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吳林峰專訪
現實的牢籠和建造者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入圍「論壇」單元的《春暖花開》是中國導演吳林峰與塞爾維亞導演兼攝影師Ivan Markovic合作的影片,這是他們繼2016年短片《白鳥》之後第二次入圍柏林電影節。影片仍然延續他們冷峻凝重的視覺風格,試圖用影像去描繪現實的牢籠。電影《春暖花開》讓我們看到城市這個龐然大巨物在晝夜不停地運轉,而通過影像層層放大之後,與這個光鮮的城市完全不相稱的一群城市建造者正在前赴後繼地築起這座關押自己身體和精神的巨大囚籠。

作者: 丁大衛

想起在2016柏林影展短片競賽看到你的«白鳥»,感覺《春暖花開》無論是影像風格抑或探討的主題都蠻接近的,都有一些貫穿的東西歌德學院:你和Ivan Markovic開始合作的契機是什麼??這部影片又是如何開始構思的呢?

吳林峰:大概是七年前,我的學生作業短片入選慕尼黑電影學院主辦的一個電影節,Ivan當時有關攝影的影片也入圍。當時我認識一幫塞爾維亞兄弟,他們很喜歡我的電影,就決定幫忙推薦給富斯杜利加主持的電影節。第二年我當時的新片又去了同一個影展,我們便再次見面,之後我把他帶到中國。我們兩個人先合作拍攝了一部紀錄片,那還是2013年的事情。後來就有了«白鳥»,這些年就一個接一個片子拍下來。

想起在2016柏林影展短片競賽看到你的«白鳥»,感覺《春暖花開》無論是影像風格還是探討主題上都蠻接近的,都有一些貫穿的東西。

視覺風格上,我們的確是想繼續拍這樣的片子。而且它們的確有一些很奇妙的聯繫。比如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尋找«春暖花開»的男主角,都不滿意。於是我們就聯繫«白鳥»的男主角,發現其實他自從參演«白鳥»已經對電影產生了很深的興趣,正在學電影,我們叫他來北京幫忙,解決了選角問題。

如果說契機,最早還是Ivan想開拍這部電影。因為我在北京,對很多事情見怪不怪,但同樣的事情對Ivan來說卻觸動很大。在拍«白鳥»的時候,我們去過北京的防空洞,當時裡面還住著一些人。他就回想起美國轟炸南斯拉夫的那段日子。當時被炸毀的駐華使館距離他家並不遠,他們全家也都是躲在防空洞中。這很像是兩個不同的國家有著很微妙的聯繫。包括城市和空間的關係,城市和人的關係,城市的發展和城市建造者之間的反差等等。

我感到《白鳥》和《春暖花開》的鏡頭都有一種很直接的壓迫感,囚禁的感覺非常明顯。這種現實對勞工階層的擠壓是你們要表達的嗎?

雖然看上去我們鏡頭中的人都在一個很孤獨很壓抑的環境裡面,但說實話,在我們虛構出來的視覺空間中,雖然每個人看上去都非常「苦海仇深」,但並不代表著現實中是同樣的角色,在創作的時候,反而可以在他們身上看到我們自己的影子。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 ©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最初看來你們的影片是一個現實關照非常強烈的作品,但現在聽起來你們對虛構的興趣更大。

作為一個創作者,其實在拍攝和剪輯的過程中很清楚中間虛構的成分有多大,經常面臨取捨。比如《白鳥》是在我老家湖南拍的,當時我們是想把它做成一種迷幻、潮濕的感覺,它比較浪漫,反而不是囚禁的感覺,而後者用來形容《春暖花開》可能比較貼切。我們為這部影片選取了跟湖南很不同的城市——北京。影片中柔和,柔軟的東西就少了很多。包括在拍攝時使用的鏡頭等,都是為了讓影像更銳利一些;空間上的展現也不會像《白鳥》那種亂的,多邊形的結構,而是比較正的,上就是上,下就是下,我們也在有意追求這種感覺。這種做法實際上是想展現城市。一個城市的文化和建築對在城市居住者的性格心理和生命狀態影響到底有多大。

我很好奇你們在工作的時候是如何配合的,有具體的分工嗎?原本的構思都實現了嗎?為什麼最終呈現出來的是一個中片呢?

其實也沒有特別明確的分工,因為我們喜歡的東西都很接近,所以沒有大的分歧,什麼事情商量一下就可以了。當然在劇本討論的時候還會有分工,但到了現場就很少了。

最初的構思算是大部分都實現了,成片也都在意料之中。但其實我們最早是打算做長片,但後來由於資金,條件等種種不足,同時也擔心某些素材不夠好,強行製作成長片會影響質素,最後還是決定只保留最好的部分,做成60分鐘。整個入選到放映還是有些倉促的,我們將DCP(數碼拷貝)送到電影節的時候已經是2月8日開幕第二天了。最初的選片版本和最終放映版本相比差別還蠻大的,我們在當中又做了大量的工作。

也算是第二次在柏林電影節參展,有沒有什麼感想?

毫無疑問,柏林電影節是歐洲最大的其中一個電影平台,雖然是第二次來,但是感覺自己所認識,所接觸的還都僅僅是冰山一角。最早的時候,我對電影節這種形式非常排斥,因為大部分人並不會跟你談真正的創作,更多的是來社交。但後來我在這裡交到很多朋友,大部分也都是志同道合的人,所以必須承認,柏林電影節算是我創作生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從製片角度來講,支持影片的資金都來自哪裡,籌備資金的過程困難嗎?

一半來自一些德國的電影基金,另一部分來自中國。如果沒有前者在最早期的支援的話,我們也很難在國內拿到另一半錢。因為在國內有時大都是私人關係,對於一個藝術電影項目,如果先有筆來自海外的資金作為背景,對於國內籌資會非常有幫助。

下一部影片有什麼打算了嗎?

我去過我岳父在湖南鄉下的葬禮,一些夜晚的儀式等等給我觸動很大,Ivan在塞爾維亞的森林中也有過幾乎同樣的經驗。所以下一部我們正在籌備在中國和塞爾維亞合拍,看會產生怎樣的重迭和呼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