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自造者一族
自造者,就是這麼簡單

柏林的FabLab
柏林的FabLab | © 斯蒂芬·普拉莫(Stephan Pramme)

德國的“自造者”隊伍正在日益強大,逐漸開始同政府及企業展開合作。

作者: 阿斯特里德·赫爾博多(Astrid Herbold)

        “嗡——嗡——嗡”, 窗台上的3D印表機正在辛勤工作。三個年輕人站在海報前輕聲討論;房間裡散發出一股土耳其烤肉的香味——一個工作小組正在吃午餐。Fab Lab是一間位於柏林普倫茨勞貝格區(Prenzlauer Berg)的開放式高科技工坊,一走進來,就可以感受到室內一股創新、好奇、忙碌及互動的特殊氛圍。近二百平方米闊的工作室內瀰漫著一種專注而不失活躍的氣氛。這正是自造者社區的一大特色。

        這場被譽為數碼化DIY的運動起源於美國,不久便傳入歐洲。意大利是備受自造者青睞的可程式設計迷你電腦Arduino的誕生地,自造者運動在當地的開展進行得如火如荼。目前德國也有十幾家開放式工坊,即所謂的“自造者空間”(Maker Spaces)或曰“微觀裝配實驗室”(Fab Labs),此外每年還舉辦各類大大小小的自造者主題活動及會議、出版及發行。規模最大的自造者藝術節則集中在慕尼黑、漢諾威和柏林幾個大城市。“德語區有超過15個自造者集市,這裡的自造者文化呈現出明顯的地域特徵。”Make Germany諮詢公司業務經理、Make Munich自造者集市的組織者之一馬丁·拉爾斯曼(Martin Laarmann)如是說。 

用織物、光或金屬發明創造

        自造者一族究竟從事哪些工作?“我所理解的‘自造者’涵義非常廣泛,”拉爾斯曼說。在他看來,凡是自己動手製作東西的人都可稱之為“自造者”。街坊鄰里互助式修理舊家電的“維修店”也可以被視為自造者運動的一部分。自造者界既有熱衷於服裝裁剪的時尚達人,也有擅長鐳射切割或金屬加工的科技達人;對傢俱或首飾設計情有獨鍾的行家不乏其人,在程式設計和構造方面天賦異稟的燒腦愛好者更是比比皆是。自造者在開放式工坊裡製作新型電器的樣品,或是舊式電器的配件。“每天光顧Fab Lab的往往不下二三十人,”柏林Fab Lab的經理薩姆·羅賓遜(Sam Robinson)介紹。自造者利用這裡的紡織實驗室或是木工工作室從事生產,在銑床上加工材料,或是利用某部3D印表機列印自己設計的產品。

        有時候自造者要比大公司的研發部門更富於靈感和創意,這也吸引了眾多商家的目光。眼下有不少高科技公司抱有濃厚興趣,開始和自造者接觸。聯邦教育及研究部(BMBF)也意識到自造者空間對德國作為經濟和科技強國具有潛在意義,進而已開始協助企業與新一代發明者聯絡展開合作。光子學便是其中的一個焦點議題。該領域的研究人員對富有創意和活力的自由發明者寄予了很大期望。這種方法被稱為“公民科學”:公民可以直接參與科學研究和產品開發。

不僅僅是創業公司的搖籃

        然而,新生代發明人與大企業之間的對話才剛剛開始。同歐洲其他國家相比,德國為自造者社區所提供的制度性支持仍很有限,拉爾斯曼表示,“我們希望能獲得更多政策上的支持。”畢竟,自造者空間能為公共生活作出更多貢獻,而不僅僅是作為富有前景的創業公司的搖籃。自造者社區是一個落腳點,它能促進黑客與手工愛好者之間,跨代之間,以及地方企業與新生力量之間的對話。“因此,即便對於小城市而言,開設Fab Lab也是百分百值得的。”

        聚集在柏林Fab Lab裡的自造者也並非都是一心想開發複雜的產品模型,或急於創辦屬於自己的公司。許多自造者只是純粹享受這裡的工作氛圍,讓他們高興的是,在這裡只需支付很少的費用便可以將最先進的設備用於自己的實驗。“生產民主化”也是自造者運動的一個核心理念。“有些人只是想擺弄點自己設計的小禮物。”薩姆·羅賓遜說,對於這些自造者,Fab Lab當然在任何時候都是歡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