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漫畫小說
遇難者的第二次生命

《羅斯卡》中的場景
《羅斯卡》中的場景 | 圖片(局部): © Tobias Dahmen/Avitall

在猶太人大屠殺中被殺害的一名小女孩,其生命在一部漫畫小說中獲得了延續——青少年正續寫她的故事。本文是對柏林猶太團體(Jüdische Gemeinde Berlin)唱詩班的領唱者兼“我們將喊出你的名字”(We will call out your name)項目發起人阿薇塔爾·格爾斯塔特(Avitall Gerstetter)進行的採訪。

作者: 海倫·希布姆(Helen Sibum)

格爾斯塔特女士,如果您的姑祖母羅斯卡仍在世,她現在會在哪裡,在做什麼?

  這正是這個項目涉及的問題,我也常這樣問自己:那些在猶太人大屠殺中罹難的人如果得以倖免,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或者:如果那場大屠殺從來沒有發生過,他們的生活軌跡會是怎樣?不過如果我現在就以羅斯卡的角度來回答這個問題,那就對項目有所假設了。這個七歲時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被殺害的小女孩今天在哪裡,我們目前還沒有進行構思。

您將當時的故事設計成一部漫畫小說,並且邀請年輕人一同創作。您本人也出現在這個繪本中。

  (在書中)作為當代的使者,作為一名生者,我為讀者開啟了一條通道。羅斯卡和她的朋友這些形象——象徵意義上——從橋上向我走來,我牽著她們的手,給她們看我今天的生活。同時,她們也給我講述她們當時的生活狀況。我和她們一同穿越時空,看她們繼續成長,看他們中學畢業,學習職業技能。

對於過去的處理,我們有作為時代見證的新聞報導或者被揭露的史實。您的方法卻完全不同——您的處理方式是一種虛構式的,這是為什麼?

《羅斯卡》中的場景 《羅斯卡》中的場景 | © Tobias Dahmen/Avitall Gerstetter

  “我們將喊出你的名字”這一項目的想法來源於以色列前總統希蒙·佩雷斯(Schimon Peres)在柏林的一次演講。在演講中,他拋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那些大屠殺遇難者會希望今天的我們做些什麼。他的回答是:他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講述他們的故事。我認為這很有道理。那些親歷暴行的人所發出的聲音正越來越微弱。我們需要一種新的、能夠更讓人感同身受的方法。我認為,恰恰是由年輕人對受害者的生平進行處理,這點非常重要。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真正更走近不同的人物角色,而不僅僅是以局外人的角度來進行觀察。

“創造一種新的記憶文化”

您的這種處理方式是否也可以理解為對“傳統”紀念形式的突破?

  是的,確實是這樣。我想創造一種新的記憶文化。我希望年輕人不只是以老調重彈的方式祭奠逝者,我希望他們能夠自由地展開思考。我們正身處在一個全新的德國社會,年輕的一代和猶太人大屠殺不再有直接的聯繫。然而,他們不能忘記曾經的歷史,他們不能忘記被殺害的人。如果我們停止討論,從這一刻開始他們才真的死了。每年誦讀他們的名字——這很重要也很好,但是我認為對種族屠殺展開討論才更具有決定性的意義。當我真正對某個人感同身受時,得到的震撼才更為強烈。

這的確是一種震撼——但這種“讓人物繼續活下來”的情節設置,難道不也是一種慰藉嗎?

  當然。這其中蘊含著某種慰藉:人們不再深陷過去,再次讀出他們的名字,我們談論他們——儘管他們早已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只有這樣他們才得以活下去——而這其實是一種非常猶太式的想法。

“給人物一張面孔”

您的構想也可以寫成一部青少年小說。為什麼選擇了漫畫小說的形式?

  對我來說重要的是,給那些人物一張面孔,如此一來年輕的讀者群便可以直觀地瞭解他們。如果只是描寫這些人物,用語言刻畫他們,還是不夠。在我看來,這種新穎現代的漫畫小說形式十分合適。許多漫畫小說都是以一種輕鬆卻不乏說服力的方式處理一些十分嚴肅的話題。這個媒介與我們快速變化的網絡時代很契合。

這一專案是如何具體展開的,青少年是從哪裡開始真正參與“互動環節”的?

  我和一位作者以及一位畫師一起,講述羅斯卡的故事至某一點。我們給出一個故事起始點,以及一個基礎結構,青少年能夠直接銜接這個結構。之後他們被要求共同參與到進一步豐富小女孩及其他角色的故事中來。他們的一些想法會被直接採用到漫畫小說當中,我們的創作也會涉及當代話題和當下社會的人物故事。

專案的最後,會為作品作一次大型的統一發行嗎?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持續進行的項目——我們並不希望創作出一部“完結作品”,這應是一部生動的時代小說。它不斷將遇難者喚到記憶中,同時又不失掉當代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