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漢內洛雷·福格特博士訪談
始終領先一步——關於圖書館全新概念的成功

音樂會上的飛行員
版權:科隆市圖書館

剛剛獲獎的科隆市圖書館館長漢內洛雷·福格特博士(Dr. Hannelore Vogt)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談到了圖書館在數碼化時代的重要性,探討了圖書館的概念是否仍然適用,並介紹了該圖書館的成功之道。

作者: 米夏艾拉·博多斯海姆(Michaela Bodesheim)

德國公共圖書館為用戶提供館藏圖書以外的服務,並逐漸成為趨勢。"圖書館"這個稱呼是否仍合時宜呢?

      也許不是很合時宜,因為圖書館不再僅僅是圖書館。不過,圖書館至少仍然是跟圖書打交道,而且圖書館這個概念是積極的,人們把它與信任及可靠聯繫在一起。由於德語中並沒有真正適合當代圖書館的詞語,因此不妨仍沿用“圖書館”這個稱呼。

蘇黎世聯邦工業大學圖書館館長拉斐爾·巴爾(Rafael Ball)不久前曾在《新蘇黎世報》表示:"人們在搜尋內容的時候,不再需要圖書館了。"那麼,在數碼化時代,德國圖書館如何繼續在搜尋內容方面保持自己的重要性呢?

      圖書館從來就不是只為了傳播資訊而存在。在某些情況下,或許用戶的確從網上就能輕鬆獲取純粹的資訊。但是圖書館的作用遠不止這些,它能夠使人明白邏輯關係,接受教育,並創造知識。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將圖書館視為共同學習和相互交流的平台。這遠遠超出了純粹的涉獵資訊範疇,同時涉及到學習的不同方面——不僅包括傳統的依賴書籍及網絡學習,還有通過啟發、主動交流和自主行為的學習。如此看來,圖書館仍然十分重要。

      在某些形式的活動中,圖書館訪客不再只是"消費者"或參與者,而是通過將知識傳授給他人,自己成為創造者。例如,我們舉辦數碼化學習課堂,以及在所謂的"自造者空間"開辦研討會,通過這些平台,學生們可以扮演"少年專家"的角色,將自己掌握的知識傳遞給成年人。像"科學清談節目"一類的活動,同樣提供了新的學習模式,並擺脫了傳統學習形式的束縛。

您管理的科隆市圖書館獲得了2015年"年度圖書館獎"——什麼是您成功的圖書館概念?

      我們的創新管理內容之一,是不等到事情塵埃落定——而是主動採取行動。我們的年輕同事會觀察城市裡的發展動態,我們還會不斷瞭解不同行業、如科技行業的最新趨勢報告和展覽會資訊。我們以未來的趨勢為導向,從中致力發展圖書館的新計劃。在評審團發表的獲獎理由中,他們還特別提到,我們的創新方案始終與明確而嚴格的策略相關聯,同時我們還勇於嘗試新東西。儘管這樣做難免會有犯錯的風險,但至少我們始終能夠保持領先一步。與優秀夥伴展開的合作也是我們成功理念的要素之一。我們與聯合辦公空間(coworking-spaces)、自造者實驗室(FabLab),即開放的工作室,以及與開設ipad教學或使用迷你機械人的學校開展合作。

您帶領的圖書館已越來越成為一個社交場合。對此,圖書館的贊助商和公眾有什麼看法?

      當然,現在我們的資助者也提出了和巴爾先生類似的問題:人們是否還需要圖書館這個場所?事實上,作為一個社交場所,圖書館對我們的資助者而言十分重要。在圖書館內可以進行不分長幼、包羅廣泛——包括對移民——並且參與性強的社交互動,這使得它成為一個利於社交、且非常民主的場合,這一點對我們和我們的用戶都很重要。因此,我們不再將借出圖書數量作為力證,而是用訪客人數來證明,我們在這方面能夠與其他文化機構一較高下。例如在科隆,圖書館的訪客要比所有市立博物館加起來都多。除了我們的主題活動外,資助者和政府還想看到實實在在的統計數字。我把訪客人數亮出來,會是十分有說服力的。

在"2016歐洲周"活動中,你們獲得了"來到德國"主題獎。圖書館在這方面做了什麼?

      目前有很多難民來到德國。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社會性問題,同時也是我們這座城市的主要議題。我們作為城市的一分子,同樣積極參與了這個問題的討論。此外,語言和語言教學是我們的一項重要工作,是我們的使命所在。

您的下一個項目是什麼?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們目前至少有十個新項目。例如在網絡學習方面——蘋果公司希望與我們合作開發網絡學習平台的內容。我們還策劃了語言學習方面的項目——例如,我們希望開發一款方便難民子女學習德語的App,以及一款課堂管理的App。而"父親愛朗讀"項目則是與傳統的朗讀活動有關,它主要面向那些從沒有家庭朗讀傳統的父親。

最後還有一個關於圖書館工作人員的問題:圖書館管理層如何通過員工個人發展,來適應過程中不斷變化所需的員工條件?

      除了與其他機構開展合作外,我們的員工為圖書館的成功也作出了重要貢獻。由於我們的員工團隊相對來說比較穩定,因此讓所有員工都參與整個變化過程就顯得十分重要。在項目開發中,我們首先會組建一支不限級別的創新團隊,然後再向整個團隊介紹和培訓新的項目。為此,我們會利用到內部博客和維基百科等方式。參與、溝通與資訊是推動變化的重要因素。沒有員工的參與,圖書館也就無法取得進步。

漢內洛雷·福格特博士(Dr. Hannelore Vogt)曾攻讀圖書館學、藝術史和文化管理專業,並在市場營銷專業使用者導向領域獲得博士學位。她從2008年起擔任科隆市圖書館館長一職;該館於2015年獲得了"年度圖書館獎"。此前,她曾在維爾茨堡市圖書館擔任館長,該館也曾獲得"年度圖書館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