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文學
支持“文學橋樑工程師”

萬湖邊上的別墅 ——柏林文學論壇
萬湖邊上的別墅 ——柏林文學論壇 | © 托比亞斯•博姆 (Tobias Bohm)/LCB

詩歌和散文的譯者是世界各種語言、文學之間的“橋樑工程師”。由於他們的工作難度很大, 而報酬往往微薄,所以德國設有各種獎學金、討論班和獎項,來鼓勵翻譯工作,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德項目。

作者: 羅丹美博士 (Dr. Dagmar Lorenz)

     成都的楊武能承擔的無疑是最繁重的工作:他把《魔山》搬到了中國,也就是說他把湯瑪斯•曼(Thomas Mann)厚重的時代小說翻譯成中文。這樣一項工作需要安靜的環境、集中精力——還要有一個藏書豐富的圖書館。楊武能在下萊茵地區的德國小城施特拉倫找到了這一切。在這裡落戶的“歐洲譯者工作中心”為來自全世界的文學和專業書籍譯者提供免費的工作及居住條件。獲得獎學金的譯者除了在中心裡有一套自己的小公寓之外,還可以使用一個分門別類的圖書館:裡面有十一萬冊藏書,其中兩萬五千本是工具書。更重要的是,和其他譯者的交流可以產生富於創造性的工作氛圍。職業譯者如果可以出具和出版社的一個具體翻譯項目的合約,就可以申請該項獎學金。

旅行、工作和進修

     施特拉倫的這個中心不僅僅提供的長期工作居住。外語譯者還可以在這裡和“他們的”德國作家見面,進行“中庭對話”,此外這裡也為文學譯者舉辦進修班。另外,這個由北萊茵—西法倫州資助的中心還和那些同樣以獎學金、資助計劃和獎項來鼓勵文學翻譯的德國機構合作。

     比如德國譯者基金會定期為把外語文學——比如中國文學——翻譯成德文的譯者提供工作和旅行獎學金。旅行獎學金尤其可以使文學譯者更新他們的國情知識。“約翰•約阿希姆•克里斯托夫•博多獎學金”則用來滿足不斷進修的需要。這個獎學金不僅給譯者的翻譯計劃提供資金補貼,申請成功的譯者還可以得到來自一位有經驗的同事的支援,這個導師將幫他處理翻譯文學作品中遇到的問題。

萬湖邊的世界文學屋

     對把德國美文學翻譯成中文的譯者來說,“柏林文學論壇”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場合,它在萬湖邊上一座有歷史價值的別墅裡舉辦——卡爾•楚克邁耶(Carl Zuckmayer)曾經在這座別墅裡撰寫他的著名劇作《歡樂的葡萄園》。“柏林文學論壇”裡還有柏林譯者工作室。在這裡,經驗豐富的譯者給較年輕的同事在翻譯相應的文本時進行輔導。他們還舉辦周末研討班,以便譯者相互交流經驗。對於想把德語作品介紹給自己祖國讀者的中國譯者來說,有兩個項目可能尤其有意思:一個是由“柏林文學論壇”組織的暑期學校,另一個就是“國際譯者工作室”。兩個活動都包括為期一周的研討班,期間,譯者有機會和柏林的德國作家、出版商和記者建立聯繫。由羅伯特•博世基金會部分參與資助的“國際譯者工作室”每年都在萊比錫書展期間舉行,所以獎學金獲得者也能藉此機會參觀書展。

獎金和獎項

     即便以翻譯為正業,譯者的薪金往往也很低,因此,在德國,人們就通過頒發較為豐厚的獎金來彌補不足。贊助這些獎金和獎項的有各種不同的單位:有各個聯邦州的部委(如勃蘭登堡州文學獎),還有像達姆施塔特德國語言文學學會這樣的機構(約翰•海因里希•福斯翻譯獎),還有著名的出版社(如C.H.Beck出版社的譯者獎),以及銀行等,比如獎金額為二萬五千歐元的“為獎勵在國外傳播德國文學和科學頒發的法蘭克福文學之家-德嘉銀行獎”。2008年深秋,這個獎項頒發給了日爾曼學者和譯者曹衛東。曹的主要貢獻是把當代德國哲學介紹到中國,並把法蘭克福學派思想家(阿多諾[Adorno]、霍克海默[Horkheimer]、哈貝馬斯[Habermas]、霍內特[Honneth])的著作譯成中文。

     不管是像曹衛東和楊武能那樣把德國文學譯成中文,還是像顧彬(Wolfgang Kubin)和洪素珊(Susanne Hornfeck)那樣把中國文學譯成德文:他們都為各自的目標讀者群提供了與另一個文化的重要方面進行探討的機會。希望在今後的幾年裡,越來越多的文學作品踏上通往中國或德國的道路。法蘭克福書展的主席于爾根•博斯(Jürgen Boos)不久前指出,2004年從中文譯成德文的書只有一本,2008年卻已上升至大約200本。2009年中國將以主賓國的身份參加法蘭克福書展,希望屆時會再多幾本參展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