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圖像的訴說

電影截圖《童心無歸處》
電影截圖《童心無歸處》 | © Netflix/Michael Latham | „Casting JonBenet“

混搭風格的紀錄片由來已久,在本屆柏林電影節上,這些混搭影片尤為引人矚目。如何界定這類影片自然是件棘手的事情。不僅各個影片本身的內容十分多元,影片之間也大相徑庭。

       我們先說說巴西導演João Moreira Salles的紀錄片《In the Intense Now》,片中1968年5月的歷史資料圖片和導演母親1966年文革時期在中國度假期間所拍攝的私人錄影被混合在一起。敘述方式本身充滿個人情懷,此外該影片還伴隨著精彩的旁白解說,讓人想起克裡斯·馬克經典的散文電影(《日月無光》,1983年)。Salles沒有把圖片用作資料,而是用它們為導演自己的回憶提供時代背景:為什麼拍攝了這些圖像?關於1986年的巴黎、布拉格、巴西,這些圖像要告訴今天的我們什麼?

        逝於1987年的美國作家詹姆斯·鮑德溫也是一位偉大的散文作家。影片《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將詹姆斯·鮑德溫的文章片段和若干關於20世紀60年代美國黑人文化混合成充滿個人色彩的圖像。詹姆斯·鮑德溫這位尖銳的人道主義鬥士傳揚著當時倍受壓迫的黑人的聲音。影片不僅展現了公民權益維護者瑪律克姆·X(Malcolm X)和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電視辯論,也了顯示了好萊塢對美國黑人生活的熟視無睹(《沒有人像我的爸爸》)。這是一段創傷史,直到2014年弗格森事件,創傷一直隱隱作痛。

        一部電影可以振奮人心,而電影中所謂的英雄又讓人無比沮喪,怎麼會這樣?倫敦女導演安德拉·盧卡·齊默曼(Andrea Luka Zimmerman)的影片《清除記憶》(Erase and Forget)記錄了美國退伍軍人詹姆斯·柏格裡茨(James „Bo“ Gritz)。這位78歲的軍人曾是電影《第一滴血》中男主角蘭博的偶像。他支持戰爭,被愛國右翼勢力奉為偶像,這是老黃曆了,可正是這樣一部關於美國白人舊題材的電影在當前的形勢下卻顯得尤其及時。所以出路只有一條,就是荒誕化的處理。凱蒂·格林(Kitty Green)的影片《童心無歸處》(Casting JonBenet)把一個發生在1996年的真實謀殺案搬上了銀幕,為此她設置了拍攝場景。那個6歲的選美冠軍Jon Benet Ramsey究竟遭遇了什麼?十幾位參選者講述了他們的推測。這是一部紀錄片和故事片的完美結合,是一部真正的混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