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公共空间
公共舞台上的藝術

與博物館不同,公共空間展出的藝術從來就不是真正獨立的。雖然人們將之視為將陽春白雪般的高雅藝術民主化的一種途徑,但時至今日,公共空間裡的藝術正越來越簡化為地標性的擺設。

作者: 烏維·列維茨基(Uwe Lewitzky)

  二戰結束後,由於各種各樣的條件限制,普通市民其實很少有機會光顧呈現高雅文化的場所,當時西德負責文化事業的政府官員於是構思在博物館之外舉辦視覺藝術展覽。在當時的公共空間,不僅有足夠的場地擺放大型雕塑作品,還為更廣泛的群體提供了接觸藝術的機會,破除了大眾與藝術之間的壁壘。

所有人的藝術!

  過去六十年間,圍繞“公共空間裡的藝術”的討論不斷展開。例如,人們曾根據當地具體的建築風格和社會環境來創作雕塑作品。對於公眾性,更準確地說是對於“公共空間”, 人們的理解也發生了變化,直至20世紀60年代末,一些藝術家開始展開實際行動,如在雜誌中發表言論,以一種批判的態度參與社會的討論。

  除此之外,國家也作出了一些利用藝術的嘗試。例如,“工地上的藝術”(Kunst-am-Bau)項目就是意圖將越來越單調的建築藝術設計得更加人性化,而同時又不觸及以理性和高效為重的城市規劃的核心問題。人們還通過一些參與性強、貼近日常生活的方案,試圖藉著藝術和文化工作來解決種族隔離和個體孤立等社會問題。

所有人的藝術?

  自80年代以來,隨著社會各個領域市場化程度的不斷提高,城市越來越注重經營,並將“公共空間”的關注點聚焦在它的經濟價值上。他們通過建立所謂的“公私合作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s),與私營經濟投資者展開合作,針對性地向遊客和受過良好教育的高素質勞動力宣傳推廣市內區域,希望以此來獲得盡可能高的利潤。

  為了在全球競爭中贏得“高素質公眾” 這一類購買力強的目標群體,各地區及城市都希望營造各自獨特的地標性建築。當中藝術也佔有一席之地,因為在城市的推銷策略中,藝術是受人熱捧的創造力和活力形象的最佳體現。

  大批藝術項目因此產生,其實確切地說,他們應該歸類為文化活動。這些項目邀請到奧拉維爾·埃利亞松(Olafur Eliasson)和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等全球知名的藝術明星,他們創作出色彩斑瀾、奪人眼球的作品,展現獨特的藝術風格,並以此吸引人們對相應地區的關注。

所有人的城市!

  在這些頗為積極的藝術項目實踐的同時,也有藝術家提出質疑,認為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藝術已越來越淪為一種工具。

  以漢堡“Park Fiction”為代表的一些團體,通過其作品力圖著重實現公共空間的實用價值。這種公共空間可以靈活地實現多種功能,以便人們按照自己的習慣與愛好加以利用學習,成為供人們聚會、探討與表達意見的一個多元化、有時甚至頗為混雜的場所。

  除了藝術家之外,越來越多團體和自發社團也加入到“爭取城市權利”(Recht-auf-Stadt)網絡,用行動抵制對城市空間的擠壓和炒作。他們奉行的主張是,不能完全把公共空間的設計交給城市規劃者處理,而是要考慮到使用者和居民的意見及訴求。

  這種理念得到一些社會學者和城市研究人員的支持,在他們看來,各種不同的公眾群體之間展開的互動和交流、以及隨之產生的衝突和讓步,本身就是一個社會在民主體制下正常運作的必要組成部分。正是在日常的搏弈當中,個人才能學會團結、寬容、學會貫徹自己的想法,而這些對於成為有行動能力的個體而言具有建設性的意義。

  因此,藝術家如果鼓起勇氣,想要登上公共空間的舞台之前,有必要慎重考慮。因為除了能夠吸引眼球以外,還需要考慮到該專案相關的社會背景,因為它對於藝術品質本身以及評價所起到的作用都不可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