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一個更美好、更環保的未來

悉尼中央公園一號樓
悉尼中央公園一號樓 | © Wesley Nel

昔日,位於澳洲悉尼市中心的釀酒廠舊址曾經飽受冷落。如今,它不僅鳳凰涅磐,而且逐漸成為該市一道亮麗的風景。

  斯圖爾特·懷特(Stuart White)教授初到悉尼之際,每當他騎車經過卡爾頓聯合(Carlton United)舊釀酒廠時,都會聞到啤酒花的氣味。如今,那裡迎接他的是全球最高垂直花園散發出的陣陣芳香。

  在這片歷經170年歲月的老釀酒廠原址上,深紅屋瓦曾經汙跡斑斑,煙囪高聳入雲,而現在,這一幢矚目的現代化建築物,它為都市的推陳出新提供了有目共睹的範本。憑藉對環保的貢獻,這一開發項目在國際上屢獲嘉獎,其中包括2014年度全球“最佳高層建築”的稱號。“它已經成為了一個嶄新、通向城市的門戶”,研究可持續發展的懷特教授如此強調。

進入二十一世紀的釀酒廠

  這座位於老釀酒廠佔地約6公頃。自從2003年酒廠關閉以後,這片原本就令人頗感陰鬱、築有圍牆的地段愈顯冷清。開發商曾試圖讓這一地區再度煥發活力,但是,他們的計劃遇到了阻礙,最終卻步於地方法院及環境法的執法部門。

  直至2007年,該地被星獅地產(Frasers Property)與積水建房澳洲控股(Sekisui House)聯營企業購得,後者是一家具有環保建築傳統的公司。與此同時,悉尼技術大學可持續未來學院(Institute of Sustainable Futures)的懷特教授及其團隊也參與了該修建專案。

  他們的任務是,盡最大可能利用現有資源,建造一個可持續發展、宜居的城市。他們不單要努力降低開支及工程對環境的影響,而且也要將社會和文化因素考慮進去。因此,“中央公園一號樓”(One Central Park)同時被列為一項投資幾十億美元的公共藝術項目,絕非事出偶然。


斯圖爾特·懷特教授 斯圖爾特·懷特教授 | © Wesley Nel
 

視覺盛宴

  走進中央公園一號樓(One Central Park),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閃亮的日光反射裝置。從高處樓層伸出的一面懸臂板,其下方安裝了數百片鏡面,重新將日光能量導向無法到達的陰暗區域,譬如走廊、購物區中庭和室外泳池。

  入夜時,日光反射鏡則變身為燈光藝術家彥·卡塞爾(Yann Kersalé)設計的發光二極管(LED)裝置藝術。他將之稱為“海之鏡”(Miroir de Mer)——“都市中海洋的象徵”。樓層的頂端有一個空中花園,不過,與遍及整幢建築栽植的植物相比,那裡僅是很小的一部分。

大自然的回歸

  中央公園一號樓自詡為全世界最高的垂直花園。由法國景觀藝術家帕特里克·勃朗(Patrick Blanc)設計的綠牆覆蓋了從樓底人行道直至樓頂33層、共計1,200平方米的建築面。

  懸於空中的花園順高樓的表面像瀑布一樣呈階梯形狀延伸到底。7萬多棵植物令整幢建築保持涼爽,節約能量,並且將二氧化碳吸收到葉片之中。懷特教授的團隊估計,綠牆每年會中和225公斤的二氧化碳。

  城市樓的表面通常都是一片光滑的,然而現在生長其上的植物,令人聯想到從前的科幻電影中,大自然面對現代化的吞噬卻在不斷收復自己的失地。高樓由上而下呈現的綠色令其外觀顯得柔和,而不同季節綻放的花卉又賦予了它千變萬化的形象。

悉尼中央公園一號樓 悉尼中央公園一號樓 | © Wesley Nel

利用一切

  然而,該建築項目中,最引人驚歎的、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元素卻被巧妙地隱藏。在以讓·努維爾(Jean Nouvel)為首的法國設計團隊傾心打造綠牆的同時,懷特教授及其小組對建築承包商就此進行了諮詢。譬如目前在該建築的地庫裡修建了一套具有1百萬公升蓄水量的廢水處理設施。

  除了雨水,這裡的自來水網絡也收集從樓頂、車房排出的及其他來源的污水。該設施通過一套淨化程式取得的“潔淨”水,能夠滿足日常生活中對非飲用水需求將近一半的用量,包括如廁、洗衣、灌溉和消防用水。

  澳洲綠色建築協會授予了中央公園一號樓五顆綠星——此乃對住宅建築迄今為止的最高評定。協會主席羅密利·邁德夫(Romilly Madew)認為,中央公園一號樓擁有的,可能是全球範圍內最大型的“膜反應器”——再生水處理設備,是該項建築工程中最為炫目的組成部分。它將飲用水消耗量減少了一半,並由此創下了合理用水設計的最佳紀錄

充滿正能量的建築

  與此同時,這位研究可持續發展的專家也對社區配備的發電廠情有獨鍾。“中央公園綜合開發區的熱電聯產系統在其25年的使用壽命中可以減少19萬噸廢氣排放量,這相當於在25年內,每年在路面行駛的汽車減少2500輛,”邁德夫解釋。

  熱電聯產系統的運行過程是,煤氣驅動發電,其間產生的廢熱用於水加熱,最後把熱水通過吸收式迴圈製冷機冷卻下來。將來,發電廠可以利用當地製造的沼氣作為動力發電。

  “普通發電機只能讓我們獲得電力,卻同時浪費掉三分之二的能量,”斯圖爾特·懷特解釋。另外,因為原址已具備發電設施,無須再為獲取電力而鋪設粗電纜,同時又順帶規避了長途供電等不穩定因素。況且,該發電站除了可以為中央公園社區內14座建築中的3,000個住宅單位和6萬5千平方米的零售及商用面積供電之外,還能夠向鄰近的、不屬於社區的建築提供電力。

卡爾頓聯合釀酒廠的磚瓦大樓 卡爾頓聯合釀酒廠的磚瓦大樓 | © Wesley Nel

革新

  該套熱電聯產系統位於地下三層,利用老釀酒廠的塔樓作為發電廠的煙囪。這又是一個回收與修復理念的應用典範,凸顯了中央公園開發區的另一個綠色特徵。因此,這些作為文物受到保護的重要建築物得以保留了下來。它們成型於工業時代初期,當時澳洲還處於羽翼未豐的殖民地時代。

  如今,中央公園一帶與往昔遭到棄置的釀酒廠舊址迥然不同。這裡已經變成了一個時尚的社區,集住宅、辦公室、商鋪、餐飲用途及公共園地於一身。該區地處市中心,不但對員工及藝術家極具吸引力,而且悉尼最大的兩所高校近在咫尺,因利乘便,同樣受到了各國留學生的青睞。

  邁德夫對中央公園的綜合開發稱讚有加:“該項目讓一個被人遺忘的角落煥然一新。現在,這裡變得豐富多彩,生機盎然,再次成為吸引人的城市座標。”