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電影節策展人
分享電影的樂趣

克勞斯·勒澤(Claus Löser)在奧德薩(Odessa)巴伐利亞之家(Bayerisches Haus)文化中心討論東德的影像藝術(2015)
克勞斯·勒澤(Claus Löser)在奧德薩(Odessa)巴伐利亞之家(Bayerisches Haus)文化中心討論東德的影像藝術(2015) | Katerina Bakurova / 奧德薩巴伐利亞之家

電影策展人為電影節、戲院、電影資料館及其他文化機構挑選電影——一份夢寐以求的工作,卻不經正規的培訓。

作者: 瑪格麗特·賽德爾(Marguerite Seidel)

       不論在柏林和科隆這樣的大城市,還是在博登湖或者最偏遠的省份——電影節在德國幾乎無處不在,從世界上規模最大、最多元化的電影節之一柏林國際影展,以至涵蓋特定風格、主題或國家的活動。

       電影節上展出哪些電影、如何安排,是由所謂的策劃人決定的,電影策展人類似於博物館的展覽策劃人。作為柏林國際影展“德國電影單元”總監,琳達·索夫克(Linda Söffker)每年負責甄選大約十二部德國新生代電影。“必須有敏銳的觀察力,”這位文化與戲劇專家如此解釋她選擇電影的關鍵因素。“年輕導演的電影可能帶有瑕疵,但是必須能夠從作品中識別其獨特性及潛質。而且,所有電影放在一起,必須能夠構成一個整體。”

 “無法規劃的職業”

柏林國際影展“德國電影單元”總監琳達·索夫克 柏林國際影展“德國電影單元”總監琳達·索夫克 | © 柏林國際影展        

       隨著時間的推移,索夫克培養出發現新趨勢、新人才的敏銳眼光。雖然這個行業已有八十多年歷史,但目前仍沒有專門的職業培訓或者相關學位課程予有興趣的人士修讀。1932年首屆威尼斯影展創辦時,帶有創造性職務的項目策劃隨即誕生。如今,雖然不乏關於策展實踐的研究課程,不過主要針對視覺藝術領域。

       因此,索夫克從事電影行業不如說是巧合。大學期間,她遇到講授電影的老師,於是對電影產生了好奇。她在專門放映經典及冷門電影的柏林軍械庫影院(Zeughauskino)實習,後來參與到學生工作當中,隨後擔任研究員及策展人。由於要進行為期數年的維修,軍械庫影院於1999關閉,她輾轉從事柏林國際影展項目的組織工作。期間,她對德國電影的興趣並未消減。當電影節主席迪特·考斯雷克(Dieter Kosslick)於2002年設立“德國電影展望單元”時,她與當時的策展人阿爾弗雷德·霍利加斯(Alfred Holighaus)展開緊密合作,並在2010年被任命為總監。 “這是夢想中的職業”她說,“但是沒法做職業規劃。”
 

團隊合作,身兼數職

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Leiterin Internationales Kurz Film Festival Hamburg)艺术总监比吉特·格隆比察(Birgit Glombitza) 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Leiterin Internationales Kurz Film Festival Hamburg)艺术总监比吉特·格隆比察(Birgit Glombitza) | © Xenia Catrinel Zarafu      

       像大多數策展人一樣,比吉特·格隆比察在2010年擔任漢堡國際短片電影節藝術總監之前,從事其他工作。大學期間開始任職電影記者,將自己定位為文化編輯及自由撰稿人,後來她與一位同事首次策劃了當代德國電影系列的活動。看到短片電影節(KurzFilmFestival)的職位空缺時,她產生了要把孤獨的創作事業轉移至團隊工作的想法,因此提交了申請。

       自格隆比察作為策展人開始,她的工作不再孤獨。在電影節籌備,大概半年時間,她會和同事展開研究,參與其他電影節,與院校、電影發行公司及檔案中心取得聯繫。為了選片,格隆比察會與電影節不同競賽單元的評審選擇委員會離開城市兩周,進行密集式回顧與討論。下一個階段,便是以團隊的名義發出邀請、拒絕,並籌劃放映的劇場效果。期間,不同的播放格式與對觀眾造成的故意或者無意的效果必須一併列入考慮。“特別是在短片單元,一定要考慮到電影本身和影片之間的影響和關聯,” 格隆比察解釋。“排片上,某些電影放映後最好銜接無聲電影或者黑幕畫面,還有就是,有的電影太震撼,以至於後面哪部電影都不適合放映。”電影節舉辦期間,格隆比察接待受邀的製片人、贊助商、媒體或者其他短片演員,在單元的所有重要環節代表著漢堡國際短片電影藝術節。她的工作量在電影節接近尾聲時尤其繁重,因此,每年夏天她會有兩到三個月的假期。

工作與事業

       格隆比察和索夫克強調,除了電影和電影技術等專業知識以外,電影節行業裡最重要的是團隊協作能力和組織能力。主要籌劃歷史類影片系列的克勞斯·勒澤表示,自由職業的策展人也不例外。2012年,他為德累斯頓電影節策劃有關東歐短片的回顧。他曾為聯邦文化基金會(Kulturstiftung des Bundes)和德國電影資料館(Deutsche Kinemathek)策劃《告別寒冬- 變革期間被禁映的影片》,於2009年柏林國際影展進行首映。勒澤列舉他的工作職責是:“研究檔案,解釋版權,解決技術問題,尋找現存的語言版本,是紮實的文化管理工作。”

       勒澤擔任德國藝術院線-麵包廠電影院(Berliner Arthouse-Kinos in der Brotfabrik)的項目總監、電影記者和持有博士學位的東德地下電影及實驗電影專家,他有一份“拼湊而成的工作”。雖然這些都是“極權主義環境下產生的電影”,但他在業內畢竟如魚得水,並且從德累斯頓到敖德薩乃至東京都策展過電影。然而,僅靠策展,他還是無法為生。與最初累積職業經驗相比,現在尚算簡單,“作為一名為影院制訂排片日程的人,每當有年輕人帶著好主意來找我的時候,我是很開心的。”電影節通常歡迎實習生及義工。用勒澤的話來說,活在自己探索的欲望之中、與他人分享特別的發現與思想的衝動,比職業本身更重要。電影策展人的工作無疑就像一份使命。
 

Hofer Filmtage: Heinz Badewitz und Wim Wenders testen das neue Deckenkino "Weisse Wand" Foto (Ausschnitt): © Evelyn Kutschera 主流之外:德國電影節 (德語)
德國大大小小的電影節幾乎涵蓋了來自世界所有地區的各種影片類型,形成獨一無二的世界景觀——如此多元,以至於讓人有些波不清頭腦。電影評論人米切爾∙科勒(Michael Kohler)在此介紹了他的十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