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18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迎風而上》和《故障貓》

《迎風而上》(2018)劇照
《迎風而上》(2018)劇照 | © Berlinale

我們什麼時候真的準備好當個成年人?成年究竟代表什麼?我們更喜歡在家照顧嬰兒還是在酒吧玩到天亮?要環遊世界還是存錢買房安定下來?在今年的德國電影視角單元中,《迎風而上》和《故障貓》兩部電影都探討居住在德國的年輕女性所面臨的人生抉擇,我相信她們的詰問和踟躕也會引起中國年輕女性的共鳴。

作者: 陳韻華

      《迎風而上》(暫譯,Rückenwind von Vorn)的導演Philipp Eichholtz自他前兩部長篇劇情片《来爱我》(Liebe Mich!,2014)和《盧卡輕舞》(Luca Tanzt Leise, 2016)起就一直專注於大女主的角色。在《迎風而上》中,年輕的Charlie在柏林一所小學教書,她想逃離包括她男友在內的其他同齡人個個都準備生娃、存錢買房的道路,只想自己去尋找內心深處真的想要過的人生。 

       在Susan Gordanshekan首部長片《故障貓》(暫譯,Die defekte Katze)中,女主角也在尋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不過跨文化層面讓她的人生問題變得更難解。受過良好教育的伊朗年輕女人Mina與婚禮前僅見過幾次面的伊朗裔德國籍的助理醫生Kian成婚之後移居德國,Mina很享受她在德國新發現的自由氛圍,而隨著時間推移,Kian卻相反地發現了自己更保守的一面。最後壓垮駱駝的那根稻草是Mina不顧Kian的反對,堅持領養一隻睜著綠眼睛,用野性兇猛的神情直勾勾地盯著人看的灰毛貓,這是她重申自由意志的姿態,卻讓兩個試圖在婚後墜入愛河的人漸行漸遠。 

       這兩部電影都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角色營造不夠完整,劇情發展也稍嫌薄弱,可是我很喜歡其中展現的女性視角,在某種程度上,我在她們身上也看到了自己。從求職網頁智聯招聘的統計數據來看,中國有40.1%的職業女性不願意生孩子,63.4%的女性擔心生孩子會對自己的職業發展產生重大影響,這樣的數據顯示兩部電影並不是只會對我一個人產生共鳴。隨著中國社會經濟的高速發展,女性正在重新定義自己的身份、定位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並重新檢視人生中的優先順序。很多生活在城市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獲得了經濟、心理上的獨立以及自信,所以他們的自我認同不再侷限於家庭框架內。就像Charlie和Mina一樣,他們面臨的是未知的荒原,充滿各種可能性,也同時讓生活的選擇變得艱難。 

       我們也可以在中國當代藝術電影像是《相愛相親》(2017)、電視劇像是《夫妻的那些事》(2012),甚至是往往一再重現性別刻板印象《前任3:再見前任》(2017)、《閨蜜》(2014和2017)、《一夜驚喜》(2013)和《杜拉拉升職記》(2010)這樣的商業電影中看到當今中國女性多元的生活型態和她們在媒體裡逐漸轉換的形象。張艾嘉執導並演出的《相愛相親》尤其有意思,因為電影承接她2004年拍的《20 30 40》,探索的是三個世代三位女性看待自己在世界中的角色。中年女子慧英堅持要將父母合葬,好紀念他們之間的愛情,她的一意孤行漸漸疏遠了她的丈夫和女兒。她父親在村里的第一任妻子拒絕了這個請求,因為對老太太來說,丈夫的墳墓象徵著她作為妻子的地位。而慧英的女兒和母親與祖母輩大不相同,她就如同Charlie和Mia一般專注自我,面對渴望去北京工作的音樂人男友,她必須自己決定對她而言什麼是愛,而她自己希望如何生活。 

      《迎風而上》和《故障貓》並非大師之作,但都和《相愛相親》一樣平衡了各種複雜情緒、觀察細微敏銳,對人性弱點也願意溫柔理解,這些特質都超越了不同文化之間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