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當台灣來的殺手變成東京的牛肉麵廚師:《龍先生》和跨文化交流

龍先生
龍先生 | Ⓒ 2017 LIVE MAX FILM / LDH PICTURES

日本導演Sabu也是柏林影展常客,這次帶來日本、香港、台灣和德國共同製作的電影,講一個台灣殺手在日本和一個小男孩不期而遇的緣分。

       龍先生是個住在台灣高雄的職業殺手,在日本執行任務時受傷了,被日本黑道份子追殺,只好躲入吸毒成癮者聚居的廢棄地區,在那裡與一個小男孩還有一群好心的鄰居交上了朋友,同時也蛻變成台灣牛肉麵的廚師,兩種職業都需要一樣的嚴密精准,用的還是同一把刀。

       殺手和小男孩的情感連結聽起來也許與北野武的《菊次郎之夏》雷同,可是《龍先生》之美在於飾演龍先生的張震不是北野武,張震不僅迷人可愛,還表演出冷酷態度下的絕妙喜感。《龍先生》和《菊次郎之夏》之不同也在於主要角色是一位外來者,龍先生無法以日文溝通,所以在電影大部分時間裡都是處於聾啞的狀態,隨之而來的文化衝擊、溝通障礙、無言的互相友好仿佛滑稽的笑鬧劇,然而異鄉人所在的這個聚集著社會鄙視和遺忘的邊緣人的荒涼殘破的社區裡又充滿著苦樂參雜的滋味。

       電影氣氛基調的轉換的確有時候感覺很突兀,女主角的故事線也稍显疲軟,有些片段感覺上甚至很像觀光局的宣傳影片,特別是那些拍攝夜市、閃爍著霓虹燈的街景、讓人口水直流的菜肴的鏡頭。《龍先生》可能並不完美,可是還是不失為一部好看有趣的電影。

       我最喜歡的一幕是電影最後當龍先生的日本鄰居嘗試在高雄過馬路,每台車都呼嘯而過不等行人,失敗了幾次之後這群日本人只好用雙手壓在汽車引擎蓋上,強行把路上的車攔下來。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的觀眾可能不見得感覺這個幽默的片段好笑,可是我覺得,用這種含蓄又嬉戲的方式表現小至過馬路的文化衝突非常聰明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