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影展部落客 2020
叔與叔黃昏之戀的美麗與哀愁——與《叔·叔》導演楊曜愷的訪談

《叔·叔》
《叔·叔》 | © New Voice Film Productions

柏與海兩個六、七十歲的男人,都是胼手胝足為家庭奔忙的典範。他們相遇,然後談著讓人臉上總是帶著抹微笑的戀愛,帶著皺紋和斑點的皮膚緩慢而炙熱地互相靠近,在日常瑣碎的擦車、買菜、散步裡受著主流社會禁錮,也想追求自己自由爛漫的情慾與愛情。《叔·叔》溫柔細膩,沒有大道理也不聲嘶力竭。人到晚年,能否放手一愛?

作者: 陳韻華

很榮幸與導演楊曜愷在柏林影展前夕談談在中國式家庭裡掙扎的同志黃昏之戀
 
您受到江紹祺教授撰寫的《男男正傳》啟發之後,如何發展出劇本?
 

作者是我的朋友,這本書採訪60至80歲男同志的主題是以前在電影中前所未見的,於是我跟一些受訪者碰了面,後來又發現叫“晚同牽”的年長同志互助團體,劇本便來自於這些交談、討論,結合自己的想像。
 
電影中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表達特別克制…
 

我想建構充滿愛、關懷和責任的家庭氛圍,讓他們更難以割捨,也想討論中國式家庭裡“房間裡的大象”,大家心知肚明可是沒有人明說。特別安排柏女兒結婚的原因之一是向我非常喜歡的小津致敬,父親嫁女兒是小津電影的重要元素。
 
電影裡爆炸性的戲劇性場景其實很少在生活中發生,人們爭論時,其實都爭論一些次要問題,而不會直面碰觸真正的問題,特別是那個年齡段的人。這種中國式家庭的狀態是我想探索的。

《叔·叔》 《叔·叔》 | © New Voice Film Productions
這是自我性向和家庭責任之間選擇的難題…
 

我遇到了一些從未結婚並且很年輕就出櫃的老年同志,他們被家庭徹底排拒了,需要依靠同性戀團體或社工幫忙。按照西方的觀點,我們應該忠於自己、過自己的生活,但代價其實是很沈重的。看著這些例子,我真的不能武斷地說那些決定結婚生子的人是錯的,他們可能生活在謊言中,但他們與家人之間的愛是真實的。
 
您如何建立兩個演員太保和袁富華之間的化學反應,那些透過觸摸和凝視傳遞的親密感?
 

我給他們很多角色的背景故事。他們真正擔心的是接吻和性愛場面,特別是拍了很多動作片和喜劇的太保。拍桑拿那場戲時我要求他們像跳舞一樣,把手放肩膀上、向前移動、觸碰胸部,然後彩排熱身了幾次,讓他們適應彼此的身體,就變得不那麼尷尬了。然後我說,忘記技術部分,在角色中進行。他們表演得很好。
《叔·叔》 《叔·叔》 | © New Voice Film Productions
華語電影中完全缺乏同志酷兒群體的暮年之戀…
 
中國文化中,老年人被視為完全不具有性慾,如果有慾望,就會被視為怪異的,尤其是亞洲年長女性,彷彿似乎只應該為家人服務。我覺得這其實是應該正視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