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的文化資助體系
“古典藝術與高雅文化正在衰落”

德國人均佔有劇院、博物館和音樂廳的數量全世界最高。這一點在某種程度上也要歸功於德國獨一無二的文化資助體制。資料顯示,文化資助在德國被賦予了極其重要的意義。在採訪中,希爾德斯海姆大學文化傳播與管理系系主任比爾吉特·孟德爾向筆者解釋了為何在此背景下資助體制仍需進一步改善的原因。

***
孟德爾(Birgit Mandel)女士,2017年1月,易北愛樂廳在漢堡正式揭幕,單單是該項目的造價就高達8億歐元,為了維持正常運營還要再投入數十億資金。在德國,規模如此巨大的文化機構往往得到國家的大力扶持,真的有必要這樣做嗎?
 
這至少體現了我們德國的文化扶持方式:高投入、高成本,優先扶植古典、高雅的市民文化教育機構。
 

2013年的財務報告中並沒有根據聯邦、州或鄉鎮的行政區劃對單個文化領域的經費開支進行區分。絕大部分公共文化服務經費(35%)都投入了”戲劇和音樂”領域,相當於第二大類即“圖書館”與“博物館和展覽”的總和。這三類項目所獲得的政府撥款占到全部公共文化服務經費的三分之一以上。

這一點在公共文化服務經費的分配上也有所體現,戲劇、音樂和博物館所獲得的政府撥款占到一半以上。
 
事實如此,而且即便從絕對數量上看這也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投入。我們國家在文化扶持方面總共投入了99億歐元,遙遙領先於其他國家,儘管這只占公共財政預算的1.7%. 除此以外,德國的文化資助體系還有另外一個特點,正是這個特點使得高雅文化機構在獲得政府撥款方面一直被優先對待。
 
是什麼特點呢?
 
組織形式分散化。16個聯邦州中,每個州主要負責自己的文化資助。此外還實行次級責任制原則,也就是說,最小的行政區劃往往先於上一級行政區劃承擔相應職責。以文化資助為例,最小的行政區劃為市一級和鄉鎮一級,二者承擔了45%的文化事業支出;由州一級承擔的比例約為40%,聯邦政府約為15%. 而這種結構又導致了政府撥款高度集中在公共文化服務領域,這在全世界範圍內或許都是獨一無二的。
 
您能具體解釋一下嗎?
 
每個聯邦州各自負責自己的文化資助事業,如此一來便要求州一級政府能夠打造出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藝術場館。與此同時各州之間也存在相互競爭的關係。總體上講,德國國內有超過150家公共劇院(其中大多是定期上演保留劇目的音樂、戲劇、舞蹈“三合一”的劇院),130個由政府撥款的交響樂團及室內樂團,大約6000家博物館,(其中約半數由公共經費資助),40個節慶劇院和大約7000個文化藝術節。全世界1/4的專業交響樂團和14%的永久性歌劇院都集中在德國,此外這裡還有近8000家圖書館。

2013年,聯邦各州及鄉鎮負擔了大部分的文化支出。在“戲劇和音樂”“博物館和展覽”及“圖書館”這三類專案中,鄉鎮一級負擔了至少一半的資助經費;相反,聯邦政府的文化支出則主要集中在首都柏林的文化機構以及境外的文化活動上。

請您詳細談一下聯邦政府在整個資助體系中所起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聯邦政府在比如戲劇和音樂領域的文化資助中只發揮了很小的作用;而境外的文化資助卻幾乎完全由聯邦政府獨自負擔,這是為什麼呢?
 
總的來說,聯邦政府在德國的聯邦制文化資助體系中所擔負的職責非常有限。原則上它只負責一些國家性事務,如保護具有特殊意義的文化遺產——即普魯士文化遺產以及與之相關的博物館、城堡和專業圖書館——跨區域性的電影扶持,以及國際文化交流等等。然而近些年來我們卻能看到,來自聯邦政府的撥款正在持續增加,這一點在全國範圍內的示範性資助專案(包括文化和教育項目在內)上體現得尤為明顯。
 
讓我們回過頭來再談一下易北愛樂廳,從文化資助角度來看,這是個良好的投資項目嗎?
 
這主要取決於怎麼來定義文化資助所應起到的作用。一方面我們知道,類似易北愛樂廳這樣的形象工程對於一個城市或地區的文化認同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即便有的人從不會真正走進去聽音樂會,也還是會引以為豪地將其作為自己文化認同的一部分;另一方面,至少從上世紀七十年代起,德國的文化資助事業就以提升社會各階層的文化素養為己任,最大的問題在於它能否勝任這一職責。現在我們知道,德國民眾中間只有大約10%的人會真正利用音樂廳、劇院和博物館等文化機構所提供的服務,其中大多是有著較高社會地位的知識份子。
 

“高雅文化被視為德國文化認同的核心”

 
可是高雅文化不是從來都只面向小眾群體嗎?
 
是有這樣的傾向存在,但是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德國文化資助體系並不在意這一點。文化藝術是全社會的重要遺產,這在德國公眾中已成為一個深入人心的共識。同時德國憲法也為此提供了相應的保障:文化政策應以保障藝術創作自由為前提[《憲法》第5條第3款——編注]。根據相應的司法解釋,國家必須通過扶持文化藝術來確保該領域的自主性,保護其免受自由競爭和具體盈利目標所帶來的壓力。
 
初衷是好的。
 
從理論上講確實很好,但恰恰也是這種想法導致德國一度忽視了對公共文化服務的實際效果方面的研究。古典藝術和高雅市民文化一向被視為德國文化認同的一個核心組成部分,政府撥款主要惠及大型文化機構,這讓那些文化領域的自由職業者,以及活躍于民間的文化生產者苦不堪言,而即便他們也從未對此心存疑問。然而也正是這種所謂的文化認同正在經歷著潛移默化的轉變。
 
具體有哪些轉變呢?
 
在越來越多的德國人心目中,古典藝術和高雅文化的地位正日漸衰落。這一方面是由接受習慣的轉變所致,另一方面也和數位化潮流有關。此外,移民潮所帶來的活力也是另一個重要原因。來自其他民族的人為我們的社會帶來了全然不同的接受習慣和文化偏好。德國的藝術與文化政策正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挑戰:和新的公眾、新的文化消費者及活動家一起,對現有體制做進一步改進。此外,還必須引入能滿足未來幾代人及文化生產者需求的更加新穎、自由的組織形式,以便形成一個有效的平衡機制,為制度化的文化產業注入更多活力。
 
比爾吉特·孟德爾教授(Prof. Dr. Birgit Mandel leitet),希爾德斯海姆大學(Universität Hildesheim)文化政策研究院文化傳播與管理系主任,文化政治協會副會長,柏林文化項目(Berlin Kulturprojekte)股份公司監事。
 

關於可視資料:
統計圖表援引自2016年度德國聯邦政府及各州統計部門的文化類開支財務報告,該報告每兩年發佈一次,專門對公共文化服務領域的各項經費開支進行匯總分析。因統計工作(資料匯總必須具體到鄉鎮一級)的週期原因,2016年度財務報告所提供資料實際為2013年數據。

文化類開支財務報告的主要內容為文化領域的公共經費開支狀況。報告中對來自基金會等私人管道的資金僅作估算。2013年由私人募捐的公共文化資助款項為11.7億歐元。不依靠政府撥款維持日常運營的文化機構(如音樂劇劇院等)不在統計範圍內。
2013年的公共文化事業開支為98.92億歐元,占德國國內生產總值的0.35%,占公共財政預算的1.68%. 聯邦、州、鄉鎮的文化開支為人均122歐元。聯邦政府在文化扶持方面投入的資金占總財政開支的0.8%。上述兩個圖表中均不含文化周邊領域的統計資料:2013年,聯邦政府及各州、鄉鎮為廣播、電視、教會機構、成人教育中心及其他再教育機構撥款19億歐元;公共文化事業支出合計約118億歐元。
圖表中所列統計類別大多無需做進一步解釋,以下是對其中幾項所做的簡要說明:
文化財務報表中的“圖書館”包括公共圖書館、學術性圖書館和專業性圖書館幾類;“文物保護”一項除具有重要藝術價值的單個歷史文物外還包括重要的歷史景點、公園及工業建築;“其他文化維護”專指用於扶持電影事業、民俗及鄉土學研究的經費開支,以及鄉鎮一級用於保護地方性文化及自然景觀的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