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陌生之中打開門

慕尼黑“避難影院”項目
慕尼黑“避難影院”項目 | 圖片來源:© Max Kratzer

創辦雜誌,拍攝電影,舉辦藝術節:許多難民正身體力行豐富著德國的文化景觀。

作者: 妮可· 薩歌納(Nicole Sagener)

  拉米·艾-阿什克(Ramy Al-Asheq)打開了七扇門:有一扇為“通往世界之門”,主要報導國際新聞;另一扇叫做“敞開的門”,專門提供各種關於德國生活的實用性建議;“她的門”從女權主義視角出發追蹤新聞熱點;“心靈之門”則匯集了關於希望、愛和成功的故事——在艾-阿什克看來,這些也正是難民普遍匱乏的。

  “門”系列是《Abwab》雜誌開闢的專欄,該雜誌於2015年12月由敘利亞人拉米·艾-阿什克一手創辦,26年來他一直擔任主編。這本月刊是德國國內第一份阿語報刊。“在我面前打開了一扇通往德國的大門,現在我想讓它向其他難民繼續敞開。”拉米·艾-阿什克說。2014年,艾-阿什克通過海因里希·伯爾獎學金的資助來到德國,目前居住於科隆。

  目前,他正率領自己的團隊利用雜誌短短25頁的篇幅來建立這一扇扇“門”,雜誌上刊登的文章多以阿語寫就。“大多數難民還沒有掌握德語,”艾-阿什克介紹說,而與此同時,社交網絡上卻充斥著各種虛假資訊,因此,《Abwab》除了報導來自難民家鄉的新聞之外,還會涉及許多關於德國社會的話題,例如在科隆跨年夜性侵事件發生後不久,2016年第1期便及時刊登了一位敘利亞女作者撰寫的相關文章。目前,已有超過一百個難民安置點、文化協會和成人教育大學向讀者免費派發《Abwab》。雜誌的印刷資金來自廣告費用。迄今為止,《Abwab》旗下招募的三十多位作者和記者一直在為雜誌義務供稿。

彼此交流,相互學習

  身為詩人和作家的艾-阿什克已有多部作品問世,但他還想在其他領域貢獻自己的力量:為難民和其他感興趣人士創建一個德語、英語和阿拉伯語網站,組織開展各種工作坊和討論活動,簡單來說即建立一個資訊互動平台。艾-阿什克表示,目前他已和多個德國政府部門取得聯繫,此外,也有來自瑞典、希臘、荷蘭和法國等國家定期發來的合作意向。

  這讓艾-阿什克看到了希望。他說,為了適應新的生活,那些來自歐洲境外的難民在初來乍到時恰恰需要更多的援助,“説明意大利人、希臘人的方式與説明敘利亞或厄立特里亞難民的方式有所不同。”為此,他提出了這樣的願望:“別為我們展開空談,而應當和我們交談”。據他講述,他自己的親兄弟幾周前剛剛來到德國,艾-阿什克給他的建議是主動去和德國人見面交流,哪怕是用蹩腳的德語或英語。只有相互敞開心扉才能彼此學習,艾-阿什克說。

  而費哈斯·阿爾-夏特(Firas Al-Shater)的創意則證明,通過幽默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阿爾-夏特三年前逃離了戰火紛飛的敘利亞,目前已在柏林定居。在家鄉他曾是一名電影導演,即使現在他也仍未放棄這項使命。在個人網站zukar.org上,他推出了一個視頻專欄:由難民拍攝難民,用德語講述難民的故事,其中帶有些許喜劇意味。阿爾-夏特上傳的第一段視頻記錄了自己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上接受陌生路人擁抱的場景,憑藉這段名為《Zukar 01:這些德國人都是誰?》的視頻,他已一躍成為YouTube上的紅人。

通往另一個世界的視窗

  相反,慕尼黑一個名為“避難影院”的項目則展現了難民如何打開了一扇通往自己家鄉的窗,如何致力於文化交流的情景。“避難影院”是一個電影節,展映的影片均來自難民國家,由難民在片中講述自己的身世和經歷。這項活動的創意最初來自慕尼黑媒體中心的媒體教育專家湯瑪斯·庫普澤(Thomas Kupser),2015年創意一經提出便獲得了眾多支持者的回應和資金上的支持。難民機構紛紛亮出橄欖枝,主動為專案推薦年輕的參與者。

  作為十位策展人之一的安蘇曼納·法瑪(Ansumane Famah)便是這樣與該影展結緣的。“我參與製作的這部名為《阿米娜塔》(Aminata)的影片,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我的家鄉塞拉利昂的現狀。”2014年11月起定居德國的法瑪介紹說。他選擇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題材。《阿米娜塔》講述了一個貧苦家庭的女孩本想接受良好的教育,卻在14歲時被逼成婚的故事,儘管如此,她還是繼續追尋著自己的求學之夢。

  然而,這些來自阿富汗、敘利亞、塞拉利昂、巴勒斯坦、馬里和塞內加爾的影片需要接受的不僅僅是簡單的篩選。在專業人士的幫助下,策展人還須完成海報和宣傳冊的設計、片花剪輯、字幕翻譯等一系列工作。2015年12月,在第一屆電影節舉行半年後,參展影片終於在慕尼黑多家影院正式上映。“反響非常熱烈”,湯瑪斯·庫普澤說。目前,他希望能籌募足夠的資金在2016年舉辦下一屆難民電影節。同樣翹首以待的還有安蘇曼納·法瑪:“我想通過自己的影片告訴人們,我們所失去的;同時把我們收穫的知識和經驗與其他難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