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早期古典音樂的2018年
尋找並發現——將要展開新旅程的早期古典音樂

德累斯頓厄爾士山音樂節(Musikfest Erzgebirge)在安納貝格-布赫霍爾茨(Annaberg-Buchholz)集市廣場的巴羅克風格環形大廳舉辦,演出中,茱莉亞·格羅特(Julia Grote)和盧卡斯·考斯特(Lukas Köster)拉起手來。
德累斯頓厄爾士山音樂節(Musikfest Erzgebirge)在安納貝格-布赫霍爾茨(Annaberg-Buchholz)集市廣場的巴羅克風格環形大廳舉辦,演出中,茱莉亞·格羅特(Julia Grote)和盧卡斯·考斯特(Lukas Köster)拉起手來。 | 圖片(局部): © 馬蒂亞斯·馬克斯(Mathias Marx)

長久以來,早期古典音樂已經在德國的音樂版圖中確立了牢固的地位。它們是否還像最初幾年那樣,只是一種冒險嘗試,或者甚至是一種反叛嗎?在2018年舉辦的一次專題研討會上,人們探討了這個問題,與此同時,在各式各樣的音樂節、CD製作項目和贊助後起之秀的活動中,一些新路徑也以極其出乎意料的方式被發掘出來了。

作者: 伯恩哈爾德·施拉梅克博士(Dr. Bernhard Schrammek)

早期古典音樂的明天:在柏林展開的一場專題研討會

    2018年3月5日,在光線系統5(Radialsystem V)、埃斯林根音樂節平臺(Festival Podium Esslingen)和貝多芬獎學金項目(Fellowship-Projekt Beethoven)的倡議下,音樂界舉辦了主題為「早期古典音樂的明天」(Zukunft Alte Musik)的業界聚會。來自德國各地的音樂節主辦者、高等院校、音樂會舉辦機構和合奏樂團的眾多代表聚集在一起,他們發表演講、討論「早期古典音樂」所遭遇的挑戰,以及未來可能面對的前景。在這次專題研討會上,參加者清晰地指出,與過去四五十年相比,今天的早期古典音樂所扮演的角色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往日裡, 早期古典音樂的創作一定是與濃厚的先鋒精神和探索勇氣聯繫在一起的,除此之外,1968年前後特殊的時代精神使得舊日音樂發揮著反叛的作用,其所針對的是所有被認可的音樂組織;而在經過了兩代人之後的今天,音樂人擁有表演早期古典音樂的經歷已屬司空見慣,同時,這個時代還提供了最好的培訓機會,舉辦著大量富有特色的演出、競賽和音樂節,當然還出現了許多令人矚目的、傑出的獨自或合作演出者。

    艾蓮娜·阿爾巴赫(Elina Albach)是閉聯集合奏樂團(Ensemble Continuum)的羽管鍵琴演奏手,她在研討會的主題演講中談到,在這些積極的發展中也隱藏著風險,即今天我們不加批判地複製了太多往日的音樂,而對新的演出和錄製形式的嘗試卻又太少了;此外,許多較年長的人也開始關注早期古典音樂在未來將面臨怎樣的問題:它們「不一定非要迸發『奇思異想的光芒』或展現將要啟程的惴惴不安——因為反抗的姿態早已過時了。」

    在最後階段的討論中,音樂活動主辦者、音樂人交流了大量創新理念,並且一再表示如此重要的業內集會應該繼續召集。也許定期舉辦這類論壇,能夠為廣泛展現早期古典音樂提供切切實實的推動力。

大量錄製CD:推而廣之

    CD在今天已經被人們當作「滅絕了」的媒介,與此同時,下載和線上試聽的數量一直在穩步攀升,而且對於音樂人而言,CD的製作費用也日益不菲;但是,儘管如此,早期古典音樂領域的「經典CD」卻越來越受人歡迎了。在過去的2018年裡,與以往一樣,也有大量新灌錄的CD發行,這些CD通常通過精挑細選的程式確定曲目,其中包括許多首次錄製、或者是經過獨樹一幟改編的音樂,極高的音樂品質,以及詳細、資訊豐富的附贈解說手冊是這些CD所必不可少的。例如,西昆提亞樂團(Ensemble Sequentia)出品的《慰藉之歌》(Songs of Consolation)追隨了11世紀思想家波伊提烏(Boethius)的風格,這一氣韻是在當年與多位學者的合作中解讀出來的。卡貝拉·德·拉·托芮(Capella de la Torre)製作的一張CD,是圍繞學識淵博、多才多藝的萊昂納多·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鋪陳而來的。桃樂西·米爾德斯(Dorothee Mields)和柏林勞特·康姆帕格尼樂團(Lautten Compagney Berlin)合作出品的專輯《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以音樂為橋樑,將30年戰爭與20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聯繫了起來。以上是三個頗有代表性的例子。

    在2018年新錄製的CD中,還可以找到年輕的獨奏(唱)者和新生樂團的首次登臺之作。這當中包括小提琴手伊烏格尼·斯維瑞德夫(Evgeny Sviridov)美妙非凡地演繹了義大利音樂家居塞比·塔蒂尼(Giuseppe Tartinis) 的《第一小提琴奏鳴曲》(Violinsonaten op. 1),斯維瑞德夫是萊比錫&柏林巴赫大賽(Leipzig & Berlin Bachwettbewerbe)的獲勝者; 年輕的直笛演奏者塔比阿·迪布斯(Tabea Debus)在其獨奏CD中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如果說喬治·飛利浦·泰裡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的夢幻般的獨奏與當代直笛作品形成強烈反差的話,那麼她的作品風格正處於這兩者之間;2016年紐倫堡奧格爾比賽(Nürnberg  Orgelwettbewerb)優勝者、歌手肯蘇克·奧西拉(Kensuke Ohira)在安斯巴赫(Ansbach)將翻唱威格萊伯-奧格爾(Wiegleb-Orgel )的作品灌錄成CD。閉聯集合奏樂團最終出版了無論是在音樂方面、還是在圖文編輯方面都有超高品質的音樂專輯——《夢幻作品》(Traumwerk)。在這部合輯中,將奇奧梵尼·安托尼·潘多爾菲·米阿裡(Giovanni Antonio Pandolfi Mealli)和詹姆斯·狄伦(James Dillon)的音樂作品,與人們世代傳誦的保羅·弗萊明(Paul Fleming)、安德莉亞斯·格呂菲烏斯(Andreas Gryphius)、以及17世紀另外一些作家的文字結合到了一起。

音樂盛會:經典流傳和推陳出新的融合

    400年前爆發了30年戰爭、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許多早期古典音樂慶典活動——例如科隆早期古典音樂慶典節(Kölner Fest für Alte Musik)和以「戰爭與和平」(Krieg und Frieden)為專題的斯圖加特音樂節(Musikfest Stuttgart)——都把這些富有意義的紀念日設定為主題。海因裡希·許茨音樂節(Heinrich Schütz Musikfest)在20周年紀念日慶祝之際,將「賜予我們和平安寧」(Verley uns frieden)作為活動的座右銘;而維滕貝格文藝復興節(Wittenberger Renaissancefestival)則專注於30年戰爭時期的音樂(其主題為「用樂聲代替刀劍」,Klänge statt Klingen)。

    在克騰(Köthen)舉辦的巴赫音樂節(Bachfest)上,人們看到了新穎且引人入勝的演出形式:在那裡,城堡慶典和多場夏季小型音樂會組合在一起,其中還包括在剛剛完成翻新改造的鏡廳(Spiegelsaal)裡上演的演出。而舉辦德累斯頓厄爾士山音樂節的巴羅克風格環形大廳也令人印象深刻,在安納貝格-布赫霍爾茨集市廣場充滿歷史氣息的馬戲表演帳篷裡,雜耍和現場演出的巴羅克音樂融合起來了。

    毋庸置疑,萊比錫巴赫音樂節期間的 「康塔塔聲樂套曲」(Kantatenring)無疑是這一年音樂匯演期非同尋常的高潮:在週末的兩天時間裡,萊比錫內城兩所教堂一共演出了30首巴赫宗教康塔塔套曲,參加演出的包括阿姆斯特丹巴羅克管弦樂隊及合唱團(Amsterdam Baroque Orchestra & Choir)、日本巴赫合唱團(Bach Collegium Japan)、伽厄琴格·坎托瑞樂團(Gaechinger Cantorey)、以及蒙特威爾第合唱團(Monteverdi choir)。

    2018年年底,柏林國家歌劇院(Berlin Staatsoper Unter den Linden)新設立了巴羅克日,這是回歸早期古典音樂的明確標誌,從而在大量音樂會、演講和其他活動之外,又增添了更多的歌劇作品,例如,這當中有在西蒙·拉特爾(Simon Rattle)指揮下,弗萊堡巴羅克管弦樂團(Freiburger Barockorchester)表演的拉莫(Rameau)的歌劇作品《伊波利特和阿裡西埃》(Hippolyte et Aricie)。

貼近早期古典音樂

    毫無疑問,2020年的貝多芬紀念年已經拉開序幕了——一些巴羅克風格的樂團正忙於為各自的交響樂作品排演。弗萊堡巴羅克管弦樂團在2018年慶祝成立30週年之際,呈現了多場貝多芬《第九交響曲》(9. Sinfonie)的演出;而柏林古樂學院管弦樂團(Akademie für Alte Musik Berlin)亦將更多貝多芬的交響樂納入演出曲目。此外,從交響樂團的保留曲目中也可以明確地感覺到,德國專業演出樂團越來越貼近早期古典音樂了。2018年,科隆古樂團(Concerto Köln)以「瓦格納—解讀」(Wagner-Lesarten)為主題,開啟了一個將持續多年的演出項目,現在,肯特·納伽諾(Kent Nagano)指導的瓦格納的《尼伯龍根的指環》(Ring des Nibelungen)正在籌備其首場演出,這是充滿歷史感的演出實踐。我們完全可以拭目以待,許多樂團將通過現代樂器,向我們呈現各種各樣的演出,同時也帶來不同的聽覺效果。

教育:通往水上音樂的專案

    2018年,德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ARD)舉辦了第四屆教育項目,這次項目由中德意志廣播電臺(MDR)負責運營,以紀念格奧爾格·弗裡德里希·亨德爾(Georg Friedrich Händel)為主題。德國各地的中小學生收到了邀請——他們可以或是獨立或是以班級為單位制作自己的「水的樂曲」。眾多來自不同地區工作坊的知名音樂人協助參與了這項活動。這一號召帶來了令人振奮的收效:評審委員會收穫了250餘件參選作品,他們從大量獨特新穎的投稿中選出了七個獲獎作品(而原計劃只有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