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人世與天國之間:《幾近天堂》

幾近天堂
幾近天堂 | © Rocksalt Films / Carol Salter

這部溫柔暖心的紀錄片描述了湖南省長沙市年輕殯葬禮儀師的成長之路。

       十七歲的盈嶺(音譯)像其他離鄉背井,到城市找工作的青少年一樣,離開了她的村莊,到中國湖南省省會最大的殯葬連鎖公司之一當禮儀師。這部紀錄片聚焦的禮儀師題材和拍攝已逝者遺體時不加矯飾的坦率都獨樹一幟,不過從頭到尾沒有任何不敬的畫面或者讓觀者不舒服的時刻,有些片段甚至是這次柏林影展中最好玩也最難忘的。例如,有一幕拍攝盈嶺的同學躺在禮儀桌上扮演遺體的角色,好讓她練習葬禮儀式。而當儀式進行到一半時 ,原本靜默的“遺體”卻突然開口說話,抱怨他的臉被刷洗了太長時間,手臂按摩也缺乏感情,我們看到這個“死而復生”情景又聽到「遺體」這麼詼諧逗趣,都笑了出來。這就是這部電影的魔力,在莊嚴充滿敬畏的氛圍中仍然能夠不失幽默,在死亡中看清人生,也在人生中看透死亡。

       英國導演卡羅爾·索爾特( Carol Salter )能夠取得殯葬公司與公司顧客的拍片放映許可實在讓人佩服。這部紀錄片優雅從容地處理了人生中最困難的議題中,片中我們看到可延展的機械手臂如同直達天堂般將棺材向上搬運到儀式舉行的房間,也看到儀式司儀如何練習口條,不同的家庭如何表達悲傷情緒,人们如何在已逝者身邊商議葬儀費用,禮儀師又是如何拿著電蚊拍等待揮拍的好時機。我們還看到已逝者的身體近景,像是他們的腳指甲如何被修剪、臉如何被上妝、手臂如何被擦拭、頭髮如何被梳理。近景也處理生者的身體,像是盈嶺對於學長特別長的睫毛著迷似的詰問,以及他們儀式裡的不停穿脫的塑膠手套。

       在《幾近天堂》(暫譯,Almost Heaven)媒體放映會之後我和其他的影評人同事針對這部電影進行了很長時間的深入討論,我們一致驕傲地承認觀影的時候都哭了。我沒有辦法具體地解釋是什麼讓我們落淚,也許看到電影裡被生者深愛的已逝者靜止的肉身,觸動了我們脆弱的心弦?也或者我們並不習慣思索肉身可滅、滄海一粟、蜉蝣天地的事實? 《幾近天堂》 將生與死並肩而置,因為生死本是一體,我們只是習慣了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