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社會與媒體
拒絕“用完即棄”型社會

工具
圖片:Andreas Issleib,CC BY-NC-ND 2.0,來自flickr

修理舊物成為一種潮流:大城市的人們聚在一起修修補補,網絡上,略懂一二的人為網友出謀獻策,專業修理鋪門前也排起長長的隊伍——人們對DIY修理的這種興趣源自何處?

作者: 安娜•弗洛姆(Anne Fromm)

  坐落在柏林克羅伊茨貝格區某個後院裡的修理鋪還未開張,第一批顧客就已經排起長龍。一台吸塵機,一把鋼絲鋸,一組音響設備——訪客們帶來了形形色色需要修理的設備。塔瑪拉•裡特(Tamara Ritter)是專程從波茨坦趕來的——她的落地燈飾壞了。“我是不會考慮把它扔掉的”,裡特說,“我們的電子垃圾在非洲堆積成山,越積越多,這不僅給環境造成了破壞,而且還威脅到人們的生命。在我的燈飾被送往那裡之前,我想先看看還能不能修好。”她足足等了兩個月才排到了預約的受理日,可見這裡的服務是如何供不應求。

  在德國大約五十個城市裡都能找到這樣的修理鋪。這一靈感最初來自阿姆斯特丹於2009年開設的第一家修理鋪。經過修理,各種電器、家用設備和園藝工具、自行車、玩具煥然一新。為顧客修理東西的技師以電工為主,但其中也不乏手工愛好者、木匠和機械工。程式師納坦•布勞恩(Nathan Braun)動手換了燈泡和兩根電線,壞掉的燈飾便重新亮了起來。以助人為樂的布勞恩是店裡的義務維修工。

  “顧客對我們修理服務的需求正在逐月增長”,艾麗莎•伽羅特•伽施(Elisa Garrot Gasch)說。她是一位藝術家,兩年前成為柏林第一家修理鋪的老闆。“我們的顧客不想一個人孤伶伶地在家鼓搗東西,他們享受這裡的熱鬧氣氛,在這兒彼此可以交談,一起喝咖啡,互相幫助。”有些人對一件用久了的器具產生了感情,捨不得扔掉。另一些人則是因為厭煩了總是不斷地添置新用具。“於是就產生了一種抵制‘用完即棄’型社會的文化。”艾麗莎•伽羅特•伽施說。

  同時,人們也在社交網站上約定修理事宜,創建專門的群,上傳介紹如何修理智慧手機、身歷聲音響或筆記型電腦的視頻。

被精心計算的“短命”產品

  根據“解決電子垃圾問題”組織的一項調查,2012年德國人均產生23公斤的電子垃圾;在全世界,每人每年約製造7公斤電子垃圾,可見德國在此方面已遠遠超出了世界平均標準。這一點並不足為奇:畢竟,生產商正在以越來越短的周期不斷地生產手機、電視機和汽車並投放市場。許多產品在生產時就已規定了使用壽命。專業人員將生產商有意縮短產品壽命的策略稱作“計劃性廢舊”。例如在一場訴訟中作為被告一方的蘋果公司不得不承認,第一代iPod電池在生產時就已規定了耗損期限。目前市面上的許多印表機也同樣如此,在列印量超過某一特定頁數後設備就會自行報廢,這是一種意在促進銷售的廠家策略。同時也有其他一些研究表明,生產商其實只需花很少的錢就可以延長產品的使用壽命。 

  然而新產品的設計結構往往使購買者很難自行修理。蘋果在這方面也同樣堪稱業界先驅:iPad、iPhone和iPod在粘合和焊接技術方面均採用了特殊方式,一般人不使用專業工具根本無法打開。 

針對蘋果產品的專業維修服務 

  漢堡的iHelp修理鋪專為蘋果產品提供維修服務。據店家報稱,每天被送修的產品有400台之多,常見故障包括螢幕刮擦、home鍵失靈、機芯進水等等。“我們不愁沒有生意”,該店員工薇薇安•克萊瑙(Viviane Kleinau)說。

  iHelp修理鋪所接待的顧客,從學生到家庭婦女不等。“蘋果產品價格不菲,所以消費者在購買新機前有必要先嘗試一下舊的能否修好。但來我們這裡的顧客中也有那種用慣了多年的舊機捨不得換的老先生,花多少錢修他都無所謂。”開業四年來,漢堡iHelp修理鋪接到了越來越多的訂單。接下來他們計劃在漢堡市內和柏林分別再開兩家和一家分店。 

重新繁榮的小手工業

  生物物理學家沃爾夫岡•海克爾(Wolfgang Heckl)對此並不感到詫異。這位慕尼黑德國博物館館長在去年出版的《修理文化》一書可謂是為修理文化獻上一曲讚歌。“不僅是電子行業,就連小的手工工匠、鞋匠、木匠的生意也都再度興隆起來”,海克爾在書中寫道。在他看來,一場類似於修理革命的運動正在全國掀起。“人們開始懂得地球上的資源已所剩無多,要想保護地球就必須回收舊物進行翻新。”

  有意識購買可持續性產品則是另一種方案。2014年1月初,第一台Fairphone在德國問市,據稱這是一款在公平條件下生產的智慧手機,此外它還能保證實現較長的使用壽命和低價維修。該產品的市場需求量大得驚人:大約25,000名消費者提前預定了這款手機,目前第一代Fairphone已告售罄,第二波產品的訂單也已爆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