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移民博物館
在梦想与不确定性之间

位於新港的德國移民博物館
位於新港的德國移民博物館 | 照片 (節選): © 德國移民博物館/ Kay Riechers

德國移民博物館讓參觀者一探究竟:逃亡與移民對於個人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此外,這家位於不來梅港的博物館充分展現了眾多德國人昔日也曾背井離鄉的歷史。

作者: 湯瑪斯∙漢恩(Thomas Hahn)

  德國移民博物館的木質外牆上掛著引人注目的巨型海報,上面寫著“夢想!”——這個詞語是向參觀者提出的要求,請他們不要把館內展示的移民歷史僅僅視為戲劇化的故事,而是也能看作勇敢追夢的起點。難道事實不是如此?離開家鄉通常不是意味著美好新生活的開始嗎?移民難道不是鼓起勇氣在異國他鄉尋找幸福的冒險家?移居海外難道不總是一段追夢之旅嗎?

穿越時空的邀請信 穿越時空的邀請信 | 照片: © 德国移民博物馆/ Stefan Volk

  參觀移民博物館,你就會明白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德國唯一的一座移民博物館自2005年起向公眾開放,博物館位於港口旁邊,自1830年以來,720萬德國移民正是從這裡啟航,前往“新大陸”。博物館的建築外觀醒目而不招搖,它如今默默矗立的地方,從前總是聚集了將要遠行的人們,他們懷著沉重的心情與親朋好友在港口前互相道別。移民意味著背井離鄉,意味著活活拔出自己的根,再啟程前往不可知的遠方。若沒有充足的理由,誰會願意這樣做呢?決定移民的理由通常並非對異國的嚮往、或是對冒險的熱愛,而是與貧困、戰爭、鎮壓和受到政治迫害息息相關。

依賴其他國家的友好移民政策

  移民博物館調整了看待移民問題的角度,承擔著今天最重要的社會責任之一。難民是當前熱議的話題,部分德國民眾始終主觀上恐懼來自外來文化造成的影響,並堅持把難民申請者視作一種威脅。因此,喚起人們的意識,瞭解移民運動形成的背景就顯得尤為重要。其一,這能夠令人更深刻地理解移民生活也伴隨著艱難困苦。其二,這能夠令人意識到移民與逃亡並不像某些歐洲富裕國家的民眾所想的那麼簡單,在歷史上,這並不是一個僅與“其他國家”相關的話題。德國也曾經是移民輸出國,那時候,德國移民常常要依賴其他國家的友好移民政策。訪客可以在移民博物館查閱其家族的移民歷史——館內設有專門的房間,以供人們用電腦追尋親屬的移民足跡。

  移民之路始於告別,你在博物館裡也能體驗到這種經歷。站在博物館大廳裡,輪船艙壁就在眼前,你能感受到這是11月一個冬日的清晨。碼頭籠罩在昏暗的燈光裡,到處停滿行李車,輪船甲板吱吱作響。博物館設計師在大廳裡放置了多個蠟像,各種情感在蠟像的面孔上一覽無遺——焦慮與期待、愁苦與沉思。當年也有準移民在碼頭上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移民來到“新大陸”?

  移民博物館並非僅以展現移民過程的場景取勝,也沒有把移民戲劇化。展覽的主旨在於理性地審視移民經歷給生活帶來的巨變。博物館以模仿船艙內的情景製作,令訪客得以體驗從前的航海之旅,早期的一代代移民要忍受暈船、少得可憐的食物、惡劣的衛生環境和漫漫長旅的乏味無聊。另一方面,展覽也近距離展現了移民各自的命運。參觀過程中,每位訪客都可以依次在不同的場景裡讀取晶片內容,從而瞭解每一位海外移民的人生傳記。例如艾力希∙科赫-魏瑟(Erich Koch-Weser)的人生故事:這位來自不來梅港的德國民主黨(DDP)政治家曾在魏瑪共和國時期擔任內政部和司法部部長,1933年底,他在納粹奪取政權之後移民巴西。

  漫步在移民博物館裡,訪客可以靜靜地聆聽各種聲音——海風吹過船帆的聲音,陰暗的艙房裡傳來的咳嗽聲,巨大的輪船在啟航之前發出的汽笛信號。透過舷窗看向波瀾起伏的海面,就能體會航海之旅的陰鬱無聊——但同時也能體驗大型輪船頭等艙客房的舒適和安逸。博物館營造出當年移民群體的生存環境和氛圍,並展現了移民在抵達後努力適應新環境的情感層面。很多新移民只能做幫工,在遍地黃金的美國生活得十分艱辛。有些移民則幹出了一番事業。例如卡爾∙拉姆勒(Carl Laemmle),他在1884年離開不來梅港,前往紐約的時候僅有17歲,後來則成為全美最成功的電影製片商之一。

  循著移民的足跡,切身體會他們的困苦與希望、他們尚未達成或得以實現的理想——這是一種讓人思索的經歷。你必然意識到,當今的難民運動和過去有著相似之處。而難民的處境比從前的德國移民更令人憂慮和絕望。人人都有這樣的憧憬:總有一天,敘利亞、厄立特里亞和阿富汗能夠實現和平,那裡也會建起博物館,“夢想!”這個詞語也會在那些國家的博物館外牆上閃閃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