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20年柏林電影節博客
七十年時間之流裡的電影,和我們一起老去

《小武》
《小武》 | © TOP CLEVER

柏林電影節到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的年頭,電影的過去、現在、未來之間千絲萬縷地拉扯著,時光在我們觀影的日子裡流逝,這些陪伴我們一起老去的電影也映照我們當年觀影的自己。在柏林電影節七十年時間之流裡,我們看到自己隨著生物學法則消失的青春韶光,也看到電影導演當初無所畏懼的大膽創新,以及歷經歲月淬煉之後在作者風格、類型、技術、媒介、心境上的轉變。

作者: 陳韻華

    紀念七十週年展映的特別單元“On Transmission”就打算刻印時間的傳遞性,藝術總監卡洛·夏提安(Carlo Chatrian)邀請了七位對柏林電影節影響重大的導演,讓他們選擇想要對話的對象,也重新放映他們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贏得兩次金熊獎的李安(1993年《喜宴》和1996年《理性與感性》),將與坎城電影節嫡系的是枝裕和對談,是高手過招。1998年以《小武》被青年論壇挖掘的賈樟柯則選擇與兩年前在平遙國際電影展獲獎的新生代導演霍猛(《過昭關》)一起,是世代傳承。

  • 日子 © Homegreen Films
    日子
  • 日子 © Homegreen Films
    日子
  • 日子 © Homegreen Films
    日子
    競賽單元中唯一華語電影《日子》的導演蔡明亮,也見證了近三十年來柏林電影節的更迭。他初生之犢之作《青少年哪吒》(1992)入選電影大觀,去年電影大觀四十年回顧時又重溫了一次。之後第三部長片《河流》(1997)得了柏林評審團大獎,2005年又以《天邊一朵雲》拿下銀熊獎,而上次來柏林是2014年再次回到電影大觀的冥思之旅《西遊》。這次的長片《日子》是他的第十一部電影,說的就是他的日子、小康的日子、拍電影的日子、有電影的日子,一種極簡主義、更自由更個人、更手藝人的拍片模式,日子越過越恬適靜好。
 
    繼去年華語電影在柏林影展豐收卻也臨時撤了兩部片之後,今年入選的華語電影數量銳減,電影大觀裡只有《叔·叔》一枝獨苗,青年論壇裡只有由賈樟柯擔任監製、宋方導演的《平靜》。新世代項目裡有兩部短片:孫立軍之前在新加坡電影節展映過的《秋實》和廖潔雯的《手足》。秋實結合水墨和皮影,用輕快又既白當黑的筆觸講一個蟋蟀的故事,《手足》則是一腔青年熱血在街頭。
 
    山自山,水自水,時光輕輕催。電影和電影節就是我們的山河故人,只能陪我們走一段路,遲早是要分開的,七十年前如是,七十年後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