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居住的另類選擇
住在老年公寓裡的年輕人

Anne Bourgmeyer
© Anne Bourgmeyer

安妮21歲,來自盧森堡,她在特里爾大學學習教育學,是第一學期的新生,理想是成為幼師。她從2019年初開始住在一所老年公寓,無需支付租金,每個月有35個小時她會和那裡的老人們一起度過,我們就此和她進行了訪談。
 

作者: 思爾聞

歌德學院:大學生住老年公寓,全德國只有一個這樣的項目,你現在就住在那裡,是什麼讓你決定和老年人住在一起?

安妮:我在大學的一次活動中聽說了這個居住項目,覺得這個主意很好,可以在學校之外工作,還可以住在那裡。這種居住形式之前還沒有過。這樣的合住形式有實用目的,對自己對他人都有好處,可以極大地豐富一個人的生活。

在你來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居住方式?

老年公寓的生活太不尋常了,我每天在那裡經歷到的,都難以言傳,對我影響很大。當我聽那些老人說話的時候,內心會很感動,因為這正是他們需要的,他們希望有人聽他們說話,注意到他們。聽老人講故事一點也不會無聊。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有這樣的體驗。老年公寓的居住者和那裡的工作人員相處得很好,像家人一樣。大家一下就接受了我。從老人們身上也能感覺到,他們在那裡生活得很舒適。

你想不想講一個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合住老人的故事?

我學業繁重,有時覺得喘不上氣來,有一次忘了跟一位老人見面喝咖啡,本來打算給她講一講住在老年公寓的大學生組織的活動。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員隨即告知了我,我就立刻跑到她那裡去了。剛開始的十分鐘那個老人的情緒很糟糕,過了十分鐘她就開始喋喋不休地說話,就像噴泉一樣止不住。她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給我講的那些故事太不可思議了。她眼裡都是淚水,她很高興真的有人跟她講話,她兒子住得很遠,也沒有孫子和其他親戚了。她非常孤獨,還送了我花,從那以後我就知道我做的是對的。

每個地方都可以是一個具有創意的地方,就是需要人們主動採取行動。

特里爾是德國最古老的城市,有一句話講,在古老的事物中、在古老的秩序中正好可以創造新的事物,找到新的創意。你認為你現在住的這個老年公寓是不是這樣一個具有創意的居住模式?

每個地方都可以是一個具有創意的地方,就是需要人們主動採取行動。老年公寓的主管,卡斯佩爾女士就採取了行動,創造了這樣一個居住模式。據說這種老年公寓或者養老院合住的模式已經被德國其他地區採用。

你覺得這種苗頭是不是可以緩解大城市住房緊張的問題?

肯定會的。對大學生來說住房確實很貴。在特里爾租一個18平方的帶廚房衛生間的小套間需要付300歐元。對於那些因為上學不能去工作的人來說,這是很多錢了。在養老院住合租屋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你認為這種隔輩居住的模式為什麼對大多數學生並沒有吸引力?

我在校園裡散發過一些有關這個居住專案的宣傳單,宣傳單上面印有一個老人和年輕人的圖片。有人看到了就說:“哎呦,老人。”這就很能說明目前的現狀。很多我這個年紀的人腦子裡都有一幅畫面,認為老年人都情緒糟糕,身上有衛生球的味道。他們也害怕接觸老人。這實際上是大家恐懼自己老去,恐懼面對死亡。

很多老人每天都去散步,做操。他們和老同學見面,聊天喝飲料。這就是生活。

你住在老年公寓以後,在對待衰老的問題上是不是有了另一種態度?對於死亡是否有新的認識?

很多老人每天都去散步,做操。他們和老同學見面,聊天喝飲料。這就是生活。並不是說人老了以後就只能坐在沙發上編織毛衣。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

你想給市長或者房產業提些什麼建議?

我希望建議他們支援這種居住模式。我這個年齡的年輕人常常被忽視或者不被重視。德國缺少我們這樣的老年公寓!這是一個事實:“人會越來越老的”。比如我就不可以做護理工作,只能做一些跟老年公寓相關的工作。但是我們這樣的合租屋對醫學生和未來的護理人員難道不是很有趣嗎?他們普遍缺少實踐經驗。如果這樣做的話,等到他們大學畢業的時候,缺乏經驗這個問題也就已經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