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文版《西遊記》譯者林小發訪談
擺脫“中國框架”

北京頤和園長廊中描述中國經典《西遊記》場景的壁畫照片。壁畫中描繪了故事裡的四個主人公,從左至右:孫悟空,唐僧,豬八戒和沙和尚。
北京頤和園長廊中描述中國經典《西遊記》場景的壁畫照片。壁畫中描繪了故事裡的四個主人公,從左至右:孫悟空,唐僧,豬八戒和沙和尚。 | 照片: Rolf Müller (CC BY-SA 3.0), via Wikipedia

很少有漢語作品的德譯本像《西遊記》這樣引起如此多的關注。評論界幾乎一致認為,該譯本填補了德譯世界文學裡的一大空白,可稱之為一項“偉大創舉”。而更大的認可則來自中國社交媒體。一位出版社編輯在自己的微博裡將德文版《西遊記》中的幾個段落重新譯為漢語,該條微博被轉發上千次,留言多達數百條,博得好評如潮。

***
 

作者: 喬宇軒

您還記得最初是怎樣接觸到《西遊記》這本小說的嗎?

起初我對這部作品的印象比較模糊。我從中學時代開始自學漢語,那時候我注意到,茵瑟爾出版社(Insel Verlag)推出的由弗蘭茲·庫恩(Franz Kuhn)翻譯的中國古典小說系列中唯獨沒有《西遊記》。我便打算以後有機會讀一讀這本書——如果有人把它翻譯成德語的話。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我沒有見過譯自英文《西遊記》節譯版的德文版本也挺奇怪的,這本書早在1947年便已出版,之後又多次再版,書名最初叫做《叛逆的猴子》或《Monkey的朝聖之旅》。我是到了中國以後才第一次接觸到了原版《西遊記》,當時我已完成了在中國的學業。1998年,我在上海古籍書店偶然翻開了清初評點本《西遊證道書》,頓時就被第一回中所呈現的精神世界深深吸引:天地萬物周而復始的世界觀,滲透在詩詞中的佛教思想,還有那種輕盈的敘述方式和充滿幽默與智慧的對話。書中的評註更是讓我從一開始便接觸到了作品中更深的層面。

您翻譯這部小說花費了整整十七年,為什麼要投入這麼長時間?

最初著手翻譯第一回的時候,我並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要把整本書都翻譯出來。起先我只是為了潛心摸索作品的含義。翻譯整部作品的念頭是後來逐漸產生的,而同時我意識到自己功底不足。為了研究作品的思想、文化和文學背景,我2000年在浙江大學中文系讀了古典文學碩士。因為我不是受到出版社的委託,所以時間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只是出於興趣而翻譯,是一種完全出於個人意願的傾注和投入。有時我連續幾天埋頭翻譯,有時則會查閱一些文獻資料,瞭解作品中涉及的知識領域:唐代和明代的建築、服飾、官階、兵器、儀式、神祇、佛教和道教,凡此等等。對作品的深入研究讓我認識到不同的世界觀和生活態度,使我受益匪淺。因此,不僅需要花時間對譯本精雕細琢,更要使自己對作品的理解更加深入和成熟。 譯稿交付的兩年前,我帶著即將完成的作品去拜訪一位道長,他本人對《西遊記》有著相當深入的研究,他對我說:“兩年的時間遠遠不夠。你先盡可能地完成這項工作吧。但不要放棄,可以一直做到八十歲。到時你或者成仙了,或者至少也為文化交流盡了一份力。”

小說《西遊記》在整個東亞地區早已成為通俗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被不斷改編為電影、兒童系列劇、漫畫和電腦遊戲——鑑於它宏大的篇幅和其中涉及的哲學思想與歷史典故,這幾乎稱得上是一個小小的奇蹟。是什麼讓這部作品如此通俗易懂、適於改編?

玄奘西遊的故事數百年來一直被人們津津樂道,它是人類共有的文化遺產。小說以說書人的口述傳統為基礎——活躍在集市和戲園裡的說書人最擅長的便是利用懸念、幽默和想像力來吸引聽眾。這無疑也是小說《西遊記》的一個重要特徵。故事以一種輕鬆的口頭敘事風格寫就,而作品的精神意涵則構成了另外一個與之平行的層面。對於後者你可以去深入挖掘,也可以跳過去,只是單純欣賞扣人心弦的精彩情節與打鬥場面:與妖魔鬼怪殊死搏鬥,挽救危在旦夕的王國,或是解救被欺壓的百姓。這種從一個王國漫遊到另一個王國的童話式題材,諸如天界和地獄、陸地與海底、陽間和陰間等等神話維度散發出一種無窮的魅力,並成為今天虛擬網絡和電腦遊戲中膾炙人口的題材。不僅如此,作品中的幾個主要形象也各具魅力:機智敏捷的齊天大聖孫悟空,貪吃好色的豬八戒,菩薩心腸、潔身自好並忠於大唐皇帝的唐三藏,每個讀者多多少少都能在他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尤其是美猴王的形象,它無疑是這部小說之所以深受大眾喜愛的一個重要原因。美猴王代表了追求自由、不畏強權的個體,面對這個無法無天的妖猴,就連天上的玉皇大帝——中國皇權的化身——也一籌莫展。

您給孩子們念過這本書嗎?哪些情節是他們特別喜歡的?

中國的小孩子很早對其中的故事耳熟能詳了,你都還沒來得及給他講。我還沒有給小孩子朗讀過我的譯本。但我想他們尤其喜歡孫悟空出場的故事,比如前七回的小說內容,1964年拍攝的彩色動畫片《大鬧天宮》裡也對這一段做了展現:不知天高地厚的美猴王到龍宮裡向東海龍王討要兵器;他以反叛者的姿態出現在天界或是冥府,以自己的大膽無畏使穩如泰山的秩序變得搖搖欲墜。

這部小說是由傳統悠久的雷克拉姆出版社(Reclam Verlag)出版的,您和這家出版社的合作關係是怎樣形成的?

經歷了最初的幾次嘗試之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並沒有認真去聯絡出版社。直到2009年在中國作為主賓國的法蘭克福書展上,我才又試著把其中幾個章節拿給出版社看。提到雷克拉姆出版社,一般都會聯想他們的黃皮袖珍本名著系列,而我的這部譯作在手掌大小的本子裡怎裝得下?但有人還是建議我到雷克拉姆出版社碰碰運氣,說他們那裡有一位編輯對中國文學很感興趣。這位編輯就是主持出版過多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的迪特·邁耶(Dieter Meier)。和多數編輯不同的是,他對《西遊記》並不陌生,而且清楚它的文化價值,他本人對書的內容也很感興趣,為了說服出版社,估計他也付出了很大努力,直到2011年9月我終於接到通知,說這本書已被列入了他們的出版計劃。

2016年10月《西遊記》首次出版後很快便被搶購一空,該譯本也引來了媒體方面的極大關注,尤其是獲得萊比錫圖書獎後更是轟動一時。《西遊記》似乎在漢學界以外也獲得了很高的知名度,是這樣嗎?

到目前為止德文版《西遊記》銷量超過6000冊,2017年4月已是第四次再版。不妨這麼說,這本書早已超越了漢學家和中國迷的圈子,被廣為接受。作品出版後不久便收到了讀者熱情洋溢的評論,其中有的人並沒有表現出對中國抱有特殊興趣,之所以喜愛這部作品,首先是因為它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給他們帶來了很大愉悅。而這恰恰也是最值得期待的:讓中國文學從“中國框架”裡解放出來,成為世界文學理所當然的組成部分。此外,面對當今的世界格局,我們已經很難再像過去那樣對中國視而不見。這也同樣影響了西方對中國文化的接受:我們會發現自己對這個正在崛起的大國所知甚少,有必要去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