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無論是實體的隔牆,精神層面的藩籬,還是資訊時代的屏障,“圍牆”這一概念都給人以一種安全感,起到了保護和整飭秩序的作用;與此同時,圍牆也會阻隔人們的視線,讓人們看不到對面的景色,看不到共同點和新鮮事物。

  在柏林牆倒下二十五年後,新的隔牆、藩籬與屏障仍源源不斷地產生。它們不僅規定了國與國之間的疆界,同時還保護著人們的居所,鞏固了監獄和牢房,隱藏著我們不想看到的東西。

  而最堅固的莫過於我們頭腦中的圍牆,它們往往也存在於有形障礙業已破除的地方。

  在虛擬空間中圍牆也並非陌生事物——保護資料安全、防止黑客入侵的防火牆,將網絡上的免費服務與付費服務一分為二的支付屏障等等。不僅如此,互聯網早已變得支離破碎,遠非每個位址前的“WWW”所暗示的那樣無所不包、無處不在。如今,取代萬維網的是多個“互聯網”同時並存的局面,幾乎不再有人懷抱“無界公共空間”這樣的幻想。曾幾何時,技術創新一度為超越文化、語言和政治界限帶來過種種希望。“跨越長城,我們可以到達世界的任何角落”——1987年9月,由北京電腦應用技術研究所發往德國卡爾斯魯厄大學的電子郵件中這樣寫道。這也是中國向境外發出的第一封電子郵件。難道這句話是種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