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電影
沒有女性主義口號的電影節

李玉,她的影片《蘋果》
李玉,她的影片《蘋果》 | © 李玉

在德國,一提起中國電影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張藝謀、陳凱歌、王家衛等男導演。而許多中國女導演也同樣拍出了優秀影片,但這一事實卻鮮為人知。這種狀況應該得到改變了:4月23日至27日的德國多特蒙德|科隆國際婦女電影節上將展映十二部中國女導演的作品。

作者: 安娜凱瑟 (Annette Kaiser)

  “今年我們之所以把中國定為電影節的主題國,是因為奧運會即將在中國召開,”貝提•史爾(Betty Schiel)女士說,她是這個歐洲第二大婦女電影節的策展人,“我們想好好地看一看那裏的女性正在做些什麽。”此屆電影節的目的在於概括介紹中國當前的電影製作狀態。另外,電影節還為中德兩國女導演安排了研討會,促進她們就其作品主題及工作條件進行交流。這定將成為一次極有價值的接觸,因為中國現在已經擁有了繼美國和印度之後的世界第三大電影產業。“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國營電影製片廠在中國仍舊處於壟斷地位。它們主要製作歌頌政治人物和軍隊的宣傳影片。”近十年來,隨著小本製作的獨立電影的出現以及私人和外國投資的介入,在中國產生了越來越多、以不同的視角反映生活的獨立作品。儘管電影審查制度依然存在,但是與從前相比,人們擁有更自由的藝術創作空間,史爾女士這樣說。

私人及外國投資為藝術贏得了更大的自由創作空間

  儘管如此,中國的觀眾並不一定是受益者。“獨立電影人常常必須在國外先取得成功,才能讓觀眾在中國看到他們的作品。而女導演在力爭獲取西方認可的奮鬥過程中經常受到男性同行的排擠。”比如李玉,她的影片《蘋果》只是通過間接傳播為人熟悉的。《蘋果》描述了一個在北京一家按摩院打工的年輕女子,懷孕後與丈夫一起向按摩院老闆進行勒索的過程。“這部電影反映了經濟增長造成的負面影響:一切都只為了金錢,”卡特琳娜•施耐德—羅斯女士(Katharina Schneider-Roos)說,“《蘋果》中的一段性愛鏡頭被從盜版碟摘下傳到網上,從而使得這部為適應中國市場已經重新剪過的影片在公映前夕遭到禁放。”施耐德—羅斯女士是來自維也納的女漢學家,負責為本屆電影節挑選影片,《蘋果》是她選中作品中頗具代表性的一部。她在選片過程中甄別了八十部作品,其中有十二部符合她的標準,“我們側重於選出高水平、展現當今社會變化、貼近現實的故事片和紀錄片。”

中國的慾望都市

  曾經為貝托魯奇當過助理導演的寧瀛拍攝的《無窮動》即屬於這一類型。其結構類似一場小劇場式戲劇:四位卓有成就的職業女性聚在一處,共同談論有關丈夫、性和事業的話題。“在中國,性的話題仍屬於禁忌。影片中的這些女性與西方人眼中的含蓄而恭順的亞洲女人形象背道而馳。所以,我很想知道德國觀眾看過該片後有什麽樣的感受,”施耐德—羅斯女士說。電影節節目中的另一個高潮是馮艷的紀錄片《秉愛》。影片講述了一個居住在三峽地區的農村婦女不願被政府強制搬離的真實故事。

      影片的女導演花了八年的時間在這個地處湖北省的村莊進行拍攝,她曾經手持攝錄機形影不離地跟隨當地的村民們進行拍攝。施耐德—羅斯女士說:“馮艷幾乎獨自承擔拍攝、錄音和剪輯等全部工作。那裏的人們完全向她吐露了自己的心聲。” 除了像《秉愛》這樣的獨立製作影片之外,貝提•史爾女士還十分青睞柯丁丁和郭靜的紀錄片《馬戲學校》。“影片記錄了上海馬戲學校裏孩子接受的殘酷訓練。攝錄機近距離跟蹤記錄了這一過程,人們可以切實感受到那些男孩、女孩承受的壓力。”該片得到了中國紀錄片委員會的資助,也在中國的電視台播映過。

毛澤東時代的痕跡

  施奈德—羅斯女士選中的影片表達了創作者以反映現實取代反映現實存在的社會主義的意願。相比過去的電影,這是一個新現象。為了形象地展示當今電影與六十年代、八十年代電影的區別,電影節上還將放映兩部攝製於這兩個年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在王蘋1962年導演的《槐樹莊》中,一位無私的女村長沒收了剝削階級地主的財產,並將其土地分給歡呼的群眾。“這是一部革命題材的電影,忠實於黨的路線,宣傳了社會主義和毛澤東領導的土改運動。該片讓人聯想起前東德的電影,”貝提•史爾女士說。與此相比,黃蜀芹的《人•鬼•情》是電影史上的一部經典作品。其情節取材於在舞台上女扮男裝的京劇名伶裴艷玲的真實故事。那麽,影片哪裏體現了女性意識呢?“女主人公佔據了一個不被社會認可的角色,並因此激起了不滿,”史爾女士說。這部影片的導演黃蜀芹也因為這部電影成為了文革之後第一代不再願意拍攝社會主義英雄人物題材影片的電影工作者。 

女性主義色彩並不濃厚

  這部攝製於1984年的批評性別角色行為的影片是本屆電影節上的一個異數。總體來說,中國現代女導演並不特別重視女性主義者提出的口號。“她們並不格外關注婦女運動中像男性壓迫或者家庭暴力這樣的典型主題。”相反,中國女導演更願描述置身於社會變遷和日常生活狀態下的女性主人公的經歷。在她們的電影中,男性也具有多重性格,展現他們受到傷害的一面。同樣,張藝謀或王家衛也在他們的影片中動人地展現了婦女的生活狀態,史爾女士說。“當中國的女性電影工作者也能夠像她們的男性同行一樣在我們這裏廣為人知時,那才算是真的獲得了圓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