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提升攝影技巧
開眼界的培訓

冰島小丑是關於馬戲團生活系列的一部分
冰島小丑是關於馬戲團生活系列的一部分 | 照片(節選)©約翰娜-瑪利亞·弗里茨

很多行業都能看到攝影師的身影:他們成立工作室,為報紙和雜誌供稿,或是成為自由藝術家。但是,需要接受什麼培訓才能成為上述攝影師呢?例如:柏林東十字攝影學院(Ostkreuzschule für Fotografie)。

作者: 米夏埃爾·科勒(Michael Kohler)

  溫泉泉眼裡的熱浪湧向天際, 一個小丑置身其中,踩著高蹺在木板通道上行走。踩高蹺、白面和紅色的帽子,他在這片不毛之地中顯得格格不入——換作任何人都會如此。這幅照片由約翰娜-瑪利亞·弗里茨(Johanna-Maria Fritz)拍攝,是她關於冰島馬戲團生活攝影系列的一部分。她將照片帶到柏林攝影藝術學院的課堂上,與同學們進行討論。“這種討論極其重要”,弗里茨說。除了發表在《時代》雜誌(Zeitmagazin)上,她的馬戲團系列還在許多展覽中展出。這位生於1994年的攝影師目前已經完成所有攝影進修課程。“我們從基礎課程開始,儘管如此,這裡的學習並不教條化。個人空間比較大,而且教師和學生之間的聯繫也比較緊密。”

蜚聲國際

  在德國主要有三條進修成為職業攝影師的出路:在攝影工作室做學徒、在高等院校修讀攝影專業課程,或是在專業性相對比較強的私立攝影學院進修。每條出路在實踐、個人能力發展及開支方面都不同。到底選擇哪一條路才是正確,取決於每個人的職業追求。理論上,有關該行業專業資格的取得,德國的高校或者專業進修院校都能夠提供相當多的課程可供參考,這些課程都享有很高的國際聲譽。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的純藝術類攝影課程專為攝影專業的教授量身定制;埃森富克旺根藝術大學(Essener Folkwang Universität der Künste)的風格比較自由開放;柏林東十字攝影學院則是由著名的東十字攝影圖片社(Ostkreuz-Fotoagentur)兩位攝影師開設。

回歸針孔相機

  “柏林攝影學院有些特別”,應屆畢業生哈納斯·魏德曼(Hannes Wiedemann)說。“這裡沒有成績,沒有考試,但是大家的交流很頻繁。”他還說,大家在這裡都是從頭開始,從基礎開始學習攝影。“使用菲林相機工作令很多人豁然開朗。”魏德曼說。

  •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圖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圖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圖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圖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圖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系列

  湯瑪斯·桑德貝格(Thomas Sandberg)是學校的創始人之一,他把攝影學院提供的培訓比作音樂學院的學習:“都是學習一項工具和這項工具的特殊技巧。”在他的課上,學生們會先認識針孔相機,再過渡到菲林攝影的製作流程:黑房、曝光、黑白記錄。“我們非常重視培養紮實的操作能力”,桑德貝格說。“所有講師都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因為榜樣就是最好的老師。”

發現自己的風格

  柏林攝影學院的課程是循序漸進、環環相扣的:培養了基本的操作能力之後,學員開始接手小型計劃,逐漸到大型計劃。設立學期,目的是為了讓學員“喘一口氣”,這樣,學員就可以瞭解自己想學什麼以及能夠學到什麼。哈納斯·魏德曼中途休學整整一年,以便一心一意投入關於“為自己植入晶片的人”攝影系列,該系列已發表在多家媒體上。與魏德曼相似,攝影學院的大部分學生都專注於記錄性質的雜誌圖片的拍攝製作,這也是東十字攝影圖片社最負盛名的;不過,學校設置的攝影課程大多涵蓋建築攝影及時尚攝影類。湯瑪斯·桑德貝格認為,對於學生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你們想用學到的技巧幹什麼?”

不辜負光陰

  桑德貝格不能夠、也不想給他的畢業生承諾任何就業前景。他估計,就班上八名學生,至少有“一到兩位”最終以攝影藝術家或者攝影記者為正職。“要取得這種成就,需要很多必不可少的特質”,他說,“這些特質的培養是有條件的。”正在修讀第三個學期的約翰納斯·克萊納特(Johannes Kleinert)有同樣的看法:他正在做一則關於“柏林地鐵的人群”圖片專題,他本人將其稱為“主觀的圖片敘述”。他認為,靠這種攝影方式為生是不切實際的。“不過,技巧高超的攝影師總會被追捧,”克萊納特說,“也許我可以關注人物攝影及舞台攝影方面的機會。”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圖片: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圖片: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圖片: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圖片: ©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
    約翰納斯·克萊納特的“柏林地鐵的人群”系列

  在德國還有一些以市場為導向的攝影學校,以培養某一特定領域人才為其定位。漢諾威高等專科學校就是專門培養雜誌攝影師和新聞攝影師的,教學中包括實習。相反,柏林攝影藝術學院注重培養學生的自主能力:學校要求學生每個月只有六天需要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卻全天候為學生提供學校裡的設備。當然,與其他學校一樣需要收取學費。對於湯瑪斯·桑德貝格來說,只有當學生把更多時間花在賺錢而不是攝影上時,這才會是一個問題。此外,桑德貝格認為,市場導向帶來的一個積極效果是:“學生能夠意識到,他們揮霍不起時間。日後工作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