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露一手
天地之間有桿秤

秤花
秤花 | © 李魯博

木桿秤屬於手工藝製作,因其輕巧便於攜帶,成為過去商品流通的主要度量工具。今天,我們拜訪了西安戶縣秦鎮楊氏木桿秤製作技藝第三代傳人楊衛斌。

作者: 李魯博

  傳說發明桿秤的是范蠡,他從漁獲的買賣獲得啟示,利用槓桿原理稱量,又根據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在桿秤上刻製13顆星花,定13兩為一斤,之後又添加福、祿、壽三星,變一斤為16兩。在這之前,人們進行物物交易全憑眼睛估計和手摸推斷。

始於祖父的家業

  秦鎮原名秦渡鎮,是關中入秦嶺進巴蜀的水陸交通要道,自古往來商旅很多,做生意依賴公平交易,交易缺不了稱量工具。

  楊衛斌的祖父,即楊氏木桿秤製作工藝的創始人楊逢吉,上世紀20年代曾在秦鎮高福秤舖當學徒,學了四五年之後自立門戶。楊衛斌出生的時候,爺爺已經去世,父親楊博文繼承做秤手藝。

  “秦鎮當時是市場,方圓幾十里人家都來秦鎮,三條街都是做生意的,賣菜、賣油、賣藥、肉類、糧食……只要做生意,基本都能用上秤,七八十年代一天賣十幾個秤,一個六七塊錢,我們家很早就是萬元戶。”

  那時候秦鎮有三個秤舖,戶縣[2] 更多,但是由於父親手藝精湛,做出的秤稱量準確,十年八年不變形,做出了名氣。秤做好以後,要拿到戶縣計量所校正,砸個鋼印才可以出售。因為秤量精準,戶縣標準計量管理所還頒發過獎狀。

  80年代秦鎮共有兩家秤舖,楊氏一家,父親收的徒弟開的一家。從90年代開始,生意慢慢衰落,現在更是一落千丈,別說秦鎮,戶縣可能就只剩楊氏一家,因為木桿秤不好賣,現在店面也兼賣電子秤和其他鍋碗瓢盆等生活用品。

傳承

  楊衛斌正式開始學秤是在1993年初中畢業的時候。“父親缺人手,哥哥姐夫幹別的,我就上了。”

  父親沒有專門講解過,都是做活的時候在旁邊看,不懂的問一下,自己琢磨出來的。“他脾氣不好,做秤的時候來個人聊天,啪手就上去了,因為這是個精細活,分心了不準怎麼辦,秤花做壞了怎麼辦?他說過要做就要做好,心要放細,養成好習慣。”

  “剛開始覺得什麼都難,很彆扭,學了一段時間就順手了,慢慢也有興趣了。半年之後,自己從頭到尾做了一桿秤,想試一下看看準不準,結果用砝碼一校,真準。工具看起來簡單,但是按照父親的做法做出來很準,說明老祖先的手藝非常有用,是在用的過程中反復試驗傳下來的。”

製作木桿秤

  一把木桿秤的製作大致分九道工序,細分的話則要十幾道工序,以前都是不外傳的,2011年楊氏木桿秤製作技藝成功申請陝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後,具體操作也就公開了。

刨杆

刨杆 © Li Lubo (李鲁博)   選用黃楠木,先扯成木條,然後放置家裡陰乾一年,直接用的話,木頭不乾,雖則不一定會變形,但是會影響秤的準確度。刨圓的時候要刨粗一點,留一些餘地。

裝提鈕、包銅皮

  刨好的木杆在固定的位置定三個點(以之前不同稱量大小的現成秤為標準),然後打眼、包銅皮、裝秤鈕。過去16兩秤是一個提繩,一個提鈕,建國後規定改成公斤秤,變為兩個提鈕,受力點變小,也更均勻,一下提高了秤的靈敏度,準確度也就大大提高了。

校秤

校秤 © Li Lubo (李鲁博)   先在秤桿上劃上一條水平線,這就是秤花的基準線,然後提起秤桿的提鈕,在秤桿上掛上和秤最大稱量相對應的秤砣,不斷調整秤砣的位置,直至秤桿始終處於水準狀態,並在秤砣繫繩處刻下記號,就是桿秤的零度線,也就是定盤星。之前16兩秤的秤砣並沒有統一標準,所以每個秤必須用自己配的秤砣,即所謂的“公不離婆,秤不離砣”,改用公斤後不同稱量的秤配備的都是各自標準的秤砣。

劃刻度

做秤花 © Li Lubo (李鲁博)   利用槓桿原理,用標準砝碼找到幾個重要稱量刻度的位置(桿秤一般都有兩個提鈕,相應有兩排刻度,每排可以稱量的範圍不一樣,前提鈕的最大值是後提鈕的最小值,這個設計大大提高了稱量範圍。劃刻度時要找到兩排刻度的重要稱量刻度的位置,然後由大到小,由斤到兩往下分)。

  用家傳的分度尺沿著基準線進行等分。刻度都是用手拿分度尺從斤到兩旋轉分出來的,不用尺子,拿尺子量出來誤差大多了。熟能生巧,一般人分不了。

做秤花

劃刻度 © Li Lubo (李鲁博)   在刻度線上用家傳的工具鑽洞,再用細銅絲填進洞裡,刀一截一截割斷,拍進去再打磨。刀是放平割的,往上提一點,銅絲在外面露一點,然後用刀拍進去,也不會傷到木頭。秤花辨認方便,十幾年二十年不會掉。

  之後經過打磨、上色、清理等步驟,塗上菜油,才能校驗。

校驗

  用標準砝碼校秤,標準後方可出售。

  開始學秤時楊衛斌只有17歲,現在一幹已經24年,每天早上8點到店鋪,出攤,收拾一下,就開始做秤,一直到下午6點左右收攤關店回家。雖然現在可能幾天才賣出一桿秤,但是手不能停。2016年進清華大學BMW非遺保護創新基地研修班學習,看到其他傳承人的手藝和老師的藝術作品,深受觸動,覺得可以在工藝品和收藏方面大展身手。楊衛斌近年開始研究做新秤,比如做出精度到0.5克的戥子,在秤桿上刻字、在秤砣上玩花樣,做生肖秤、婚囍秤、賀歲秤、慶生秤等,並且與其他愛好者組織開發設計紀念品。

  “能做到現在是運氣好,但是接下來就還是想讓它能在市場上重新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