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第69屆柏林電影節
告別、爭論、電影佳作

2019年頒獎典禮:電影節主席Dieter Kosslick 與獲獎者和評審。
圖片(局部):© Alexander Janetzko/Berlinale 2019

第69屆柏林電影節結束了,這是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最後一次擔任柏林電影節主席。本次電影節的參賽影片內容豐富、跨度驚人,引發了觀衆的熱議。

作者: 烏拉·布倫納(Ula Brunner)

    在最後的時刻,迪特·考斯里克還是難以抑制淚水,柏林電影節頒獎典禮上,所有來賓都給予了即將卸任的電影節主席誠摯的掌聲,掌聲經久不息。大概考斯里克也曾希望這一屆電影節能更加星光熠熠吧,國際巨星如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戴安·古嘉(Diane Kruger)、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都可在銀幕上看到,不過都不是競逐獎項的電影。本屆電影節貫徹18年來堅持的「考斯里克風格」:參展電影數量巨大,約有400部電影與觀衆見面,影展整體策劃充滿了電影節主席的自我色彩,入選影片都會引發強烈的爭論。 

評選委員會做出了明智的抉擇

    第69屆柏林電影節上,16部在美學和內容跨度極大的影片參與金熊獎和銀熊獎的角逐,包括女同性戀、人物肖像式描述、家庭史卷、恐怖片都紛紛入選了本次參賽單元。從質量上看,大家一致認為本次電影節處於相當不起眼的一年,以朱麗葉·庇洛仙為主席的本屆評委會最終作出明智的選擇,向外界發布了正確的信號。
那達夫·拉皮德執導的影片《同義詞》獲得金熊獎  導演那達夫·拉皮德,製片人薩義德·本·薩義德 那達夫·拉皮德執導的影片《同義詞》獲得金熊獎 導演那達夫·拉皮德,製片人薩義德·本·薩義德 | 圖片 (截圖): © Richard Hübner/Berlinale 2019     電影節的大獎金熊獎頒予那達夫·拉皮德(Nadav Lapid)的影片《同義詞》,這部由法國與以色列合作的影片充滿張弛的力量,講述一個生活在巴黎的以色列年輕人採取激進的做法以割斷自己的過去,這是一個關於「無根漂泊」與「追尋意義」的故事,在當今被移民潮流和全球變遷主導的世界,它向人們提出了身份認同的問題。 

兩部不同尋常的德國電影獲得了銀熊獎

    銀熊獎由兩位德國女導演獲得。諾拉·芬沙伊德(Nora Fingscheidt)精彩導演的首部故事片《系統破壞者》描繪了一個受過創傷並具有攻擊性的孩子。該片獲得亞佛雷德鮑爾獎,此獎項嘉獎那些「給電影藝術帶來新視角」的影片。安姬拉·夏納萊克(Angela Schanelec)獲得最佳導演獎,她是其中一位所謂的「柏林學派」導演。《我離家了,但……》是一部關于一個13歲男孩的拼圖式電影,他離家一段時間之後又重返家園。安姬拉·夏納萊克該部影片情節簡單,人為刻畫痕跡明顯,配有莎士比亞片段,整部影片貫穿著動物的鏡頭,本片引起了觀衆強烈的爭論,有些觀衆對它謎一樣的敘述完全不知其所以然,有些觀衆則是分外為之叫好。

恐怖片引發了爭議

    第三部德國電影《金手套》引發了本屆電影節上最強烈的爭議,這是法提·阿金(Fatih Akin)導演的作品。阿金2004年以《愛無止盡》獲得金熊獎,他是其中一位由柏林電影節一手培養的導演。以海因茨·施特隆克(Heinz Strunk)同名小說為版本的電影《金手套》講述了臭名昭著的漢堡連環殺人犯弗里茨·洪卡(Fritz Honka)的真實故事,整部電影至始至終貫徹著恐怖效應、刀光血影和污濁,首映式幾天之後都還是人們熱議的話題。本片在電影節上空手而歸。

中國影片獲得銀熊獎,張藝謀新作可能未通過審查

    對於中國的參賽影片《天長地久》,大家一致認為非常精彩,得獎的呼聲很高。與競逐本屆獎項的大部分導演一樣,王小帥也不是電影節的新面孔,2001年憑藉電影《十七歲的單車》就獲得銀熊獎。是次參賽的影片講述一對因為車禍失去獨生子的夫妻,折射出30多年以來中國計劃生育政策帶來的影響。
最佳女演員: 詠梅,在王小帥導演的《天長地久》中扮演女主角 圖片(局部) © Richard Hübner/Berlinale 2019     男主演王景春和女主演詠梅因演出細膩分別獲得最佳男女演員獎。評審委員會嘉獎這部中國電影也讓人們把目光投向了電影節的另一話題。人們熱切期待的張藝謀新作《一秒鐘》臨時被撤出比賽,據稱是因為後期製作出現問題。大家猜測其原因在於中國的電影審查制度,張藝謀的電影主題是文革時代,文革至今仍是中國一個棘手的問題。

電影的未來與柏林電影節

    伊莎貝拉·庫謝特(Isabel Coixet)執導的西班牙電影《伊萊莎與馬瑟拉》由網飛“Netflix”製作出品,此片之前就遭到了影院人士的反對。一部不是首先為了放映檔期製作的電影是否有資格參加電影節?網絡視頻服務公司一定會影響到電影業的未來,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自從迪特·考斯里克2001年擔任柏林電影節主席以來,電影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電影節的意義也由此産生變化。視聽世界「正在進行一場深刻的變革」,考斯里克如是說。在過去的18年,他取得了很大的成績:支持德國電影業的發展,關心電影業人才的成長,把柏林電影節發展成為世界上觀衆參與最多的電影節。2019年5月卡洛·夏特瑞安(Carlo Chatrian)和瑪麗埃特•里森貝克(Mariette Rissenbeek)將接任考斯里克的主席職位。在這個媒體世界日新月異的時代,柏林電影節新的定位將是下任主席將要面對的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