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記作家多多《天空深處》首演
詩意的拋物飛行

多多的《天空深處》演出場景
多多的《天空深處》演出場景 | © Düsseldorfer Schauspielhaus/Sebastian Hoppe

西方話劇對中國戲劇舞台的影響僅只百年。為了讓德國了解中國當代戲劇的發展趨勢,杜塞爾多夫話劇院2009年3月以“中國當代戲劇”為其新劇場“Central”揭幕。

作者: 伊林娜博士 (Dr. Irene Wegner)

  杜塞爾多夫話劇院20世紀在歐洲的戲劇舞台上一度佔據至關重要的位置。2009年3月,他的新的演出場所“Central”將其揭幕典禮的舞台交給了中國。在戲劇文學指導克里斯托夫∙萊普施先生(Christoph Lepschy)的傾力投入下,這次中國現代劇作節的籌備活動逾時三年。戲劇節的活動包含劇本朗讀、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參與的劇作家座談會、行為藝術表演、裝置藝術家楊起的作品展覽,以及由曹克非導演作家多多的作品《天空深處》的首演。

中國戲劇在歐洲

  直到今天,中國的劇作在歐洲仍然罕見。其實在啟蒙運動時期,歐洲人就已經見識過了中國的戲曲。十八世紀初,《趙氏孤兒》的全本被翻譯成西方多國文字首次傳入歐洲,不過當時的劇本已經從根本上按照歐洲人的口味做了改變。直到20世紀,布萊希特才對中國戲曲進一步做了研究。他為中國戲曲中精湛、抽象的表演藝術所折服,並將這種藝術貼上“間離效果”的標籤,融入他自己的戲劇理論。中國的京劇演出1930年首次登陸美國,1935年傳播到歐洲。儘管時人多被震撼,但是最終沒有對歐洲的戲劇產生長遠的影響。

歐洲戲劇在中國

  與之相反的是,二十世紀初,在中國社會面臨巨大變革的時期,中國人接觸並認識了西方的戲劇,特別是自然主義作品。那時,不但有許多劇作被翻譯成中文,之前中國人從未見過的西方話劇舞台也被搭建起來。與此同時,與西方話劇完全不同的中國傳統戲曲也持續興旺發展。而在歐洲,無論是對中國的話劇還是戲曲,都依舊缺乏了解。三十年前,中國的改革開放對西方敞開了國門,但是中國的話劇表演依舊以現實主義為主。20世紀八、九十年代,話劇舞台作品大多表現的是文革及其留下的傷痕。通過《天空深處》在杜塞爾多夫的首演,我們看到,中國的戲劇創作正在步入一個新的階段。

  中國作家兼詩人多多(原名栗世征),1951年北京生,屬於“被耽誤了的一代”,由於文革他的中學和大學教育都受到了阻礙。1989年他到西方尋求政治庇護,主要生活在英國、加拿大以及荷蘭。在那段時間,他不但寫詩也寫劇本。2004年多多回到中國,是中國當代最有代表性的詩人之一。他自己強調,他對西方文學的認識要多於中國文學。這次,他受邀為杜塞爾多夫劇院編寫的劇本由馬海默(Marc Hermann)先生翻譯成德文。譯者說,這個工作相當費神,因為在排練的過程中,作者和導演對文本不斷進行了修改。由此,我們也看到了部分中國話劇排演的傳統,他們並不拘泥於劇本,在任何時候都從演員的需求著手,對劇本進行調整,因為按照傳統,演員是最重要的。

關於排演

  導演曹克非掌握中德兩種語言,她的劇場工作經常遊走在兩種文化氛圍的中間地帶。這次在杜塞爾多夫的演出版本啟用的都是德國演員。曹克非排演時首先用了一種特別的舞台現實主義:隨著空乘人員友好的問候,觀眾先通過一架木梯進入觀眾席。觀眾席被佈置成長途噴氣式飛機的內艙。這段飛行是“東西航空公司”北京至紐約航線。起飛的準備工作像真正的飛機起飛前一樣。觀眾在廣播、監視器提示以及通過地板傳送的輕微的機械震動的伴隨下尋找自己的座位,無形中成為了演出的群眾演員。這些“乘客”還要填寫在飛機上派發的入境申報表,填上姓名、職業、目的地以及健康狀況。最後,六名演員也加入進來:一個穿著時髦哼著中文流行歌曲的年輕女孩、一對拌嘴的夫妻、一個年輕的影像工作者——航行監控器上正在播放他現場攝製的視頻、一個覺得自己已經江郎才盡的女作家以及一位聲稱“什麽都賣”的中介女老闆。 

  隨著喇叭裏傳來的“例行消毒”的廣播,整個空間都被籠罩在蒸汽波中,引起了一陣不安。飛機遲遲不能起飛。與此同時,瑣碎的隻言片語加上彼此不知所云的對話將時間、事件以及每個個體融合,脫離了真實世界,漸漸進入一種突然降臨的惡夢式的非現實以及無助的狀態。用餐的時候,作為麵條的佐餐,一隻和真實牛隻同樣大小、帶著紅斑的公牛被推上了舞台,這些荒誕戲劇的元素越來越明顯地呈現出來。最後演員脫得只剩內衣,踉蹌地穿過舞台。這個將現代文明的墜落比喻作一次奇異的旅程的飛行,的確讓人印象深刻。

未來

  在這麽多年的單獨發展後,中國的話劇又一次和西方舞台拉近了聯繫。隨著全球化的進程,中國和西方的生活條件越來越相近,此刻正是一個比其他任何時期都更適宜保持長期交流的機會。杜塞爾多夫此次活動很成功,並將在2009年秋季武漢的“德中同行”活動中得到延續。屆時,將會有很多德國當代的戲劇家被介紹給中國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