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用Apps做音樂
口袋裡的樂器

軟件音樂先鋒:柏林Digi樂團
軟件音樂先鋒:柏林Digi樂團 | 圖片© Sven Ratzel

應用程式使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搖身一變成為樂器。在不久的將來,音樂人會以滑動屏幕的方式來演奏音樂,而不是像過去那樣撥弄琴弦。

作者: 拉爾夫·多姆布羅夫斯基(Ralf Dombrowski)

  當2010年春季iPad在全球上市時,人們尚不清楚這其中蘊含的巨大前景。然而,音樂人和創意工作者卻興奮地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因為平板電腦的誕生為音效創作帶來前所未有的靈活與便捷。以樂隊街頭霸王(Gorillaz)為例,他們在同年秋季的北美巡迴演唱已不再使用大型設備,並僅憑20個不同的應用程式錄製完成其專輯《Falling》。多年前的新穎創舉如今看來卻顯得再尋常不過。

戴蒙·亞邦的“街頭霸王”樂隊與通過iPad錄製音樂專輯《Falling》
 

  平板電腦與智能手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展成為音樂製作系統。蘋果作業系統iOS和與之匹配的一系列應用軟體早先在操作便捷性和延遲(Latenz)——即脈衝轉換為聲波的速率,這種轉換主要是在聽覺上對樂器的逼真模擬——略勝一籌,而安卓系統的優勢在於其卓越的連接埠(USB和Midi),而且音訊介面可以連接硬件。但自問世之初發展到現在,二者的區別正日益縮小,除“GarageBand”和“FL Studio Mobile”之外,還有數千種持續更新的程式可供選擇,在“iOS 音樂博客”或“安卓音樂製作”等一些Facebook帳號上對該類軟件的功能性有專門的討論。

手機音樂程式是何物?一試便知
 

  不僅如此,手機音樂程式還成為一種研究對象。馬蒂亞斯·克雷布斯(Mathias Krebs)是柏林藝術大學音樂程式研究中心負責人,曾主持一個名為“DigiMediaL”的教學研究項目,並組織舉辦Mobile Music In The Making 2017 (MMM 2017) 等一系列專業性會議,探討通過移動設備製作的音樂。“這是一個包羅萬象、自成一體的領域,其發展才剛剛起步。但在短短幾年中,僅就音樂實踐、演出類型和應用方式而言便有了巨大進展。”克雷布斯介紹。他不僅以學者自居,更是富創造性的音樂程式製作人。

   “使用平板電腦進行音樂製作的時候,總是會有多個應用程式同時運行,有的負責播放,有的生成音響;有的是作為音效設備的一部分,有的專門錄製演奏內容,循環播放……等等。在這樣一種先進的模式下,你不可能在開發完某個程式後輕易離開,而是要面對整個數碼音樂製作帶來的可能性。”

未來的流行音樂:平板電腦樂隊
 

  音樂程式製作的豐富性也在不斷拓展,用家可根據個人喜好對應用程式進行個性化設置,因此,無論是專業人士還是初學者都能將自己的創作靈感付諸實踐。這些應用程式還包括作為輔助工具的節拍器、調音器、樂曲介紹,用於演奏和編曲的踏板、控制器、合成器,以及各種用於學習音樂的應用程式(聽覺訓練、識譜)。此外,諸如Ableton Link這樣的介面標準還便於多個音樂人的全方位同步合作。

登堂入室的音樂程式:Digi樂團演奏巴哈
 

舞台上的音樂程式

  “在實際操作中,能夠與其他樂器相連是音樂程式的一大優勢,現在有許多音樂人已經將應用程式作為控制器、聲響生成器或類似設備安裝到自己的舞台裝置或排練裝置上。與其他人合作製作音樂是音樂程式的魅力所在。”馬蒂亞斯·克雷布斯(Matthias Krebs)解釋。正因如此,早在2010年他便組建柏林Digi樂團,該樂團致力於通過移動設備演奏從巴哈到實驗音響裝置作品不等的各類音樂。

  這是一項具有開創性的工作,在不同的音樂門類中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認可。“在古典音樂領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作曲家僅憑平板電腦和音樂程式進行創作,而流行樂壇已有先例。以雅各·哈克(Jakob Haq)為代表的一批YouTube用家在網上發布完整的軟件程式製作視頻;馬丁·諾伊霍爾德(Martin Neuhold)等一眾人則在廣播天地中大顯身手。
 

Haq Attaq:瑞典音樂人雅各·哈克的移動音樂製作頻道
 

  正如筆記本電腦為DJ行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變革,智能手機與平板電腦也帶來壟斷移動音樂市場的巨大潛力。首先,隨著各種終端設備的日益趨同,生產商也在積極尋求能使其產品在市場上標新立異的新潮工具,而音樂和拍照功能則是這方面的首選。

  其次,在教育領域,人們也逐漸認識到音樂程式在音樂教學及語言培訓上的一系列優勢,這使得作曲過程更趨大眾化。今天和未來的學生不僅能輕鬆把玩各種電子設備,他們還可能成為在學院派和專業性音樂教育體系之外自學成才的iPad作曲家。

  其三,與傳統樂器學習相比,利用裝在口袋裡的智能手機學習樂器的門檻顯然更低。第四,人們的習慣也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改變。例如在美國,電結他的銷量從原來每年150萬件(2007)降至一百萬件(2016)(資料援引《南德意志報》);諸如Gibson這樣的傳統樂器生產商賬面上已出現赤字。儘管木結他仍一如既往地深受人們喜愛,但在不遠的未來,智能手機和藍牙音箱或將取而代之,成為露營篝火邊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