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18年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金熊之後

王全安導演的《圖雅婚事》2007年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
王全安導演的《圖雅婚事》2007年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 | 攝影: Andreas Teich © Berlinale 2007

贏得金熊獎可以替電影帶來很高的關注度,可是中國的觀眾對這些得獎電影真的都會照單全收嗎?四部奪得金熊獎的中國電影的故事。

作者: 陳韻華

  去年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中的中國動畫片《好極了》(後來更名為《大世界》),是首部入圍歐洲戛納、柏林、威尼斯三大影展主競賽單元的動畫長片,也在年底的金馬獎風光奪下最佳動畫長片。國內上映前在豆瓣上口碑好評不斷,但是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今年一月上映首日的排片比只有2.3%,累積總票房兩百餘萬元。這種影展品味和國內觀眾喜好之間的分歧並非獨有,綜觀柏林影展史上得過獎的四部中國電影,各種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下,他們的命運各不相同。

  第一部奪下金熊獎的中國電影是1988年張藝謀改編莫言小說而成的《紅高粱》,柏林之後在各國際影展獲獎無數,也是文革後第一部在美國院線上映的中國電影,是當年內地票房冠軍,西安電影制片廠最後得到四百多萬的票房收入,國內外的口碑和票房雙收之餘,對於當時的電影取材、風格以及西方電影市場看待中國電影的眼光都產生決定性的影響,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直到現在都是電影課程上常見的題材。

  第四代導演謝飛1993年得獎的《香魂女》則似乎被大眾遺忘了,這部電影描述舊時代中國女人身不由己的無奈和隨波逐流下的殘酷,柏林之後也於芝加哥國際電影節為斯琴高娃奪下最佳女演員獎項,並在歐美各地發行,可惜國內看過的人並不多,累計票房0.8萬元。愛丁堡2007年舉辦中國電影節,大師論壇項目請來謝飛講課,我是在那裡的回顧展中看到的。下一部得金熊獎的是2007年王全安導演的《圖雅的婚事》,講述內蒙古阿拉善盟的蒙古族婦女帶著殘疾的前夫一起徵婚的故事,製作成本約十萬元。在中國票房反應平平,累計票房兩百萬元,可是在海外的票房收入則超過兩百萬美元(總票房的96.4%),很受歐洲人喜愛,尤其是瑞士、德國、法國、義大利等地。

  2014年奪下最佳影片和最佳男演員雙熊的《白日焰火》則成功地面面俱到,以破億的票房創下影展獲獎電影的國內最高票房紀錄,也同時在歐洲各地全面上映,在海內外都取得很大的關注度和很正面的影評肯定。《白日焰火》的成功可以歸功於其成功橫跨藝術和商業邊界的類型與風格,故事由北方小城的離奇碎屍案講起,調查案件的警察由於失職當起了保安,步步牽扯進被害人遺孀的愛情陷阱裡。既是黑色驚悚片也有文藝愛情,淡化社會批判精神,也同時保留作者電影風格,讓夢境與現實並現,不但受惠明星光環也受到官方支持肯定,更重要的是通過專業電影營銷手法,成功整合線上線下資源,建立起品牌性,三年過後還是很少看見成功複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