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我幸福的格魯吉亞?

這個前蘇聯成員國有著豐厚的電影傳統,聲名遠揚的音樂和全世界最美的首都。所有這些都體現在影片《我的快樂家庭》中,Nana Ekvtimishvili和Simon Gross創作的這部以女性主義為題材的故事構思極其精巧。| © Tudor Vladimir Panduru
這個前蘇聯成員國有著豐厚的電影傳統,聲名遠揚的音樂和全世界最美的首都。所有這些都體現在影片《我的快樂家庭》中,Nana Ekvtimishvili和Simon Gross創作的這部以女性主義為題材的故事構思極其精巧。 | © Tudor Vladimir Panduru | 《我的快樂家庭》

格魯吉亞有話要說,說給全世界聽:這個前蘇聯成員國在此次電影節上展映的影片形式完美、角度批判。

  格魯吉亞電影之國的身份並不廣為人知。這個前蘇聯成員國有著豐厚的電影傳統,聲名遠揚的音樂和全世界最美的首都。所有這些都體現在影片《我的快樂家庭》(My Happy Family)中,該片是本次柏林電影節上眾多格魯吉亞優秀影片中的一部。女教師Manana在她52歲生日時離開家,搬到第比利斯郊外的公寓獨居。男人們為她吟唱、追問原因,但Manana將自己包裹在沉默之中。

  Nana Ekvtimishvili和西蒙·葛洛斯(Simon Gross)創作的這部以女性主義為題材的戲劇展現了要擺脫偽善父權的困難。影片構思精巧,讓人想起奧塔·伊奧謝利阿尼(Otar  Iosseliani),這位格魯吉亞電影大師今年已步入83歲高齡。

衰敗的美感,閃光的人性

  海因茨·艾米高斯(Heinz Emigholz)新的散文電影《2+2=22》中展現了第比利斯,這個曾經的東西方連結之地的衰敗的美感。在這部關於奧地利電子樂組合Kreidler的紀錄片中,導演跟拍了樂隊在當地一個工作室中錄製新專輯的過程,片中大家各自無聲地專注,互不干涉。

  而在Rati Oneli的紀錄片《陽光之城》(暫譯,City of the Sun)中可以看到經典的格魯吉亞吟唱藝術。曾經的工業中心奇阿圖拉(Tschiatura)城裡上演著歌唱、舞蹈和戲劇——大家總得幹點什麼。閃光的人性照耀在這一片美麗至極的工業廢墟之中。

回顧過去展開的自我批評

  Revo Gigineishvili的影片《人質》(Hostages)是關於已成史實的過去。這部電影以1983年第比利斯飛機劫持事件為題材,是西方電影中廣受歡迎的故事,有落入俗套的嫌疑。但這裡展示的是一個國家的夢魘。夢魘中幾個年輕大學生的自由行在血泊中收場。片中的倖存者與《我的幸福家庭》中的Manana聽上去如出一轍——也許並不是偶然:你們對生活還不知足?你們這些享盡了特權的人?

  電影中格魯吉亞對自己的過去和當下展開強烈的批判。這個國家有話要說,說給全世界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