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奧芬巴赫電子音樂製作人安東尼·羅瑟訪問
He Himself Into the Future

安東尼·羅瑟
© 安東尼·羅瑟

安東尼·羅瑟 (Anthony Rother),來自德國奧芬巴赫的DJ ,電子音樂製作人。因其二十年前在Kanzleramt旗下發表的電子唱片,以及此後自己設立的廠牌Psi49Net而成名。此後其音樂創作意在探索電子樂的不同流派、techno、和流行音樂之間的介面。安東尼·羅瑟2018年末發佈新專輯《3L3C7RO COMMANDO》,其中的音樂讓人回想起他早期的創作生涯。

歌德學院:親愛的安東尼 (Anthony Rother),二十年前你在Kanzleramt旗下發表了第一張電子唱片作品,之後又成立了自己的廠牌Psi49Net,從此聲名遠播。新作《3L3C7RO COMMANDO》中的音樂讓人回想起你早期的創作生涯,這是因為你本人變得越來越念舊了嗎?
 
恰恰相反,這張名為《3L3C7RO COMMANDO》所探討的其中一個議題,正是當下與未來社會中科技的發展與進步。就你的提問而言,在如今這個消費主義盛行、資訊與娛樂手段層出不窮的世界中,作為一個現代人應該如何自持,是我一直以來所思考的。我們的過去或歷史在圖像與聲音媒介的幫助下,變得隨時隨地唾手可得,我認為這是「時間機器」的前兆,現代社會急需找到一種合適的應對方式,而我們正在親身經歷一個新紀元的開端。
 
在你1997年的首張唱片《與機器做愛》(Sex With the Machines) 中,最後一首歌曲名叫「歷史即未來」(Past Represents the Future),這句話似乎也貫穿了新專輯中所探討的議題。你的音樂中,歷史和未來分別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我的創作離不開對歷史和未來的關注,我對科技發展的觀察集中於過去、當下和未來三個時間段。未來為我提供了想像的空間,是我創作行為中的一個重要的元素。未來充斥著各種可能性,有積極的,也有負面的。要想充分利用這些可能性,對當下和過往的觀察就顯得尤為有趣。
安東尼·羅瑟 © 安東尼·羅瑟 在當下的柏林,一些受EMB影響的速度更快、風格更為強硬的techno子流派類型的音樂正在成為潮流。你如何理解音樂、或者廣義的創作行為中,對於新和舊的融合?
 
我很少關注音樂潮流,就算有也是很淺顯的瞭解,或是通過我喜歡的藝術家,譬如Danny Daze、DVS1,我偶爾也會在他們的廠牌發表作品。我個人的藝術創作非常重視這樣的融合,電子音樂的發展從來都是在新與舊的交織之中,這一點與所有的藝術創作相通,當代電子樂離不開對過去的借鑒。我認為這是非常正常的過程。

你有著相當驚人的錄音室設備收藏,平時的工作中,你如何進行設備的挑選和利用呢?
 
面對海量的設備庫,最重要的是界線分明——對於每個製作內容都有相應的設備選擇邊界。精神和心理的指導已經成為我創作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錄音室中的「無數的可能性」需要在一個清楚的原則下進行有序劃分。精神只有得以平靜,才能夠在創意的河流中肆意流淌。偉大的創造力往往源於人類尚未意識或直接觸及的潛意識範圍,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這樣的情景創造條件。一個藝術家最理想的生活狀態,便是每天都在為這樣的情景創造條件。
安東尼·羅瑟 © 安東尼·羅瑟 現在很多經典設備都有復刻版或新的版本,新一代音樂人能夠直接觸及和利用。你對剛剛入門的製作人在設備上有什麼建議?
 
如今製作音樂有著非常多的可能性,電腦的普及大大降低了電子音樂製作的門檻和成本,用智能手機就能製作出東西來。我很難總結出一個通用的建議。我個人偏好硬件設備,模塊合成器是我的最愛,什麼也比不過擰鈕和雙手操作帶來的樂趣。我對於軟件設備興趣不是很大,尤其軟件通常依賴電腦系統的升級,這點我不喜歡。我的錄音室至今還在用老版的Mac Pro,裡面的硬件也無需任何OS升級,完全獨立運作。

偉大的創造力往往源於人類尚未意識或直接觸及的潛意識範圍,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這樣的情景創造條件。

我們能在新專輯的製作後記中讀到作品的製作過程,網上也有相關的錄像,你為何決定將專輯的製作過程,至少是技術層面的內容,進行記錄和分享?
 
新專輯的記錄其實算是巧合。多年來我一直都有錄製錄音過程的習慣。有一天突然萌生了把所有的記錄都整理出來,給聽眾提供聆聽新專輯的熱身機會。記錄和整理的過程相當有趣,這些資料也能幫助聽眾更好地理解我做音樂的方式,賦予音樂作品以特定的空間和個人維度。畢竟音樂正是從大家看到的錄製過程中誕生的。
安東尼·羅瑟
安東尼·羅瑟 - Me Myself Into The Future (錄音棚記錄視頻)

你曾提到,在創作的過程中總是試圖將即興的內容與腦海中的構想結合起來,並且,你認為自己作為藝術家的意義只有通過這樣的結合才能實現。那麼新專輯的構想是如何形成的呢?
 
創作的途徑總是多樣的,通常當一個音樂雛形出現,我會仔細聆聽和感受,揣摩通過它能夠述說的故事、或傳達的訊息。新專輯《3L3C7RO COMMANDO》正是基於這樣的創作方式完成。對於意義的感知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如果是製作俱樂部音樂,我非常依賴自己的DJ和現場演出經驗,這類音樂的製作工作與舞池體驗息息相關,因為人在跳舞時候的情緒實際上是與很多深層次的話題雜糅在一起。我的創作在電子樂的不同流派、techno、和實驗音樂之間進行切換和流動。
 
你曾提到過在早期階段總感覺失去了創造力。現在又是如何重拾創作的靈感呢?
 
「失去創造力」其實是一種心理現象,至少我是這麼理解。我建議每一位音樂人都能夠正視這種現象,對我而言,藝術家要解決的問題不僅僅是音樂創作的層面,自我認識與自我溝通同樣重要。一個平衡的精神和心理狀態是我抵達最大程度的創作自由的基礎,每一位進行音樂創作的藝術家都應該關注並解決自我問題。要想在錄音室中保持較高的積極性,就必須減少悲觀的視角。要做到這一點,創作者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但這是值得的,因為做到之後你便能擁有最大的創作自由。內心的「批評家」的發言權越小越好,否則很可能在真正開始任何音樂創作前,就被「批評家」的聲音所干擾,難以繼續。

小羅進行了此次書面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