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20年柏林電影節博客
柏林影展七十年,賈樟柯的電影宇宙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 ©️ X Stream Pictures

拍攝《小武》的賈樟柯還沒遇見趙濤,也還沒完全建立起自己的作者風格,可是憑著血氣和本能,精準描繪出十八線城市青年的渴望與失望、周遭世界的劇烈變遷和個人生活的身不由己。幾個十年過去,賈樟柯不再是那個熱血青年,他鏡頭下的升斗小民和街頭小混混在趙濤、廖凡、姜武的演繹之下光鮮亮麗許多,敘事性更成熟也更強烈。

作者: 陳韻華

同時他從產業各個面向建立起電影宇宙,從平遙電影節到電影城,從導演到監製,他的電影觀不只是個人的和藝術的,更是具有遠見的而且向下紮根的,也是橫向擴展而且走向觀眾的。他支持女性導演、新生代導演,也培養懂得欣賞電影的觀眾。今年的柏林電影節帶有這個宇宙的縮影,特別單元裡展映他的新作《一直游到海水變藍》,論壇裡有他身為監製的作品《平靜》(宋方導演),在對話傳承單元則與平遙嫡系霍猛對談,也重新放映《小武》。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 ©️ X Stream Pictures
    賈樟柯這次的紀錄片凝視城市化進程中被急速邊緣化的鄉村,關懷農民在新時代裡無所適從的困頓,也浸潤返鄉寫作的作家的鄉愁和懷舊之情。《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的形式如同他自己十年前的紀錄片《海上傳奇》,是《東》和《無用》之後藝術家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細品老人臉龐的皺褶和神情讓人想起《你的臉》,時代的故事裡以古鑑今可以與王兵的《和鳳鳴》合著一起看,從人物生命體驗延伸到時代歷史下的龐大脈絡也有《二十四城記》之風。這部紀錄片藉著三位不同年代出生的作家之口,回顧過去的七十年:賈平凹、余華、梁鴻,也採訪了馬峰的女兒和梁鴻的姊姊,以及山西賈家村文學祭裡演講的作家們。十八個章節像河流一般流淌,貫穿幾個主題和人物,每個人的家庭自1949年以來都隨著社會變遷而動盪起伏。章節有時以素人在鏡頭前吟詩的畫面結束,有時看著割麥人勞動,如同萊爾米特(Lhermitte)的畫作。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一直游到海水變藍 | ©️ X Stream Pictures
    河流是電影的中心畫面,馬峰的女兒談到《靜靜的頓河》對她父親的影響,梁鴻心中,流經梁庄的河流是美感的起源和超越短暫人生的存在。而余華說,小時候以為大海是黃色的,所以一直游,想游到大海變藍。河流也象徵時間的流逝,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賈樟柯善用電影畫面映照出滄海桑田的今昔對比——把《小武》和《站台》裡的汾陽與今日的汾陽相映,賈家村七零年代對於新農村的想像與賈家村五十年後對於未來農村的想像對比,梁鴻與賈平凹的上一輩與下一輩,西安車站等車民眾的貧與富,河南街頭老式理髮廳裡閒坐的人和具有話語權侃侃而談的作家。攝影鏡頭眷戀地橫搖或平移,配樂是帕華洛帝的義大利英雄式的。芸芸眾生各有各的苦難,卻也都是時代的悲劇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