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工智慧
是奴隸,還是上帝

AI
© colourbox.com

人工智能會將我們置於危險的境地嗎?抑或這是一種言過其實的恐懼?我們對相關的一些態度輯錄如下。

作者: 尼古拉斯·羅斯(Nicolas Rose)

「『我知道,你們兩個人都打算關掉我的電源,不過,我想,我是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大衛(Dave)船長強忍怒火,面無表情,努力地搜尋措詞。控制太空船的超級電腦HAL 9000漸漸地發展出獨立的生命,於是,拔掉其電源插頭顯然不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最後,大衛決定假裝毫不知情。『你怎麼想到有這個計謀的?』看來,任何『陰謀詭計』都逃不過HAL那個閃爍著紅光的鏡頭,它什麼都能看到,什麼都會聽到,對發生在太空船中的一切都無所不知。『你們在尾艙裡商量好了全部的安全對策,雖然我聽不到你們在那裡說了什麼,但是你們嘴唇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我看在眼裡了。』」

上述場景出自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年攝製的這部影片展示當機械開始向自己的造物主造反時人類的恐懼。該主題在有關人工智能的電影或系列影片中非常具有代表性。例如,在影片《未來戰士》(„Terminator“)中,人工智能天網(Skynet)自我意識的覺醒,一個被稱為「未來戰士」的電子人組建一支機械人部隊,將人類趕盡殺絕。而在電影《智能叛侶》(„Ex Machina“)中,女機械人艾娃(Ava)最終成功地衝出禁閉她的地方,走入真正的人類社會。 

在以人工智能為主題的通俗文化作品中,理解的關鍵在於我們如何保持對人工智能的掌控。當機械人部隊成為世界的統治者時,真的會出現作品中所描繪的恐怖場景嗎?一言以蔽之,不會。具體一點的回答是:這是個三言兩語說不清楚的複雜問題。

像人類一樣聰明的強人工智能一開始就能夠持續不斷地自我完善。因而在它們身上會出現智力的爆炸式增長,進而產生超級智能。

首先,我們回顧一下人工智能的起源:人工智能是一種具備自我學習能力的機械,其計算系統使它有能力獨立完成任務。科學家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開發人工智能。長久以來,研究專家並沒有取得長足進展,然而,最近幾年,所謂的神經網絡被研製出來,使得機械可以模仿人類的大腦,並且能夠獨立地學習,於是,人工智能領域一下子出現大飛躍。因而,人工智能阿爾法圍棋(AlphaGo)在2016年能夠打敗韓國人李世石(Lee Sedol),後者是世界最頂尖的圍棋棋手之一,卻在與阿爾法圍棋的五局對弈中只贏了一盤。對於一部電腦而言,圍棋的每一步都可能有極其多「正確」的走法,因而在對局中,人工智能必須發展出能夠跟得上對手每著棋的直覺,也就是說能夠完全像我們人類那樣做出反應。

不過,阿爾法圍棋其實只是所謂的弱人工智能。它可以相當優秀地做某件事,甚至在這件事上的表現優於人類。但是,如果讓它離開圍棋盤,改下象棋,它就必須從頭學起。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也正在致力於開發所謂的強人工智能,它們可能確確實實會威脅到人類:在諸多領域都表現得和人類一樣好,甚至更好。而且,像人類一樣聰明的強人工智能一開始就能夠持續不斷地自我完善。因而在它們身上會出現智力的爆炸式增長,進而產生超級智能。我們覺得昆蟲聰明,也許在超級智能的眼中,人類的智力就是那個程度而已。。

由此可能出現多種多樣的情況:超級智能也許會將我們的文明提升到新的高度;或者,它們身後可能有一位友好仁慈的獨裁官指揮著它們,於是,它們與我們「討價還價」的餘地相當有限,因為儘管無所不能,卻沒有自由的意志,即它們是「被奴役的上帝」;又或者,它們成為征服者,認為人類對它們構成威脅,於是決定將人類消滅殆盡。

AI © colourbox.com 來自麻省理工學院(MIT)的教授馬克斯·泰格馬克(Max Tegmark)將有關人工智能的專家觀點分為三類:數碼烏托邦派、技術懷疑派和人工智能浪潮有益派。最後一派代表了主流,某些著名人物就秉持這派的觀點,比如前不久去世的史提芬·霍金(Stephen Hawking),還有特斯拉(Tesla)的老闆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他們的出發點是,人工智能將會帶來巨大的機會,但首先會為人類帶來巨大的風險。因此,他們極力主張加強人工智能,比如從無人駕駛汽車到可能被禁用的自主武器等諸多人工智能領域的安全研究。泰格馬克教授因此指出,也許人工智能並不一定是故意對我們人類作惡,它們非常有能力、而且能夠高效地完成某個目標而已,只不過可能對人類造成傷害而已。「它們未必是不擇手段地仇恨螞蟻,但是如果打算建造一座水力發電站,而在水流奔湧的地方恰巧有一些蟻穴,那麼就該輪到這些昆蟲倒霉了。人工智能安全研究的核心目標,是讓人類永遠不會被置於與這些螞蟻相同的境地。」

數碼烏托邦派對上述觀點不以為然,因為他們確信,人類最終將通過人工智能攀登新的進化階段。臉書(Facebook)的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Zuckerberg)提醒人們,不應該被恐怖的場景嚇倒,並且建議大家將關注點轉到人工智能為人類帶來的進步上。「沒有人工智能,我們的生活中就會失去對某些疾病的治療方法,也沒有安全的自動駕駛汽車,反對人工智能的人也應該為那樣的日常生活負責。」對於谷歌(Google)的前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而言,人工智能能同樣是利大於弊:「難道說為了不被壞人使用,人類就應該不發明電話嗎?不是這樣的,人類要發明電話,然後再去找到它不被濫用的辦法。」

人工智能究竟會為人類帶來什麼,目前還是未知的。然而,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們的社會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巨變。

技術懷疑派同樣認為根本沒必要對人工智能產生誇張的恐懼,不過他們秉持這個觀點的理由卻完全不同於其他派別。他們對技術的進步並不那麼樂觀,因而也不認為在這個世紀裡將會開發出超級智能。「害怕殺手機械人就像擔心火星上會人口氾濫一樣,」吳恩達(Andrew Ng)如此強調,他曾擔任中國搜尋引擎百度(Baidu)的首席科學家。他指出:「我可以說,人工智能將會為許多領域帶來改變,但是它並不是神秘的魔法。」

人工智能究竟會為人類帶來什麼,目前還是未知的。然而,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們的社會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巨變。因為即便沒有出現超級智能,人工智能也會徹底地改造工作領域和我們的日常生活。自動行駛的汽車會使計程車司機變得多餘,金融計算機將替代證券交易商,農業機械人接手農民的工作。據估計,到2025年,將有四分之一的工作消失,換言之,被軟件和機械人取代。那麼,是否會出現和到目前為止所出現的歷次經濟變革一樣的情形、到時會有新的工作崗位出現呢?這不得而知。而且,即便沒有超級智能,人類也會面臨一項巨大的挑戰:未來,我們打算將哪些留給自己做,哪些放手讓機械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