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城市故事:慕尼黑
從城市中索取,並回饋給城市

版權:Agnes Förster/4architekten
版權:Agnes Förster/4architekten

城市故事專欄記者湯瑪斯•朗採訪女建築師阿格妮絲·福斯特(Agnes Förster)。

作者: 湯瑪斯•朗(Thomas Lang)

  地平線上,慕尼克聖母教堂的雙塔漸漸模糊起來。今天天氣陰沉,是慕尼克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我坐上一輛開往城外的老舊有軌電車。這種舊電車已經所剩無幾了,它的座椅還是木制的,下面裝著粗粗的加熱筒;電車的登車檻坡度很陡,與車身的關聯處還是配有伸縮杆的古董樣式。我現在來參觀的地方以前曾經是畫框廠,薄薄的牆壁,單層的玻璃,看上去像是另一個時代遺留下來的。這裡現在是建築事務所“4architekten”的工作室。事務所創始人之一阿格妮絲•福斯特(Agnes Förster)女士領著我走進了會客室。這個房間高大明亮,窗戶外面是一大片塗著瀝青的屋頂,掠過屋頂可以看到一個院子,仿佛那裡昨天剛有卡車來裝過貨一樣。福斯特在團隊中負責城市規劃工作,住在這裡有二十來年了。我問她是否覺得慕尼克是座美麗的城市,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回答與我的問題略有出入。慕尼克的內城大部分是二戰後根據歷史上的平面圖重建起來的,有許多引人注目的大街、廣場和紀念建築——這是人們通常所說的“美麗的慕尼克”。郊區則充斥著五十至八十年代建造的千篇一律的住宅樓,景色十分單調。而到了群山環繞、湖泊點綴的城市南部,則又是風光旖旎的好地方。

  到了週末,所有人都出城遊玩,這時風景秀麗的城市周邊地區就會人滿為患。高速公路和當地旅遊場所等大型基礎設施令美景大打折扣。福斯特在談到慕尼克市民的週末休閒游熱潮時甚至指出:“如果宅在家裡不出去,大家會覺得慚愧。”她認為,慕尼克需要開闢一系列綠地空間,最好能讓市民不需要駕車,步行就能前往休閒場所。但這樣的話,星星點點地在城市裡建些小公園是遠遠不夠的。另一方面,還應該在內城營造足夠的休閒區域。例如在籌畫新建的一個大的市場大廳時,可以考慮在它的屋頂上建一個有五個足球場大小的休閒區域。

  但是這座城市面臨的壓力也很大。與德國其他大城市相比,慕尼克的面積比較小。而幾個新的市區已經延伸到了周邊原有的度假區域,例如慕尼克東北部的大自然,這裡在著手開發新的住宅區。這座城市繁榮發展的增長速度在西歐名列前茅。但是慕尼克市區周邊已經被一些鄉鎮和小城市包圍,因此需要與它們開展密切合作。例如,弗賴辛、菲斯滕費爾德布魯克、施塔恩貝格等都可以成為慕尼克的亞市中心,從而分擔城市的壓力。而慕尼克城的關鍵字是“再密集化”,在此福斯特主要指慕尼克的外部城區。在比較寬闊的街道兩旁可以建一些較高的建築,藉以阻隔噪音。通過再密集化的過程,可以部分糾正以往城市建設犯下的錯誤,例如將居住、購物、工商業和教育等職能空間完全分離開來。不過,福斯特並不認為城市越密集越好。與巴黎和倫敦等大城市相比,慕尼克的面積和人口密度都不是很大,許多人覺得這正是這座城市獨有的優良品質——另一特徵是這裡的物價跟那些超大城市相比還算便宜。

  “我們不能把城市建設僅僅理解成是一個建築問題。”福斯特說,“城市是一個文明、舒適而有活力的地方——一定要有一個宜居的氛圍。”儘管過去按照標準化的原則建造了許多新住宅區,但這些住宅區往往並不宜居。因此我們不僅要觀察人們如何使用和消耗他們所處的城市;人們在自己喜歡去的地方,會通過各種活動回饋城市。福斯特稱之為“創新型互動”,這樣的模式無法生硬地套入到城區規劃中。因此城市使用者看待城市的角度是福斯特在城市規劃過程中的重要資源。 “從城市中索取,並回饋給城市”,是她作城市規劃的秘訣。

  未來至少25年,慕尼克都會面臨這個重要的挑戰。這座城市2050年會是什麼樣子?福斯特希望今後這座城市能有多個較大的市中心,“不是一個一到夜晚就清空的區域,而是一個真正宜居、人口稠密、功能混合且綠意盎然的城區。”

  回市中心的路上,我坐在搖搖晃晃的電車裡,看著車上的人越擠越多,心想:恐怕我們還要經過漫長的過程才能遇見這樣的未來。

  阿格妮斯•福斯特博士(Dr. Agnes Förster)在“4architekten”建築事物所負責城市與地區規劃工作室。她曾在慕尼克工大和洛桑理工學院學習建築。2000至2001年,她在瑞士赫爾佐格和德梅隆建築事務所參與慕尼克內城“五院落”(Fünf Höfe)購物區設計專案。她主要從事住宅,城市及地區的發展和規劃工作。2005年以來,福斯特博士在慕尼克工大空間區域開發專業擔任研究員。她的研究專案獲得了慕尼克工大“大學之友聯合會”博士生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