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18柏林電影節部落格
保持自己的節奏感

《日光之下》(2015)劇照
《日光之下》(2015)劇照 | 導演:邱陽

青年導演邱陽2017年在坎城以《小城二月》獲得短片金棕櫚獎,是中國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人。他目前正在籌備長片處女作,今年也參加了Berlinale Talents,

我在其他訪談裡看到你因為家學淵源的關係,本來是學畫畫的,也可以從你的電影中構圖和色彩調度上看到畫家的思維。讓你最開始想拍電影的契機是什麼? 

契機可能比較複雜或者隨機,因為我當時本身學習跟生活的狀態,讓我有了一個出國留學的機會。但是因為自己當時學習的狀態,所以並不想選擇一個太過學術的專業。學習電影是當時隨機跳出的想法,當然也可能跟我跟我爸喜歡看電影有關。繪畫和電影也許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是我覺得看待的態度都是一樣,我都盡可能的把電影創作看做非常私人化的東西。 

你是在澳洲維多利亞藝術學院學的電影導演專業,然後回家鄉常州拍片。在澳洲生活的經驗以及來自與其他中國年輕獨立導演不太相同的生活圈是否給於你另一種看待故鄉的眼光? 

我覺得多少會有。不管是被動或者是主動的不同。一個人看待東西的角度更多是通過這個人的經歷與知識所產生的。對於我來說能儘量從更可能多的角度看待東西是一件對於我的創作跟生活非常有益的狀態。 

因為坎城電影基石劇本工作坊(Cinéfondation Residence)的關係,你在法國待了五個月,能跟我們分享你的收穫和啟發嗎?坎城影展得獎之後,工作和生活產生了什麼變化嗎? 

工作坊裡我覺得最受益的其實是接觸到全世界各地的年輕電影導演,跟他們在思想文化上的交流是我覺得最珍貴的東西。也時時刻刻讓我保持著能夠學習到不同角度的思考。得獎之後一段時間變得更忙,但是現在更多的是嘗試躲藏起來,能回到之前隱居創作的普通人狀態。 

你覺得自己在拍片和生活上受了哪些導演和電影的影響? 

我都儘量不讓自己在這兩方面受到任何人的影響。

在Berlinale Talents你的頁面上看到你對小成本、多方合作的電影製作有興趣,也對人權議題感興趣,能談談你在Berlinale Talents期待尋求的合作模式嗎? 

我不會帶著很強的目的性去,更多的是能結交可以聊得來,可以一起玩的朋友。然後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可以嘗試合作。我現在合作的攝影師,燈光師,剪輯師,都是電影節結交到的朋友。 

你的兩部短片都觸及家庭關係的主題,能跟我們談談為什麼與家庭相關的主題特別吸引你嗎? 

我認為我們都是家庭教養和所受教育下的產品,今日的我們其實有很大部分是從家庭經驗形塑而成的。而我們作為家庭環境下的產品,也共同形塑了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對我而言,要想瞭解我自己和我所生活的世界,一個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往內探求家庭世界,然後試著瞭解。 

我很喜歡你跟拍攝物件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攝影機移向拍攝物件的時候常用緩慢的行板。能跟我們分享你影像風格和拍攝主題之間搭配調度的思索嗎? 

更多是自己對節奏感的思考吧。這是一個挺直覺性的東西,什麼時候覺得要拉遠,什麼時候可以走進。這個可能跟音樂的節奏更接近的東西。至於畫面的構圖取捨完全就是憑藉自己的感覺了,其實我並沒有一個比較嚴謹的視覺系統,我也很喜歡一直嘗試一些新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