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文學
民營書店的憂傷和夢想

2011年10月,北京“光合作用”soho現代城店關門
版權:京華時報-東方IC

民營書店沒有政策補貼優勢,在未完成由獨立書店向連鎖書店過渡時就遇到網路書店和新媒體的圍攻,其出路究竟何在?

作者: 湯俊

  一個偉大的都市不完全在於接待了多少貴賓,還要看它接受了多少精神流浪者,而且讓他們在那裡和平共處。
       
        經營三味書屋的李世強、劉元生夫婦幾十年來,一直用其他收入補貼書屋的運作,許之遠先生將單向街視作自己的第二生命。“光合作用”沒有了“氧氣”,巾幗人物孫池女士想必比讀者更痛心疾首……

  2011年10月底,京城知名的人文書店光合作用書房五道口店和大望路店同時閉門謝客,當時驚聞此訊,心有戚戚焉。近年來北京的民營書店相繼陷入了一撥無法逆轉的倒閉潮,風入松、第三極、淘書公社、麥田書房紛紛歇業。碩果僅存的三味書屋和單向街書店苦撐“危局”,但依舊遮不住餘音哀邈的窘態。

  三步之內必有銀行網點,可是轉大半條街,也找不到一家書店,這是北京作為人文古都的尷尬。五味雜陳之下,我們有必要進行反思:是什麼導致了民營書店的節節敗退?民營書店的出路在何方?

  民營書店的孤燈堅守

  人文書店大多被冠以 “民營、獨立”等字眼,多為熱愛人文、宣傳人文的讀者、學者操辦。國營書店佔主導地位的市場競爭中,民營書店沒有政策補貼優勢,在優良圖書引進方面更是只有仰人鼻息的份。民營書店有的書種似乎國營書店也有,國營書店有的民營書店未必有。民營書店規模小,品種單一,讀者群單薄,很難與國有書店相抗衡。

  國營書店因為批發數額大能享受到較低的折扣,出版社也會給它們相對寬鬆的賬期,書的調換也較為方便,經營者犯不著為房租、水電、人工支出擔憂,地方新華書店僅僅是獨家經營教輔就能賺得盆滿缽滿。相較之下,民營書店自負盈虧,獨木難支,知名度不高,無法像德國的貝斯塔曼或台北的誠品那樣形成品牌價值,這直接催生了其市場化競爭中的一道短板。

  價格敵不過當當、卓越,閱讀的便捷性抵不過漢王、亞馬遜。網絡行銷模式的競爭、新媒體閱讀方式的興起如滔天巨浪對實體書店乃至整個出版業形成一波又一波衝擊。縱觀世界大環境影響,實體書店的倒閉潮已經從紐約、倫敦湧到中國。上海的季風書屋、成都的求知書店、廣州的三聯、瀋陽的翰文無一倖免。人文精神頗濃的北京,人文書店的倒閉效應被空前放大。

  全球的圖書業出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獨立書店日益萎縮,而連鎖書店的數量則以驚人的速度增長。美、德、日等發達國家多年來佔全國圖書零售總額首位的一直是連鎖書店。相比德國貝斯塔曼和法國的FNAC等民營巨鱷,中國的民營書店在沒有完成由獨立書店向連鎖書店過渡時就遇到了網絡書店和新閱讀新媒體的圍攻,這給民營書店的規模化、可持續發展形成了阻礙。

  中國讀者的閱讀取向和社會環境也發生了急遽變化,貪快逐利的年代,摒棄人文,成功學、管理學、經濟學成為閱讀主流,都市人深陷於生活壓力和職場競爭,有心閱讀,無暇他顧。微博的興起使得微閱讀、淺閱讀、速食式碎片化閱讀迎合了大多數人的閱讀訴求。出入各種娛樂場所的人多了,而讀書的人卻越來越少,這是非常令人痛惜的現象。 

  創新經營是唯一出路

  溫暖純淨的氛圍,悠揚輕柔的音樂,書籍散落在咖啡和茶水四周,四壁是畫,讀者能坐在寬闊的沙發中購書、看書、吃點心……這是大多數讀者心中理想的閱讀場景,但實現這一幕需要不菲的投入。大多數民營書店均為租賃店面,租賃期間會遇到產權、漲租、經營風險等一系列問題,經營書店是一個長期行為,有能力的前提下,以買代租或與商業地產展開合作應成為創業首選。

       縱觀善於經營的民營書店,均在經營的特色上苦下功夫。地處廣州繁華地帶的“唐寧書店”似乎闖出一條新路,該店以“服務人文,享受生活”為理念,以書為主業,兼營手工創意產品、畫廊、音像產品和咖啡,集閱讀、視聽、藝術館、兒童生活館和休閒餐飲於一體 ,以副業養主業。創造跨界文化的融合,讓逛書店像逛街一樣成為人們的生活方式。

  至於說多元化經營“已經失去了書店原本的意義”,這是一種狹隘的奇談怪論!既然顧客都改變了購買行為,我們有什麼理由去苛責書店經營模式的改變?那些往往對此挑刺的人,不排除有一小部分是實體書店的忠實擁躉,絕大部分都是逛完書店後回家上網落單。一邊挑剔著書店的改變,一邊將書店視為免費查詢的圖書館,讓書店為這樣的“顧客”守節,極不人道!

  書店經營應當注入更多新鮮元素。譬如建立讀者庫,培養顧客忠誠度和黏著度,開闢自己的文化創意產業鏈,維持較高的品牌信譽度等等,用良好的環境吸引一些文化活動如藝術沙龍、簽名會在書店舉行。在時間和空間上,營業時間適當延長,拓展網購及電話購書途徑。圖書品種適當豐富,通過短訊、電子郵件等方式與讀者密切互動,通過無微不至的服務,提升競爭力。

  每座城市都應該有幾個反映城市特色的民營書店,如圖書館和博物館,是我們業餘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其經營和管理,政府理應參照公益事業機構的標準,讓他們享受稅收優惠政策,並適當考慮撥發一定的文化基金予以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