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露壹手 女漢子,才驕傲

特立獨行的紋身藝術家卓丹婷
特立獨行的紋身藝術家卓丹婷 | 版權:紋藝復興

特立獨行的紋身師卓丹婷可以說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漢子——“要找到自己喜歡走的路,然後堅持下去”。

  “女漢子”一詞本是用來嘲笑那些非傳統社會定義的女孩子們,字面意義就是“跟男人一樣的女人”。

  不過,在越發提倡男女平等的今日,某些女性因為能力強、反應快、想法不被傳統所規範,並且隨心所欲過日子,“女漢子”反而從原本帶有貶義變成一種稱讚。其實說到底,自立自強才是現代人在這個競爭激烈的世界中生存的法則。一方面要求女孩子照料自己,一方面創造一個嘲諷女性的詞彙,本來就是件自相矛盾的事情。不過還好,許多女漢子並不在意惡意的稱謂,反而將之當作優點,繼而培養出不讓鬚眉的氣魄。

女漢子,又怎樣?

  相對於一些扛個重物就嬌滴滴自稱是“女漢子”的女孩子們,上海資深紋身師卓丹婷可說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漢子。35歲的卓丹婷來自哈爾濱,即便是在各界潮人爭奇鬥豔的上海,依然難以讓人忽視她的存在:綠色的頭髮已經分外扎眼,但遠不及她遍布在胸口、雙臂、雙腿甚至是指關節等每一吋肌膚的斑斕圖騰來得吸人眼球。她的外表帶給人們的視覺衝擊,使得她走向了中國對傳統女性定義的另一面。

  卓丹婷本身對女漢子的稱呼並不介懷,反而覺得這是個褒義詞。因為這代表著自己有獨立自主的能力,而不是在家留個長指甲那樣養尊處優的花拳繡腿。她對於女漢子的定義也很簡單,“就是有工作”,可以養活自己,自給自足,便是女漢子。她坦言從來沒有依靠過別人,也從不在乎別人的眼光。雖然年輕,卻已在刺青世界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所創立的刺青店“紋藝復興”也擁有很高的評價。2002年在家鄉哈爾濱創業,十年前來到上海紮根。卓丹婷16、17歲時有了第一個刺青,自此便與紋身藝術結下淵源。

女漢子的創業經

  卓丹婷自言從小就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從上學時期就是個“假小子”,打扮得跟小男孩一樣,下課和男生們一起抓蟲子等等。雖然也想過和女生交朋友,但總覺得聊名牌、美容、化妝品,把自己打扮得跟小公主一樣並不是她的那杯茶。雖然有著十分惹眼的外表,但卓丹婷卻認為,女漢子與否,與外表沒多大的關係,性格才是關鍵。對她來說,女漢子是擁有強勢執行力的女性:“喜歡什麼就去做,想要什麼就想辦法得到。”一個女生可以擁有溫柔的外貌,但依然有女漢子般的個性,對她來說,兩者並不衝突。

紋身 紋身 | 版權:紋藝復興

  卓丹婷當然也是一個有強勢執行力的人,雖然這些年來因為硬碰硬也得罪不少人,但她仍聳聳肩,“改了的話就不是我了,所以怎麼能改呢?”話不多的她特別喜歡畫畫,從課本、桌子、地板…可以下手的地方都不放過,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刺青,便開始以人體為畫布。雖然從沒想過把刺青作為一種職業,但入行一轉眼已十多年了,中間也遇過很多挫折,但從沒想過放棄。

  當被問到對外地人在上海創業的建議時,她回答說“堅持”。其實在採訪過程中,卓丹婷不只一次提到堅持的重要。在哈爾濱開店之前,她也曾為了維持興趣去打散工,用賺來的錢繼續支持她學習紋身。“其實最難的事情是,你要找到喜歡走的路然後堅持下去,很多人都會中途放棄。”創業維艱,“剛開始總是特別困難,但是不要放棄,也別受外界干擾,人生太短,所以不應該為別人而活,只要挺過逆境,之後一定會好。”聽起來有點像老生常談的創業經,卻是卓丹婷身體力行的圭臬。對她來說,紋身早已不只是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身邊許多朋友都是透過紋身認識的,所以即使再困難,她也以刺青店為生活的重心,沒有了這家店,她也什麼都沒有了。

誠實面對自己

  不過即使再熱愛工作,也總有厭倦的時候。卓丹婷剛入行時,什麼風格都做,但總感覺特別累,後來找到平衡興趣與工作的方法,那便是只挑自己喜歡、擅長的風格,並且一天只做一個紋身,重質不重量。刺青店裡有五個師傅,各個風格不同,她自己擅長的風格是歐美寫實風,以黑白為主。“不過最近也想嘗試彩色的風格,這也是讓興趣延續下去的方法。”她認真地說。

卓丹婷的刺青作品 卓丹婷的刺青作品 | 版權:紋藝復興

  其實不管嬌嬌女也好,女漢子也罷,都是外界對人的刻板印象。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又怎麼會有一個框架符合所有人的標準呢?卓丹婷可以堅持所愛並有所成就並不是因為她是個女漢子,而是她決定了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進而擁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