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文學
一場移情別戀的煽動

瑪爾迪娜•波爾克在北京
版權:瑪爾迪娜•波爾克

瑪爾迪娜•波爾克(Martina Bölck)在她2010年出版的第一本書中,以絢麗多姿的視角反映了當今中國的現實世界。

作者: 米夏埃爾•奧斯特海姆(Dr. Michael Ostheimer)

  凡是去過陌生地方的人,都有可以講述的東西。2003年到2008年瑪爾迪娜•波爾克(Martina Bölck)曾在北京的一所大學教授德語語言和文學。不言而喻,她有格外多的話題可以講述,因為有著極其強烈好奇心的她,擁有許多值得與人分享的經歷,她也總是對不熟悉的事物和(粗淺的)不完整的東西進行思考,並且不懼怕做出確切精闢的判斷。所以,她的《似曾相識,又全然不同。在中國的五年》一書,完全不同於無數類似“中國實用指南”的書籍,令人耳目一新。那些指導類書籍總是藉著千篇一律的文化比較和特殊的行為方式去滿足那些對中國毫無瞭解的讀者。此外,對作者來說,儘管旅遊對於認識一個國家起到重要作用,但這本書並不屬於那些幾乎完全是憑藉主觀感受寫作的遊記。

  介於認識自我和認識陌生人之間的中國全景

  波爾克敢於走第三條道路:她不斷地穿梭於認識自我和認識陌生人的途徑之間。她在題為“文化震驚”的第一章裡問自己,在熟悉文化的陌生場合(作者當時由於腿斷了,生平第一次住進了醫院)同陌生文化的非熟悉地點之間是否已經存在著一種根本的關聯。對兩種情況,她都呼籲:要不斷努力去減少與人和事物間的距離,並要找到可以提高自己獨立性的習慣做法,而不是因為無法接近而抱怨。

  作者在接下來的十五章裡展示了中國全景,這裡面既包括外國人在中國的作用,也提到了友誼、家庭、教育、女性形象和性解放的地位,還有中國語言的難點和中國藝術、宗教和哲學的特別之處。作者包羅萬象的要求,不僅導致了書的內容只能限制於一些中心問題以及容易傳遞的內容,也造成了論證過程中的一些跳躍性。不過這些問題也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作者總是要把自己經歷的東西不斷地放到更高級的關聯(政治、文化史等)中去。

  認識中國當今社會絕妙的視角

  這本書決定性的長處,就是作者把目光投向她所處的特殊情況和接近時代脈搏之處。例如她並沒有把外國人生活在體制外看作是不利因素:“這也可以給人自由的感覺”。此外,作者看來,“認為人只有在不停地瞭解他人對各個問題持有什麼看法時,才能與他人接近”的這種被盲目推崇想法,在維護中德友好關係方面只是相對的——這種被盲目推崇的想法是基於那種令人懷疑的前提,即一個獨立自主的個人必須對所有可能發生的一切都擁有自己的看法。為了能躲開中國日常生活的忙碌節奏,這本書還提出了許多可行的建議,並理直氣壯地推薦了一些違反常規的做法:“在中國根本就不難做到一個人獨處。你可以在吃飯的時間去散步,春天的時候去香山,晚上八點去吃晚飯,參觀那些沒有被標為旅遊三A級景區的地方,周末到郊外去……”

  波爾克以辯證的角度來觀察那些基本的政治問題,並用社會心理學的考慮來看待這些問題時,這通常展示出作者看待當今中國社會的犀利視角。 例如,作者發現,灰色地帶是能使在專制國家中生活的人減壓的地方,而這種做法在中國是由來已久的。有句話說得好:“天高皇帝遠”。此外,她也把中國的城市和農村地區的貧富差距、漢族同少數民族之間並不是毫無困難的交往,同中國人中非常流行的旅遊恐懼聯繫在一起,而這種恐懼是外國人難以理解的:“也許那些被抑制的東西以這種形式表現出來?實際上每個人私底下都清楚,社會不平等是存在的,而且農村和城市之間的差距正在變得越來越大。”

  換位思考

  波爾克對以帶有資本主義面貌的中國國家社會主義的人種學的視角,要歸功於實地考察的一種方法,其特點為“在參與中觀察”,在二十世紀的社會學中得到很大的應用。其基本原則就是,只有通過參與以及直接的體驗才能很好地觀察其他文化的思維和行為。作者在這麼做的同時,還表現出一種毫無保留的開放性,正是這種開放性使她敢於承認自己的困難、懷疑和弱點。總體看來,她在按照法國漢學家和哲學家弗朗索瓦•于連(François Jullien)的換位思考方案的同時,不斷地“在陌生中尋找自己”。讀者也正因為這一“換位”才能看到當今中國生活的五光十色的圖像,而且這一圖像經常被一個從來不否認自己是德國人的充滿熱情的好奇心所打斷。最終,筆者要特別強調一個提示,即在文化交流中,如果自己沒有不斷地投入,就不能獲得任何經驗效果。簡而言之就是:要煽動自己去移情別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