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18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闭嘴弹琴》以及传记体电影类型

"Shut Up and Play" the Piano by Philipp Jedicke
"Shut Up and Play" the Piano by Philipp Jedicke | © Rapid Eye Movies / Gentle Threat

柏林國際影展的電影大觀項目中有一部菲利普·傑迪克(Philipp Jedicke)拍攝的傳記體紀錄片《閉嘴彈琴》《閉嘴彈琴》,紀錄曾得過葛萊美大獎的加拿大音樂家、作曲家、鋼琴演奏家和娛樂表演藝人Chilly Gonzales的傳奇故事,電影不僅詼諧,也充滿自我反思和自我嘲諷,不僅如實描繪這個以浮誇自大著稱、行事另類而且時時尋求關注的藝術家,並同時對我們當代的媒體文化現象提出思索。

作者: 陳韻華

  為還在世的人物紀錄立傳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當這個人物和Chilly Gonzales 一樣多才多藝也變幻莫測。我覺得非常難得的是,《閉嘴彈琴》(Shut Up and Play the Piano)平衡了各種元素,一方面加入導演的電影美學視角,也真實呈現人物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交織不同層次的虛構性,提供強烈的娛樂效果,對待這位廣泛啟發影響其他當代音樂家(包括Feist、賈維斯·卡克、Peaches、蠢朋克和德雷克)的傳奇性人物可以說得上是公正持平的。這部紀錄片從他當年在加拿大音樂界以“Gonzales”之名開啟職業音樂家生涯追溯起,在柏林90年代後期地下龐克次文化場域大獲成功,之後去了巴黎,一直拍攝到近期在科隆愛樂穿著浴袍和襪子的音樂會演出。一些從未發表過的影片像是Chilly Gonzales自己拍攝的視頻,用一種嬉鬧頑皮的方式和新拍攝的採訪材料、音樂會的現場錄像以及虛構的戲劇化場景混合剪接在一起。我們一路看著他音樂風格的變化,從柏林時期的爵士、流行、龐克、rap、freestyle、電子音樂,轉變為鋼琴獨奏和更加成熟的混搭,結合古典鋼琴作曲和流行音樂脈動,兼顧音樂性與娛樂價值。他非常善於利用音樂創作中所有超脫音樂以外的元素來吸引觀眾和媒體的注意,替自己建立了一種另類的舞台性格,甚至在2003年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還曾經大聲宣布參選柏林地下音樂的總統職務。有一次他真的跳進一架平台型大鋼琴“裡面”,然後還要求一臉震驚而且看上去很嚴肅的愛樂觀眾舉著他玩人群衝浪 。這部紀錄片和Chilly Gonzales的各種行為藝術玩成了一片,不但一起上演了一場Chilly Gonzales尋找Chilly Gonzales的替身的選角秀,還讓他與事先錄製了以後放映在電視屏幕上的賈維斯·卡克進行互動。我們自始至終無法得知紀錄片何時結束,虛擬的戲劇世界何時開始,也不知道Chilly Gonzales何時以真實自我的身份出現,何時則以舞台上的Chilly Gonzales角色出現。所有的界線都故意模糊不清,所有的疆界也被有意地跨越了。

  其實,我們每年都會在柏林電影節看到好幾部傳記式電影(今年除了Shut Up and Play the Piano之外,還有同在電影大觀項目中著名歌手M.I.A.的傳記式紀錄片Matangi/Maya/M.I.A.),這種電影類型在中國並不流行,特別是當涉及音樂家的傳記電影,或者傳記式的紀錄片。中國最為人所知的傳記電影應該得算上陳凱歌的《梅蘭芳》,把紀錄片式的真實生平和虛構戲劇故事交織在一起,描繪現代中國京劇藝術家中最著名的梅蘭芳的藝術和愛情生活。另外,也許是因為她的傳奇人生經歷過偽滿洲國、抗日戰爭和避難移居香港,作家蕭紅的人生故事已經登上兩次大銀幕,一次是霍建起2012年拍的《蕭紅》,另一次是許鞍華2014年拍攝的《黃金時代》,在當年的金馬獎奪下最佳導演獎。至於傳記體紀錄片方面,王兵2007年的《和鳳鳴》和2017年的《方綉英》都專注於為那些被邊緣化和被遺忘的人發聲,而賈樟柯的2006年的 《東》和2007年的《無用》則把焦點放在畫家劉小東和時裝設計師馬可身上。

  為什麼中國電影中看到的傳記體劇情片或紀錄片相對較少?為什麼與其他地方的電影製作相比,中國當代音樂人的傳記故事很少被拍成紀錄片? 這都是一些一時之間難以回答的問題。其中一個原因應該牽涉昂貴的音樂版權和與常常與被拍攝人物陷入法律爭端等等棘手的製作問題,也因此拍攝孫中山先生、孔子和阮玲玉這樣的歷史人物會比較容易繞過這些難處。傳記式紀錄片的導演視角和被拍攝人物產生衝突的例子很多,最近的一個例子是2018年日舞影展Matangi/Maya/M.I.A. 的首映會,這部紀錄片自電影導演史蒂夫·洛夫里奇(Steve Loveridge)取得M.I.A.的自拍視頻和未發表的影像片段以來已經過了十餘個年頭,電影主要紀錄她作為音樂家、作為種族與社會議題活躍分子,以及作為一個人的種種歷程。M.I.A.與全場觀眾一起在首映會上首次觀看電影之後,公然抱怨導演洛夫里奇把她最酷的部分都剪掉了,她說如果自己拍攝的話就不會把電影拍成這樣。與此同時,最近籌拍中的一部傳記式電視劇想取材風靡中文和日語音樂世界的歌星鄧麗君,製作方嘗試取得她那些在70和80年代大受歡迎的48首歌曲的版權時看來是遇到了很多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