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女唱片騎師
讓越來越多的女性站到混音台前

從80年代起,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就已經開始在音樂界中形成一股強大的推動力。
從80年代起,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就已經開始在音樂界中形成一股強大的推動力。 | 照片:古德隆·古特2018年在索那拉斯(Sonoras)演出現場 © 何塞·佩德拉哈斯(Jose M. Pedrajas)

「女性:壓力」——致力於挖掘更多女唱片騎師的網絡。

作者: 約翰尼斯·采勒(Johannes Zeller)

    今天涉足於電子音樂界的女性比例雖然自20世紀90年代末有所提高,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女性在電音領域的人數已經過多——恰恰相反。娜丁·莫澤爾(Nadine Moser),又名雷索姆(Resom)、蘇珊娜·科爾西邁爾(Susanne Kirchmayr),又名電動印迪戈(Electric Indigo)以及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都是電子音樂界的偶像,她們一致認為在其從事的行業中,女性遇到的困難遠遠大於其男性同行。因此,她們力圖通過國際網絡「女性:壓力」挖掘更多女DJ,讓她們更頻繁地出現在調音台前,並且獲得更多的認可。

偽稱讚與大質疑

    以蘇珊娜·科爾西邁爾為例,她在音樂生涯中就常常碰到性別歧視的言行:「舉例而言,我所有的女同事都曾經獲得過充滿同情的虛偽稱讚:『作為一名女性,你做得還真不錯。』」儘管女性本身並不直接等於劣勢。所有涉足唱片行業的新人都必須經歷艱難起步的時期,才能引起關注,作為女性在這方面的確具備有利的一面,因為女DJ畢竟是一個例外。然而,對於科爾西邁爾來說,不利的一面最終會佔上風:「我不斷發現,女性常常必須面對更大的質疑。當男性被首肯認同的時候,女性還在不斷證明自己。女性若想得到認可,就必須要有更為強大的內心。承受力差的人是難以堅持下去的。」

    以電動印迪戈的藝名,科爾西邁爾從20世紀80年代起就在音樂界中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1998年,她創立了一個面向電子音樂界及數碼藝術界的女性工作者的國際網絡——「女性:壓力」。網絡發出的訊息讓成員緊貼音樂動向、;她們也彼此提醒有關觸及性別歧視的音樂會舉辦方;發布博客並共同組織聯合行動。今天,「女性:壓力」網絡總共會集了來自75個國家的2,370位成員,其中包括愈益增多的非二元性和跨性別藝術家。「我們格外重視團結,」「女性:壓力」的創始人強調,該網絡歡迎從新手DJ到專業人士的每一個人。
  • 為了激發女性對DJ工作的熱情,娜丁·莫澤爾又名雷索姆,開設專門以女性為對象的DJ講習班。她非常瞭解,相較於男性同行,女性在電子音樂界的處境更為艱難。 照片(局部):雷索姆(Resom)@卡米尔·布雷克(Camille Blake)
    為了激發女性對DJ工作的熱情,娜丁·莫澤爾又名雷索姆,開設專門以女性為對象的DJ講習班。她非常瞭解,相較於男性同行,女性在電子音樂界的處境更為艱難。
  • 科爾西邁爾,網絡「女性:壓力」的創立人,在其音樂生涯中不斷遭遇性別歧視。 照片(局部):電動印迪戈(Electric Indigo) © 施特凡·夫勒阿/現代維也納(StefanFuhrer/WienModern)
    科爾西邁爾,網絡「女性:壓力」的創立人,在其音樂生涯中不斷遭遇性別歧視。
  •  20世紀80年代時,古德隆·古特曾經是「瘧疾!」樂隊(Malaria!)的創始成員。如今,她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女藝術家出現。 照片(局部):古德隆·古特時刻2018 © 瑪拉·馮·庫瑪(Mara von Kummer)
    20世紀80年代時,古德隆·古特曾經是「瘧疾!」樂隊(Malaria!)的創始成員。如今,她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女藝術家出現。

提高女藝術家的曝光率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既作為DJ、又身兼主持人以及音樂品牌莫妮卡音樂唱片公司(Monika Enterprise)經營者的古德隆·古特,是音樂圈中極為活躍的一分子。作為柏林「瘧疾!」樂隊(Malaria!)的創始成員,她不認為女性在電子音樂圈的境遇與其他風格的音樂圈存在著任何差別。所有地方都大同小異,她指出:「整個音樂界本身就是以男性為主導的——從發行的唱片集可見一斑。」古特回想創立「女性:壓力」初期,「一個至關重要的時刻是,我們開始計算各音樂節邀請的男女表演者的數目。結果發現,部分音樂節只邀請男性演出者,令我們所有人都感到極為震驚。」

    2015年,英國衛報的一項分析也突顯男性在音樂界中佔據「統治地位」。該報網站公開了年度音樂節的宣傳單張,名單上卻遮蓋了表演陣容中的所有男性音樂人的名字。其結果是,很多演出名單幾乎一片空白。

    時至今日,科爾西邁爾和古特都欣喜地注意到,與千禧年之交相比,女DJ更容易得到演出機會。「現在,從事電子音樂的女性比例增高了。另外,女性主義話語也得到了蓬勃的發展,」科爾西邁爾對「女性:壓力」網絡成立至今20年的進步作出上述總結。古特還指出,女藝術家的曝光率得到了提高。她很高興地看到,人們正在慢慢地意識到,音樂節可以邀請的人選並非僅有男藝術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