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創意經濟
具有團體精神的市場

柏林的共用辦公空間“廣場”呼喚團體精神
柏林的共用辦公空間“廣場”呼喚團體精神 | 攝影: © Franz Brueck

加強團體合作,研討氣候變化,支持合作社:柏林創意經濟行業項目眾多,旨在為創造社會增附加值。

作者: 亨得利克∙本施(Hendrik Bensch)

  達里歐(Dario)正坐在共用工作空間的辦公桌前。環顧四周,他的同事並不只是自僱人士,達里歐稱他們為自己的柏林家人。他和他的柏林家人曾經一起粉刷位於柏林新克爾恩區(Neukölln)的共用工作空間——“廣場”的樓梯間。夏天的時候,他們在黃磚寫字樓前一起摘蘋果。這位意大利網絡程式員甚至和同事們一起在這裡歡度過聖誕節。

  達里歐的經歷正好體現藝術家團體“廣場”的初衷:集體意識很重要。“我們希望成為一個跨行業團體的典範”,凱克∙蒂齊(Caique Tizzi)說。他是“廣場”兩位創辦人其中的一位,任“廣場”集體協會主席。他還說,“在我們看來,一個集體的主要支柱:工作、吃飯、學習和藝術”。所以“廣場”集體策劃了“陽光下的一切”等項目。在眾多項目中,“廣場”都以藝術的形式從不同著眼點出發,探討北半球國家氣候變化的問題。

  在“廣場集體項目”中,很多藝術家申請資助,在“廣場”工作數月。期間製作了一部短片,短片的中心議題是:為了促成一個更好的社會,人們願意放棄什麼?“廣場”的最新項目“我餓了”為藝術家提供了一個可以對藝術合作形式進行實驗的平台。業餘演員在表演時與觀眾一起踏上通往自己童心的旅途。這項試驗探討了人們對人性的理解。

不同的人,非一般的項目

  這個團體被稱作“廣場”是有來由的。來到這裡的人背景都很不相同。設計師、程式員、話劇製作人、遊戲設計師、藝術家等等。他們所做的項目也很不尋常。目前有一個項目組正在為敘利亞募集醫療器械。“我們希望為重要的議題研發解決方案”,蒂齊說。“廣場”每個月都會有一名成員在社區聚餐時介紹其項目,並尋找有意願合作的人。

  “廣場”的經濟來源,一方面是共用工作空間收到的費用,此外,藝術家的項目會得到額外資助。創意經濟領域的從業員這樣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創意,並能夠在經濟範疇之外的大筆附加值。“廣場”是柏林眾多同類項目中的一個,它們都有著類似的目標。唱片公司Bar 25,藝術家小組“藝術共和國”(KUNSTrePUBLIK),“思考工坊”——自稱為“解決不了問題的工作部門”,以及活動場地和創意聚會場地“柏林Impact Hub”都是這樣的項目。在所有這些項目中,交流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數碼化參與

  “超市”是一個涉及數碼文化、合作經濟和新工作方式的平台,它的一個重要目的是提供參與和交流的機會。“超市”團隊通過主持活動,技術支援和數碼化研發獲得收入。另外,他們還為不同的組織和公司提供諮詢,為他們進行可持續生產和服務獻計獻策。“超市”還會關注工作的組織形式,比如讓員工獲發更多企業的利潤。

  “超市”也自行組織活動,“合作平台”目前備受矚目。這是以平台為基礎的合作社,目標是提倡一種新的、數碼化的合作模式,與那些如提供住宿的Airbnb等平台正好背道而馳。他們期待通過合作社模式,讓更多的人分得紅利。“我們希望創造一個空間,擴大我們的社交網絡,引發更廣泛的討論”,“超市”的創始人艾拉∙卡格爾(Ela Kagel)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