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线上运动
以幽默化解仇恨

“不為搞笑消遣,純屬憂國憂民”
“不為搞笑消遣,純屬憂國憂民” | © HoGeSatzbau

在社交媒體上,每個人都可以暢所欲言。然而,如果人們表達的是極端種族主義或是仇外言論,又會怎樣?“語法糾錯痞”和“仇恨有大用”兩項網上運動正以頗具創意的方式抵制網上散佈的種族歧視言論。

作者: 李麗安(Lilian Maria Pithan)

  社交媒體絕非無拘無束的遊樂場,大多數聚集的使用者並不是為了和顏悅色地描述自己的私生活,或是分享各種搞笑的GIF動畫,這一點或許大多數網民都很清楚。打開諸如Facebook和Twitter等網站,除了不計其數的旅行和美食圖片外,各種充滿惡意的仇外言論也是屢見不鮮。在無數針對難民和其他外籍移民的網絡攻擊和謾駡中,一句“外國佬滾粗!”已算得上是不太有殺傷力的“文明”用語。尤其是在“難民危機”成為輿論焦點的整個過程中,帶有種族主義、仇外情緒以及仇視伊斯蘭教內容的帖子數量更是有增無減。許多發表仇外言論的網民都以“正宗德國人”自居,聲稱面臨被外來影響“異化”的危險,必須捍衛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云云。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自詡為“正宗德國人”的鍵盤俠在發帖洩憤的同時,卻極少能正確地使用德語。於是, 一句簡單的“外國佬滾粗!!”常以千奇百怪的拼寫方式出現在人們眼前。

  為何這些所謂的“正宗德國人”對自己的母語卻顯得並不在行?“語法糾錯痞”組織 (簡稱“HoGeSatzbau”)的三名成員對此也百思不得其解。該團體的名稱是對極端主義組織“痞子反薩拉菲主義”運動(Hooligans gegen Salafisten)的一種影射和戲仿,2014年10月,後者曾在科隆街頭與警方發生衝突。“糾錯痞”們以“不為搞笑消遣,純屬憂國憂民”為口號,在Facebook、Tumblr和Twitter上搜索各種惡意詆毀他人的仇外言論,然後再嚴格按照杜登正字法一板一眼地加以糾正。當然,開設這堂網絡德語課的初衷意在反諷,“痞子”們的發帖內容因此也總是怪得離譜。“語言就是力量”,從來都只用化名發帖的三名網站管理員——“挑刺兒痞”,“圖文痞”和“語法痞”說,“表達能力有限的人無法以同等程度參與社會,他們在面對自己的個人生活或是當中發生的種種變化時總是倍感無力。”於是,對外國人、難民,乃至對政府官員等這些特定群體的仇恨情緒便油然而生。

拒為仇外口號點讚

  這個善於諷刺的德語補習班是“痞子”們在2014年秋天創辦的。到目前為止,由他們發起的“反對右翼言論的語法糾察組織”(Initiative gegen Rechts-Schreibung)在Facebook上已收穫了126,800個“讚”,在Twitter上聚攏的粉絲已有2,500人。打開他們的網站和頻道,迎面撲來的是德意志帝國時期的鷹徽、納粹黨的代表色以及流行於那個年代的舊式字體——這些都是法西斯黨派偏愛使用的視覺符號。“糾錯痞”們都是一些純粹的反諷愛好者,所以被他們拿來盡情尋開心的不僅僅是蹩腳的語法,還有新納粹主義的各種標誌。不解風情的Facebook曾不止一次關閉過“糾錯痞子”們的網頁。然而令人困惑的是,Facebook在刪除真正的仇恨言論方面卻恰恰是聲名狼藉。“很多Facebook用戶給我們留言說,他們曾向Facebook舉報過發佈在其網站上的一些明顯具有極右翼傾向的內容,或是煽動民族仇恨、宣揚暴力和進行人身攻擊的帖子,而他們得到的回覆卻是,相關內容並不違反網站規定”,“痞子”們說。眼下,Facebook官方對於這個總部位於阿瑪迪歐·安托尼奧公民社會與民主文化基金會的組織(Amadeu Antonio Stiftung) 則釋出善意。2016年8月,該組織還獲得了Facebook官方主辦的“英雄精靈獎”提名。

  與“糾錯痞”類似,“仇恨有大用”(Hasshilft)也在以一種不同尋常的方式來對抗社交媒體上散佈的種族主義以及仇視伊斯蘭教的思想。這項由柏林民主文化中心(ZDK)發起的網絡行動,將發佈在Facebook和Twitter上的每一條針對外國人的仇恨言論都轉化成一筆反對排外主義的“非自願捐款”——其背後的想法簡單得令人叫絕:每當有用戶發表仇恨言論時,“仇恨有大用”的網站管理員就會在下面添加一條以玩笑和諷刺方式來駁斥種族主義的自動回覆。之後,網站通過專門的工具對上述回帖進行計算,每出現一條含有仇恨內容的評論,發帖人都會被迫捐獻1歐元,所捐款項被用於EXIT等一些説明新納粹分子退出組織的計劃,或是難民援助計劃,等等。“我們要做的是消解仇恨,揭示仇恨的荒謬性,因為這種赤裸裸的仇恨既荒謬又危險,除此以外它什麼也不是。”“仇恨有大用”的發言人法比安·維希曼(Fabian Wichmann)解釋。

誰仇恨,誰掏錢

  上述“非自願捐款行動”早在2015年就已啟動,負責其日常協調工作的是一個由六名義工組成的團隊,他們當中一部分人本身就曾是誤入歧途的新納粹分子。

  “仇恨有大用”的運營經費來自其合作夥伴和支持者,當中包括幾家媒體以及眾多的私人募捐者。該組織在仇視異族、出口成“髒”的網民那裡自然不受歡迎:“有些用戶在我們的回帖下面繼續喋喋不休地跟帖謾駡,散佈仇恨,於是也就產生了更多的非自願捐款。”法比安·維希曼說,“但也有一些用戶表示道歉並撤回他們的仇外言論。這種情況並不多見,但也確實發生過。”有些被迫認捐的用戶以報警和發律師信來威脅,更多的人則選擇自行刪帖或是噤聲,以免再錯上加錯、自損腰包。

  同樣,“糾錯痞”們也常常會收到惡意十足的毒舌回覆,但真正意義上的恐嚇郵件則為數寥寥。“有一個自稱是‘小學生’的用戶可以被看做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糾錯痞子”們介紹說,“他的回帖被管理員一一糾錯,引來了一眾網友的圍觀,他們對他的言論以及所表現的個性品頭論足,最終導致他被公司老闆當場炒了魷魚。”再三思考之後,他親自參觀了一家難民收容所,最後終於認識到自己堅持的只是一種頑固的偏見。“他寫信給“糾錯痞”們講述了這一切並發來照片,同時還請求在他們的網頁上發表一條匿名的道歉帖。”樂於看到這種知錯必改的“小學生”的,想必不僅僅是“糾錯痞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