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遊戲和政治
胯下的槍桿

茶室
茶室 | © Robert Yang

羅伯特·楊設計的電腦遊戲以男同性戀文化與男性之間的私密行為作為主題,他的遊戲總是受到攻擊和審查。如何應對這樣的局面,是我們談話的主要內容。

作者: 採訪撰稿:揚·波雅恩(Jan Bojaryn)

fluter.de:你設計的「茶室」據說是一種古代男廁的模擬器,遊戲的地點是男廁,內容就是盡量跟男人發生性關係,而不被警察發現,遊戲裡的男人沒有陰莖,但是胯下都有一把槍。這是什麼意思? 

羅伯特·楊:我的遊戲主要因為有裸體和性的場面,所以受到審查或者禁止。我就把陰莖換成遊戲裡最能被接受的手槍。 

Steam和串流媒體平台Twitch也有年齡許可,為什麼你的遊戲會遭到審查? 

Steam和Twitch都會把有關性的內容驅逐出去,因為所有人都認為電腦遊戲的玩家主要以孩子為主,孩子不應該接觸到跟性有關的東西。但是如果電腦遊戲是一種應該得到重視的藝術的話,那怎麼可以把性和私密的內容剔除掉呢?介紹、年齡標註、內容警告,我都能接受,但我不能接受一種文化完全受到封鎖,尤其是被秘密地清理掉。 

什麼是秘密清理? 

Twitch沒有發通知就把我的遊戲清理下架了。我問他們什麼樣的遊戲可以被允許,什麼遊戲不被允許,他們拒絕給我答覆。這種秘密政策有一種警告的效應,Twitch上的很多人都認為我所有的遊戲都遭到禁止,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現在可以在Twitch看到「茶房」嗎?

可以,我看到有人在Twitch上玩這個遊戲,觀眾聊天時一直說這是不允許的。看到這個情景我感到很氣憤。

茶室 茶室 | © Robert Yang

Steam不久前剛說過將來要盡可能開放包容。你還考慮在這裡發布遊戲嗎?

這是信任的問題。我們之間沒有信任,也沒有關係。他們想怎麼許諾就怎麼許諾,出發點是很好的,但他們實現不了承諾。有一個非常好的遊戲,名叫NSFWare,是皮埃爾∙考畢內(Pierre Corbinais)設計的,一個多月過去了,威爾烏(Valve)一直閉口不談這個遊戲是不是可以上架。我們作為遊戲開發者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就是那些新發布的政策毫無意義。

能不能讓這些平台的所有人改變主意?你覺得進行抵制有效嗎?

羅伯特·楊自己也感到很驚訝,沒有料到他製作的關於打屁股、浴室、陰莖照片和自體性行為的遊戲會如此盛行。Radiator 2是他唯一一個可在流行的遊戲平台上看到的遊戲,被下載15萬次。他在紐約大學遊戲中心任教,經常出席專業會議並做發言。

我不知道抵制有沒有用,也不知道我是應該投入時間和精力做這些事情,還是應該繼續開發新遊戲。現階段我覺得其他平台道義上的支持更加重要,比如itch.io。

你的遊戲很詳盡地展示性,但表現方式卻是幽默的。

 我想設計既有商業性同時又是高質素製作的遊戲,不過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把這些遊戲描述為幽默。

你在遊戲中展示的身體是不同尋常的。如果遊戲刻意地用寫實性手法表現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通常會失敗,因為裡面的人物看起來就像機械人一樣。你的遊戲中的人物一方面看起來比較寫實,但另一方面他們的行為又是有些奇怪或者誇張的,好像他們又不是真實的人。這是刻意之為嗎?

我認為一幅畫就應該看起來像一幅畫,電腦遊戲就應該像電腦遊戲,遊戲中的人物身體應該給人一種異類的感覺。很多大型商業性遊戲裡的人物都塑造得像健美運動員,那是些經過動態捕捉刻畫、人工智能控制的流動動畫,一個真實的人怎麼可能對這樣不存在的身體產生認同感?我的經驗並不如此。和那些所謂的真實完美的身體相比,機械人的異類身體更實在一些。

作為激進的遊戲開發者你對美國當前的業界有何看法?

對於激進的遊戲開發者來說,遊戲行業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即2014年「玩家門」事件爆發以後就已經是哀鴻遍野了。極端的另類右派人士聯合在一起,要把女性和酷兒趕出遊戲界。主流遊戲工業沒有幫助我們,而是讓我們自生自滅。所以這幾年我們這裡的氣氛都很陰鬱。作為藝術家我學會了懷疑,從不相信大公司或者什麼機構,他們看重的只是利益和表面的秩序,公平對他們來說無足輕重。 

對於沒有接觸過你的遊戲的人來說,你向他們推薦哪款遊戲?

我喜歡Succulent,因為它表裡如一,有什麼說什麼。你看到的就是那個生猛的肉體用嘴來完成他的性慾。就是這樣,我不會把性的內容掩藏在40小時長的戰役或者容量管理之中,我的關注點是:給性應有的尊重和關注,不需要添加額外愚蠢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