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露一手
“每天結束的時候,我看著自己的作品,感覺真棒。”

蒂姆·朗霍夫在他的旋轉盤
蒂姆·朗霍夫在他的旋轉盤 | 攝影:Carola Dorner

蒂姆·朗霍夫在庫達姆大街(Ku’Damm)閒逛的時候,喜歡欣賞櫥窗裡的瓷工藝品。因為他能夠這麼說:“你看那些雞蛋杯,基本上都是我的作品。”

作者: 卡羅拉·多爾娜(Carola Dorner)

  我(Timm Langhoff)是KPM的手工拉胚師,KPM是柏林皇家造瓷廠(Königliche Porzellan-Manufaktur)的簡稱。確切的說,我的職業是“工業陶瓷操作技工”。我從小就想從事和手工相關的工作。我的兩位叔叔是木匠,我的身邊一直有用雙手製作工藝品的人,我覺得這很棒。當我看見KPM的招生詳情時,馬上遞交了申請。這都已經過去十二年了。我在去年拿到了工藝培訓師的證書,也就是說我可以帶學徒了。我們在KPM有三到四個工藝製瓷師。一些同事被安排去完成其他工序。當我還是學徒的時候,這裡能收到來自整個德國的申請。精細製瓷的培訓機會不常有。這也符合邏輯。在整個德國,除了KPM和梅森瓷器(Meißen)之外,手工製瓷的企業寥寥無幾,而且規模都很小。在我之後,KPM就再也沒有接收過工業陶瓷學徒了。

  在理想情況下,接受培訓的學徒最好能有實科中學的畢業證書(Realschulabschluss),同時具備一定的手工技能。我一開始的時候,花了幾天“實踐期”來考察,看看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到底是不是合適。企業是有計劃留住人的,但雙方都得有意願。學徒培訓結束之後,練習和經驗就非常重要了。總的來說,這是一份非常精細的工作,收入還算客觀。另外,女人是沒法成為拉胚師的,這完全是因為胚體重量的緣故。一些石膏模型重量超過35公斤,可不能讓女人來舉。但這並不意味女人不能做從事手工行業。比如說,女士們可以做注模師或是塑模師,或者在瓷器工藝品畫廊裡工作。

從泥料到臼 從泥料到臼 | 攝影: Carola Dorner

  我在製作一件作品時,首先需要的是泥料。原料運過來,我就在工作室按照我的“秘密工藝”進行加工。這些原始泥料有高嶺土、黏土、石英、長石,剩下的都是企業機密啦。給我用來加工的泥料都是相當柔軟的,便於我更好地拉胚。製作胚體底座的泥料會更硬一些。泥料送來的時候是一整塊一整塊的,我按照需要再切分。很重要的一點是,所有送來的泥料塊都必須是相同大小的,這樣我才知道在製作每一件作品時要如何切分。我現在正在製作一款瓷臼。製作這麼重的瓷臼我需要泥料塊的一半大小。我目測大概需要多少泥料,然後用繩子把它切下來。當然,並不是每次都能切割下同樣大小的泥塊,這可是手工製作。我把切下來的泥料放在旋轉盤上,用手端起來,嘗試把泥料上扭曲、褶皺和波紋等不規整的地方撫平。接著我就要開始製作心中的理想作品了。為了使瓷臼的壁達到一定厚度,我會把泥料放進石膏模具裡,均勻抹開。我會設置模具的形狀,以便最後做出來的瓷臼壁的硬度均勻。

  • 從泥料到臼 攝影: Carola Dorner
    從泥料到臼
  • 從泥料到臼 攝影: Carola Dorner
    從泥料到臼
  • 從泥料到臼 攝影: Carola Dorner
    從泥料到臼
  • 從泥料到臼 攝影: Carola Dorner
    從泥料到臼
  • 從泥料到臼 攝影: Carola Dorner
    從泥料到臼

   我現在在做的是瓷臼。這一款會在年底的時候拿去出售。製作200件瓷臼,大概需要兩周時間。拉胚之後還有其他工序。如果要製作比較重的臼,我需要等上三天,直到臼乾透。乾透之後的臼的體積大概會縮小百分之二十。在燒製和上釉之後,臼的大小會再縮小百分之十六。對於比較大的物品來說,前後的對比是非常明顯的。而且灰色的原料之後會慢慢變成白色。

   完成這款瓷臼後,我的下一件作品是一款法式籃筐。我把它製作成形後,將濕潤的泥胚交給我的女同事,由她們在平整的表面刻製花紋。製作這款瓷臼之前我做的是雞蛋杯。這種工作中的轉換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臼的製作工藝與雞蛋杯完全不同。所以我每天都在以不同的流程製作不同的形狀。不過,不管我白天做的是什麼,每天結束的時候,我看著自己的作品,感覺真棒。當然也是因為我能夠用雙手做東西。毋庸置疑,我的手就是我的工具。

從泥料到臼 從泥料到臼 | 攝影: Carola Dorner

   我為自己的職業感到很自豪。我在庫達姆大街(Kurfürstendamm,選帝侯大街,被當地人戲稱為褲襠大街)閒逛時,能夠對朋友說:看,那些雞蛋杯基本都是我的作品。那感覺真是太棒了。當然,我家裡也有KPM的瓷器。我會購買一些瓷器,因為我知道這是手工製作的,產自KPM。我一直勸朋友別買那種不值錢的餐具。當然,一個手工製作的盤子要比宜家的盤子貴很多。精緻的瓷器從來都是奢侈品。不過大多數瓷器還是日常用的餐具,而不是櫥窗裡的展品。 當然,KPM是一家傳統企業,但這並不意味著,工藝在過去253年的企業歷史中停滯不前。目前我們有大約一萬件不同的產品。那個瓷臼最後也不應該擺在玻璃櫥窗裡,而是應該給喜歡進廚房的人使用。

   平常我早上六點不到就開始工作,拉胚一直到11點。然後我開始對拉製後的坯體進行加工。通常,當胚料處於類似皮革的硬度時,還可以對其進行細微的改進。這時候,泥料會顯現出類似皮革的顏色,這是加工的最好時機,我可以繼續加工胚子的形狀,直到胚子如皮革般鬆弛下來。最糟糕的情況是我得把沒過關的胚料剔出來。我大致是上午製作形狀,下午加工。物品本身和對物品的加工程式常常有變。當一件物品真正製作完成了,接下來就是燒製、變色、上釉、底座拋光和裝箱,這一系列程式大概經過20-25個人之手。實際上這份工作幾乎沒有什麼讓我煩躁的,可能除了大熱天裡的高溫。我們緊挨著燒製爐工作,到了夏天這裡真的會非常熱。當然這也正是為什麼我那麼早開始工作的原因。我通常工作到下午三點,就去湖邊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