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攝影記者張磊
我們或許還不夠濫情

《中國霧霾》
《中國霧霾》 | 版權:張磊

《天津日報》攝影記者張磊憑藉《中國霧霾》在2016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又稱荷賽大獎)中獲得當代熱點類單幅一等獎。歌德學院網上雜誌對他進行了採訪。

作者: 宋爽

  張磊拍攝的出發點是“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一點。”不論是否能夠實現,事實上他的確這麼做了。

城市的“緊湊”

  張磊習慣把鏡頭對準自己生活的城市天津,他立志於挖掘這座蓬勃發展的都市裡那些被人忽略的元素。下面兩張照片來自於一組名為《密集城市》的作品系列,儘管高樓隨處可見,卻很少能感受到如此直觀的壓抑感。

  • 《密集城市》 版權:張磊
    《密集城市》
  • 《密集城市》 版權:張磊
    《密集城市》

  “發現這樣一個視角很偶然,我在天津的一棟高樓上拍攝風景,恰好有個朋友剛買了一支長焦鏡頭,我就拿來試了試,突然發現裡面的風景真的截然不同,空間距離被壓縮了,它們在取景器裡顯得那麼‘緊湊’”,張磊說道。除了感到“緊湊”之外,這些如蜂巢般的小格子還體現出某種哀傷——一個個小格子的背後是無數個家庭,這幾乎囊括了一個人大部分的人生。如果從更廣的層面看,這些照片意外地向我們呈現出關於逃離和自由的意味——我們的一生僅限於此嗎?這不免讓人難堪。而對於自由,而張磊給出了他的理解,“就是能夠讓你的思想支配你的活動”。

《廣場舞》 版權:張磊
《廣場舞》

廣場上的熱情

  這張關於廣場舞的照片拍攝於天津銀河廣場,作為極具中國特色的中老年活動之一,廣場舞可謂“歷經磨難”,但最終仍然成為中國市民世俗生活難以割捨的一部分。但張磊認為“這些跳廣場舞的人讓我看到了什麼是熱愛與執著”,即便在霧霾天,這些已經“上了年紀”的廣場舞愛好者仍然風雨無阻。張磊並沒有和這些大爺大媽有過多交談,“因為我真的不想打擾他們,看到他們那種忘我、享受的表情,我覺得他們把想說的都表達了。現在有一部分中老年人的生活比較孤獨,這是一個讓他們釋放和尋求溝通的方法。”伴隨著音樂翩翩起舞,一切生活中的不如意都暫時離他們遠去,這也許就是廣場舞之所以經久不衰的秘密。

  •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Zhang Lei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Zhang Lei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Zhang Lei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Zhang Lei
    Utility Workers in the Mountains

正在消失的人群

  圖中的塔工正在臨時搭建的帳篷裡吃飯,這些工人大多是從外地來津的打工者,而這項工作異常艱苦。“工人在作業時需要背著很重的塔料上山組塔,然而山路崎嶇,基本沒有可以正常行走的路,機器也無法到達山頂作業,全部都由人力完成。”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版權:張磊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組圖

  《即將消失的運煤工》的作品系列,拍攝於天津市和平區某煤場。運煤工每天用一台簡單的蜂窩煤機壓製蜂窩煤,擺好一車後就坐在路邊等人來買。“我採訪過其中一個送煤師傅,他們的故事很簡單,每天就是製煤、送煤。”由於中國北方大面積實施政府集中供暖,他們的生意突然不行了,心裡難免不是滋味。

  現在這個煤場已經消失,照片中的送煤工人也不知去向,正如張磊所說,這些技能單一的職業從業者,想要改變是很困難的,他們能選擇的新職業非常有限,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場殘酷的生存考驗。

  桑塔格在《論攝影》中曾論述:“攝影對世界的認識之局限,在於儘管它能夠激起良心,但最終絕不可能成為倫理認識或政治認識。通過靜止的照片而獲得的認識,將永遠是某種濫情。”但對於具有社會功能的新聞攝影而言,我們或許還不夠濫情。

張磊,生於1981年,8年前進入天津日報社,現任天津日報社視覺中心攝影記者。2016年2月18日,2016世界新聞攝影大賽(荷賽)評審結果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揭曉,張磊憑藉一幅迷霧籠罩的天津《中國霧霾》獲得當代熱點類單幅一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