“高品質的生活”,有一個舉足輕重的前提條件,那便是時間,尤其是用來培養各種和諧關係的時間:例如和自己的關係,和他人的關係,以及和自然之間的關係。目前,有人在城市裡掀起了一場全新的“菜地運動”,意在公開驗證人如何能保持與世界的積極互動。他們將大片荒地、車庫頂及其他許多無人照料的地方改造成了生機盎然的綠色家園。他們在眾多社區居民的幫助下,在柏林滕伯爾霍夫機場舊址和科隆一家啤酒廠的舊址上,用貨板、遮雨篷和塑膠筐等,成功地建起了一座座流動的公共菜園。

  他們在菜地裡養雞放蜂,播種收穫,烹煮食物,收種育苗;他們用粘土堆砌灶頭,用廢銅爛鐵拼成運貨的自行車,把集裝箱改造成工廠和酒吧;他們還互相教授手工知識,體會人與自然、以及社會出身不同的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相處。

  • 閱讀時間 圖片:Inga Kerber
    閱讀時間
  • 每個後院都可以改造為菜園 圖片:Inga Kerber
    每個後院都可以改造為菜園
  • 種在可回收箱中的花 圖片:Inga Kerber
    種在可回收箱中的花
  • 後院菜園 圖片:Inga Kerber
    後院菜園
  • 經驗豐富的城市園丁 圖片:Inga Kerber
    經驗豐富的城市園丁
  • 新鮮收穫的土豆 圖片:Inga Kerber
    新鮮收穫的土豆
  • 親手採摘的鮮花 圖片:Inga Kerber
    親手採摘的鮮花
  • 蘋果大豐收 圖片:Inga Kerber
    蘋果大豐收
  • 菜園裡的農活可真是不少 圖片:Inga Kerber
    菜園裡的農活可真是不少
  • „禁止偷摘“ 圖片:Inga Kerber
    „禁止偷摘“
  • 沒有一個番茄跟另一個長得一樣 圖片:Inga Kerber
    沒有一個番茄跟另一個長得一樣
  • 把幼苗移栽到地裡 圖片:Inga Kerber
    把幼苗移栽到地裡
  • 密封罐頭瓶子 圖片:Inga Kerber
    密封罐頭瓶子

把時間留給自然界的生長過程

  這種在大城市人為再造出來的小農經濟形式,與城市的生活方式交雜在一起,使人們對生活有了另一種更為合理的認識。在公共菜地裡,不妨花更多的時間觀察自然界生物的生長過程,同時也是花更多的時間來豐富自己內心的感受。在菜園裡勞作顯然不是有效利用時間的方式(若論效率,不如去超市買全球化生產的廉價食品,享受外化帶來的好處),它帶給我們的是一種對“富裕”的全新理解。

  在公共菜地,人們可以享受“慢生活”。在這裡,種菜的人有機會回歸自我,聚精會神地做自己的事;在這裡,他將始終處在“當下”,而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東方哲學認為,只有做到了全身心地融入當下,才能體會到滿足、幸福,以及天人合一,而這些正是人們夢寐以求的。

  種菜令人們掌握農業的時間規律

  對於許多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而言,菜園子可以說是治癒精神渙散、現實感缺失、同時處理多個任務、同時使用多個電子設備、社會加速、時間壓縮等等社會疾病的良方。在法國哲學家阿蘭•艾倫伯格(Alain Ehrenberg)所言的“身心俱疲的自我”看來,菜園子是在現實中可以找到的最佳避難所。因為菜地不會要他們一再縮短時間,與之相反,卻要求他們貢獻出自己的時間,仔細觀察和感受其他生物的生長過程。種菜可以使人們瞭解和掌握農業的各種時間規律,開拓他們的感知和眼界。在農業實踐的影響下,有一些語言裡,“時間”和“天氣”是同一個詞,例如西班牙語裡的“tiempo”,以及法語裡的“temps”。而現在這種在城市裡的菜地上重現出來的農業,是周而復始的。每年這個週期都會從頭來過,第一步便是耕地播種。在種菜的過程中,我們受到自然、氣候條件、季節及日夜更替的擺佈。這些時間維度對於已經高度虛擬化、以為可以同時掌控所有事情的個體而言,充滿了新奇的誘惑力。因為這些時間維度的存在,讓我們認識到,我們自己也是處在生命的週期節律當中,偶爾跟這樣的現實妥協一下,也不失為一種明智的做法。

  嚮往另一種城市生活

  不過,目前開展的種菜活動,並不是鼓吹人們從安穩富足的城市回到一種田園牧歌的生活方式,而是想表達對另一種更為理想的城市生活的嚮往,即珍惜並合理利用土地,而不是不計後果地壓榨和污染。

  近代以來,西方人對世界的認識,首先就是將自然與文明徹底區分開來。而在如今大城市的那些菜地裡,這樣的對立已經不攻自破:人們在菜地裡設置了巧妙的昆蟲窩,悉心種植了花蜜植物,熱烈討論如何飼養不同種類的家禽家畜——而這一切都發生在城市裡。所有這些和平的實踐,都是在努力將曾經被一分為二的概念重新聚攏到一起,這當中包括生產與消費、城市與農村、文明與自然等。

  這些由現代工業文明衍生出來的主要的概念對立正在瓦解,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個福音。

圖片
文章中所有照片由Inga Kerber拍攝,來自Andrea Baier、Christa Müller、Karin Werner創作的《普通人的城市——城市裡新的自己動手的空間》(Stadt der Commonisten.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比勒費爾德,transcript出版社,2013年。
參考文獻
  Andrea Baier、Christa Müller、Karin Werner:《普通人的城市——城市裡新的自己動手的空間》(Stadt der Commonisten.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比勒費爾德,transcri 出版社,2013年。
  Christa Müller編:《城市種菜運動——菜地重返城市》(Urban Gardening. Über die Rückkehr der Gärten in die Stadt)。慕尼克,oekom出版社,2011年。
  Hartmut Rosa:《加速與異化——後現代時間批判理論構想》(Beschleunigung und Entfremdung. Entwurf einer kritischen Theorie spätmoderner Zeitlichkeit)。柏林,Suhrkamp出版社,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