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16年柏林雙年展
尋找今天的柏林

Speculative Ambience,2016年,靜態影像,由Iconoclast製作
Speculative Ambience,2016年,靜態影像,由Iconoclast製作 | 照片(局部):© 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

在柏林,50位年輕藝術家和藝術團體正嘗試展現數時代的當代藝術,讓人歎為觀止。但是要透過這一代年輕藝術家的表面深入探尋,也不總是很容易。

作者: 伊利斯·布勞恩(Iris Braun)

  與歷屆柏林雙年展相比,本屆雙年展最注重當代性和國際化,呈現在數位化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時代中的身體、困惑與藝術,分別在五個主要場地展示著令人煩惱的現實,但也有讓人陶醉的瞬間,尋找著嶄新的柏林。

  DIS藝術小組,由來自紐約的勞倫·波義耳(Lauren Boyle)、所羅門·蔡斯(Solomon Chase)、 馬科·羅梭(Marco Roso)以及大衛·托羅(David Toro)四位藝術家組成,他們策劃了本屆柏林雙年展。四人被視為後網絡藝術的先鋒——後網絡這個標籤,既是指那些理所當然地在數碼世界與3D打印之間行動的年輕一代藝術家,而“互聯網”這個詞已無需提及,因為這些藝術家的工作對互聯網的涉及已如此顯而易見。DIS小組成員正是將雙年展定位於互聯網之“國”:他們力圖展示這裡的“本國人“的最新定位。

  本屆雙年展的主題 —The Present in Drag,所展示的“變裝的當下”事實上不僅僅是數碼化,而更像是一則華麗上演的廣告。雙年展的網站、商標、展覽目錄、宣傳海報和廣告橫額,都仿效了跨國企業的公司標誌。此外,策展團隊還運用以市場為導向的語言,喜歡使用諸如“偽真貨”(Paradessenzen)這樣的流行語——這個詞正好表現了產品其矛盾性品質的統一。

廣受認可及尚未成名的藝術家

  觀者剛剛踏足雙年展,或許會困惑於展出的究竟是藝術,還是技術或者廣告。如果出於這個原因而錯過此次雙年展,這將會是莫大的遺憾。許多已經廣受認可的藝術家的作品都在此得以呈現,諸如美國影像藝術家喬西·克萊恩(Josh Kline)、曾吳(WuTsang)、德國的因格·尼爾曼(Ingo Niermann) 、黑特·史德耶爾(Hito Steyerl),或者在2015年威尼斯雙年展上斬獲金獅,現居柏林的阿德里安·佩珀(Adrian Peper)。還有很多尚未成名的藝術家攜他們的作品參展,更有些作品是藝術家特意為此次雙年展所創作。

 
  • Speculative Ambience,2016年,靜態影像,Iconoclast製作 照片(局部):© 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
    Speculative Ambience,2016年,靜態影像,Iconoclast製作
  • DIS,第九屆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的策展團隊 © 圖片:Sabine Reitmaier
    DIS,第九屆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的策展團隊
  • Logo © 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
    Logo
  • Narrative Devices,2016,Tilman Hornig被攝: 玻璃手機(靜態影像), Iconoclast製作 © 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
    Narrative Devices,2016,Tilman Hornig被攝: 玻璃手機(靜態影像), Iconoclast製作
  • 3D design,Filip Setmanuk,2016  圖片:Natasha Goldenberg, © 柏林當代藝術雙年展
    3D design,Filip Setmanuk,2016
  • Halil Altindere,祖國(Homeland),2016,(靜態影像) © Halil Altindere和Pilot Gallery,伊斯坦布爾
    Halil Altindere,祖國(Homeland),2016,(靜態影像)
  • Halil Altindere,祖國(Homeland),2016,(靜態影像) © Halil Altindere和Pilot Gallery,伊斯坦布爾
    Halil Altindere,祖國(Homeland),2016,(靜態影像)
  • GCC, 裝置外觀,正向途徑(Positive Pathways)(+),2016 © GCC; Kraupa-Tuskany Zeidler,柏林; Project Native Informant,倫敦;圖片:Timo Ohler
    GCC, 裝置外觀,正向途徑(Positive Pathways)(+),2016
  • 因為我是什麼人的思想失誤(lapses in Thinking By the person i Am),2015,裝置外觀 © 三藩市沃迪斯美術館; 圖片: Johnna Arnold
    因為我是什麼人的思想失誤(lapses in Thinking By the person i Am),2015,裝置外觀
  • Hito Steyerl, 坦克/織物(Tank/Texture), 2015 © Hito Steyerl
    Hito Steyerl, 坦克/織物(Tank/Texture), 2015
  • Jon Rafman, 標準套房(Junior Suite),2014,虛擬實境裝置 © Jon Rafman; Future Gallery, 柏林
    Jon Rafman, 標準套房(Junior Suite),2014,虛擬實境裝置
  • Simon Denny with Linda Kantchev,裝置外觀 Blockchain Visionaries,2016,Creative New Zealand,圖片: Timo Ohler
    Simon Denny with Linda Kantchev,裝置外觀

  DIS小組的策展人很明顯在找尋今天的柏林,找尋摩天大樓的玻璃外牆,公司總部和遊客潮。對於東德倒塌之後蕭索浪漫的東柏林或者前西柏林的城市郊區他們並不感興趣。這是一個嶄新的概念,在雙年展的第一個主要展廳人們就能看到該概念的呈現:在位於市中心,勃蘭登堡門前面巴黎廣場上的藝術學院裡,人們可以看到哈利勒·艾丁德瑞(Halil Altindere)的影像作品《祖國》(Homeland):在饒舌歌手阿布·哈賈爾 (Abu Hajar)的音樂之下,宏偉有力的舞蹈展示著絕望的人們,歐洲邊境圍牆外的難民。藝術學院的天台上是喬恩·拉夫曼(Jon Rafman)的作品:借助虛擬實境的頭盔,觀察者彷如置身一片史前海洋,巴黎廣場便是這個虛擬的世界末日場景的舞台。

  在雙年展主場館,位於奧古斯特大街的柏林KW當代藝術研究所(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以及第二展覽場地,可以看到上文提及的曾吳和喬西·克萊恩的作品。除此之外在洪水滿溢的主展廳可以看到塞西爾B∙埃文斯(Cécile B. Evans)將現實與潛在二者相混合的閃耀作品。這裡二層的安妮·弗裡斯(Anne Vries)的影像作品,展出尤其成功,作品中數以萬計的人通過數碼組合技術呈現為演唱會上舞動的人群。

未能征服所有的場地

  不太完美的是方玉樂藏品(Feuerle-Sammlung)展示的場地使用。這個展覽將私人場地,一個二戰遺留下來的地下室作為展覽場地,也就是第三展覽場地。這個偏僻而昏暗的場地削弱了藝術的表現力,當中包括攝影師約瑟芬·普賴德(Josephine Pryde)的作品。她關於女性的手的攝影系列作品在壓抑的水泥建築中黯然失色。第四展覽場地是施普雷河上的一條遊船,這裡有一個影像裝置,讓人聯想到僵屍電影。

  在前東德國務院所在地,現在的ESMT歐洲管理和技術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Management and Technology)的校園裡也匯聚了柏林的今天,匯聚了DIS策展人在這個城市裡搜尋的痕跡及其成果。取代了社會主義,這裡傳授的是資本主義和管理知識。訪客可以在由漢斯·君特·梅爾茨(Hans Günter Merz)設計改造的極具代表性的建築中觀看到本次雙年展的作品,在回顧歷史的同時又著眼於當代,欣賞來自紐西蘭的西蒙·丹尼(Simon Denny)創作的以數碼貨幣比特幣(Bitcoin)為主題的作品。此行的終點,是具有轟動性的一部作品,既簡樸又感人:來自阿聯酋的藝術家小組GCC的“正向途徑”(Positiv Pathways)。這恰恰與ESMT這所管理學校相呼應,因為該作品的主題正是個體的自我優化,以及個體將追求成功作為宗教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